真中计了!卡住华为芯片后全球断货,美元垄断地位很危险

据俄塔斯社11月29日报道,美方为了遏制中方高科技企业的发展,限制芯片代工企业给华为等公司加工新品,导致全球芯片供应链出现问题,直接造成全球芯片短缺。

芯片短缺对美方的经济实际上造成更大的影响,白宫这一次真中计了。这一次芯片短缺的严重后果,可能影响美元的垄断地位。

当前全球都出现芯片短缺的情况,美方也不例外。回头看芯片短缺的时间,基本上与美方制裁华为的时间同步。华为是中企中非常优秀的高科技企业,美方为了打压中方高科技企业的发展,对华为发起制裁。

在制裁没有落地之前,华为已经提前下单大量的芯片,作为储备。造成台积电生产企业的芯片的产能受到影响。

之后危机爆发,全球的供应链都出现问题,进一步造成芯片短缺的问题。目前美方的福特汽车等企业不得不减少汽车产能,受到影响的企业还是很多的。芯片供应受到影响,对美方恢复经济非常的不利,白宫也意识到这一点,想要重新整合半导体产业链。

美方媒体认为,白宫制裁华为,看起来给华为造成很大的影响,但实际上可能对美方的影响更大,白宫这一次真的中计了。对中方来说,其手机市场基本上已经饱和,少华为手机一个品牌也没有太大的影响,华为的通信基站受到的影响并不大。

美方的制裁行动让全球都看到,当前的依靠国际芯片供应链并不可靠,有能力的国家想要保障国家的安全,还是应该建设自己的芯片产业链。

中日韩欧等都有了自己的半导体发展计划,特别是中方从整个产业链出发,想要建设完整的半导体产业链,彻底摆脱对美方产品和技术的依赖。

如果这些国家的计划都获得成功,即使美方重新掌控半导体产业链,对这些国家的影响也很有限。

有专家认为,全球芯片短缺,可能会影响美元在全球的垄断地位。美方要保持美元的垄断地位,主要依靠石油和半导体等高科技产品。

美军在中东大量驻军,实际上掌控石油的供应,将石油与美元挂钩,但现在美方对中东国家的掌控能力在下降。

半导体芯片短缺后,很多国家都开始发展自己的半导体产业,对美方的芯片和技术依赖下降,失去高科技产业的主导地位,美方的地位进一步受到影响。

当美方失去了对美元和高科技产业的掌控后,美元在国际上的地位必然进一步下降,人民币和欧元的地位可能进一步上升。

美方制裁华为等中企,最后可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美元在全球的垄断地位,是美方多次将本国的经济危机转嫁给其它国家的保障,也是美方薅羊毛的保障。

这是美元的这种地位,让美方每年能够拿出7000多亿美元的军费,维持全球军事霸权。当美元逐渐失去垄断地位,美方也必然走向衰落。

01

二战期间,美国生产了20万架飞机、8万辆坦克、598艘驱逐舰、106艘巡洋舰(全部建造计划)、22艘战列舰。

即使到二战结束时,美国还有15艘大型航母、9艘轻型航母和30艘舰队护航航母满世界跑,11艘大型航母正在同时建造。

战备物资生产数不胜数,美国工业生产能力冠绝全球,把第二次工业革命发挥到极致。

当时的德国工业也非常强大,生产了11.4万架飞机、1188艘潜艇,还有近百艘战列舰、巡洋舰和驱逐舰。

双方都宝押在制造业的比拼上。

美国在欧洲两边阵营同时下注,要钱给钱(放贷),要枪给枪。当欧洲各国被炮灰犁了个遍,美国才出兵参战,在付出远比欧洲盟国小的代价后,捞得第一战胜国的功劳。

美国已积蓄足够强大的实力,瞟了一眼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英国,一把夺过货币霸权,1944年罗斯福提出建立三个世界体系——联合国、关贸总协定(后来的WTO)、布雷顿森林体系。

美国人意识到号令天下的机会来了,没人能从政治体系、贸易体系和货币金融体系挑战他们,这三大规则奠定了美元霸权的基础。

但是,让美国人狂喜的日子还早着呢,直到1971年美国人都没有真正拿到美元霸权,要征服世界并没有那么容易。

美元国际化的脚步被一样东西阻挡了整整27年,那就是黄金。

成也黄金,败也黄金。

必须效仿英镑的金本位体系,只有美元锚定黄金,其他国家才会对美元买账,美国人必须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中承诺美元锁定黄金,这是各国货币锁定美元的前提条件。

规定35美元兑换1盎司黄金,这个约束才能让各国信任美元,充当国际统一结算货币。因为锚定黄金固定价值后,美国人不能随便印发美元。

你要多印35美元,金库里就必须多储备1盎司黄金。

美国人的自信是有底气的,当初那么多国家为了躲避法西斯的洗劫,把黄金存放在纽约;再加上美国自己的,手里捏着全球80%的黄金储备。

但是,局势没有朝着美国人的计划发育下去。

军事上的胜利让美国膨胀了,为了对抗苏联阵营,亲自带队又打了两场大战。

1950年开始在朝鲜战场上被中国人民志愿军追着打,一直打到1953年7月27日签下停战协议。整整三年里,眼看着中国打出大国地位,美军狼狈地退守南韩半岛。

2年后的1955年,美国为了控制东南亚,又亲自出兵参与南北越内战。由于中苏也加入其中,越南战争打了20年,美国战死5.6万人,伤30多万人,打掉8000多亿美元军费,就是搞不定北越小强,打得美国人都想不起当初为什么要打越南战争,舆论和费用都扛不住了。

于是,1973年就发生了著名的“西贡时刻”撤军行动。

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让美国损耗巨大,不仅没有赚到,还赔进去不少美军脑袋,国际脸丢了一大截。

一直在折腾的美国,到了1971年还拿着8800多吨黄金,这点量是不足以支撑美元国际地位的,要命的盟国和美国老百姓一样极其反感越战,担心美国把黄金折腾没了,对美元的信任在一点点消散。

比如当时的法国总统戴高乐,正在使劲捅美法的塑料情谊。戴高乐本来就不信任美元,看美国在法国的旧殖民地瞎折腾,他把法国央行行长、财政部长叫过来问话,当他得知法国有22亿多美元储备时,说“全部提现去交给美国人,一分不剩,把黄金换回来,法国自己保管。”

这招太狠了,其他国家马上效仿,一些外汇有盈余的国家也说“我们也不要美元,我们要黄金。”美国人被逼得没路可走,总不能因为人家要黄金就去打他们吧?

美国人开始耍无赖了,1971年8月15日尼克松宣布“美元和黄金脱钩”,美元不再锚定黄金,只存活了27年的布雷顿森林体系自此瓦解。

当时的世界目光多数还放在越南战争上,美国人正陷在越战的泥潭里焦头烂额,人们都还没理清头绪,多数人信任美元是因为它背后有黄金支撑着,美国用了27年才让大家习惯用美元作为国际流通货币。

尼克松政府突然解绑黄金,理论上美元就成了一张绿色的废纸。

事情没那么简单,能够挑战美元地位的国家还没出现,全球最大的贸易国是美国,在国际贸易结算最多的是美国货,大家只能用美元作结算货币。如果英国人不认法郎,法国人也不认德国马克,德国人又不认苏联卢布,那么国际贸易就没有了统一货币的价值尺度,谁也做不了生意。

美国人利用国际贸易规则(WTO)的惯性,在1973年连做了两件事情确立了美元霸权地位。

一是率先开发出SWIFT国际结算系统,相当于开了个国际沃尔玛超市,所有人买卖都必须在我这里结算;二是当年10月逼迫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接受美国人的条件——必须用美元结算全球原油交易,多数中东国家的石油开采早被英美控制了,阿拉伯人不同意也不行。

这两项直接锁死了破坏美元地位的技能,美国人看得很清楚:你可以讨厌美元,但你绝对没有讨厌能源的理由;你可以不用美元,但你买不到石油。

如果说第一第二次工业革命用的是自产煤炭,那么第三次工业革命绝对离不开石油,任何国家想要发展工业,就必须消耗更多的石油能源。既然需要石油,就等于需要更多美元。

这次美国人更精明,把美元和石油挂钩,但没有像锚定黄金那样捆住美元,汇率和数量不再受到约束。

从此以后,人类历史上一个真正的金融帝国诞生了,货币发展到纸币时代,金银本位卸下历史使命,纸币完全以政府信用支撑,把所有国家都纳入唯美元独尊的金融体系中。美国人开启只需要印刷绿纸就能从全世界获得物资的时代,美元没了黄金的束缚,美国可以随意印刷,再输出到全球,消化美国的通胀。

最开始的时候,美联储非常清楚滥印货币的后果,它虽然不是美国的国有央行,但懂得克制,美联储从1913年成立到现在的108年间,一共大约发行了14.5万亿美元。

有人会拿着这个数据来指责中国,说我们从1954年发行人民币到现在,广义货币供应量M2已有233多万亿,按照6.38汇率换算的话,我们大概发行了36万亿多美元。

但是,这完全不是这样的概念,在一国境内美元是不能作为流通货币使用的,中国也是,兑换同等量人民币在国内流通。

我们向世界各地卖出货物,收回美元在中国银行换成人民币,银行需要印制同等量的人民币在国内流通,而美元就留在了银行,这就是外汇储备在增加;当我们需要向世界各地采购能源、原材料、设备和商品时,也需要用人民币换成美元,人民币就留在了银行,外汇储备减少,货物买进来。

这部分的人民币是之前创造的价值,它不是债务,不能被销毁,只会在国内继续流通。

人民币的雪球一直滚下去,必然大于美元存量,不能把M2简单看成乱印货币,人民币总量的70%是为外汇支撑的基础货币,这是中国40多年改开的经济成果。

钱多也烦,10年前就开始思考怎么把钱花出去(国际化)。

02

美元的霸主时间从1973年算起也就48年,美国在输出美元时总体还算节制的,因为超发就会贬值。

可是太节制的话,手里没有美元怎么办?美国人又套用了英国人发明的办法,那就是发行国债,让境外美元重新回流美国。

美国人开始玩起了左手印钱、右手借债的游戏,两手同时挣钱,钱生钱。这让美国人产生了一种错觉,以为控制了金融经济就控制了实体经济,就连百年GE都不想造飞机发动机了,没人愿意流着汗去搞附加值不高的制造业。

当1973年美元霸权地位稳固后,美国人只保留了高精尖制造业和研发机构,其他的全部转移到亚洲国家,把自己折腾成产业半空心化的国家。

2020年美国GDP是20.955亿美元,制造业占2.27万亿美元,占比仅10.83%;第三产业却达到了惊人的81.5%,是虚拟经济。

这是美元回流后的贡献,它冲进美国三大市场,制造了美股神话,炒高大宗期货和金融衍生品,烘托起国债市场繁荣的景象,这就是热钱的威力(关于做空的就不说了,本质是一样的)。

钱生钱抬高期货价格,再向海外输出,循环往复滚动。

对他国来说,尽管你有主权有政府,也有自己的法律,但你摆脱不了美元,只要离开国门就得用美元来表达,你用货物换美元,再用美元换其他货物,美国收走了铸币税。

西方国家对世界的殖民扩张并没有停止,只是换成了美国人的方式,通过美元间接地控制各国经济,他国就变成了它的金融殖民地。

像南联盟、伊拉克、伊朗、利比亚、叙利亚,那些想要摆脱金融殖民的国家,能打的一定干掉,没法下手打的就永世制裁封锁。

当1971年美元脱钩黄金后,美国就可以随意编造个理由一步一步慢慢扩大美元印刷发行量,美元指数当然要走低。特别是1973年爆发第四次中东战争,OPEC对以色列禁运石油,油价从每桶不到3美元暴涨到13美元多,引发西方发达国家经济衰退。

第一次石油危机发生后,美元指数就一路走低。大量的美元贬值后溢出美国去了拉丁美洲,这种资本流动带去了投资拉动,70年代拉美人的经济开始猥琐发育。

阿根廷、智利等国家一度跃升到发达国家,政府信心满满,以为自己的农业、工业初级资源撑起了国富民强,甚至以为自己就是全球经济发展的龙头。

直到1979年,美元对拉美的泄洪长达将近10年,美国人决定拉闸限流。美元走势开始反转,开始从拉美国家反向抽水。美元的突然减少,造成拉美国家资金链断裂、流动性枯竭,唯一的办法就是大幅举债,贱卖资源,被欧美国家收割得毛都没剩下。

阿根廷率先陷入经济危机,通胀率达到了600%以上,当时的总统加尔铁里原先是靠政变上台的军政府,对经济一窍不通。他认为解决衰退的办法就是发动战争,希望通过战争摆脱困境。

马尔伟纳斯群岛就是他的目标,虽然马岛距离阿根廷只有600公里,却被13000公里外的英国人统治了100多年,加尔铁里决定夺回马岛。但是,加哥显然轻视了一个影响战局的因素——美国人向来把拉丁美洲当作自己的后院。你在美国人后院打仗必须得事先通报美国。

加哥托人给里根捎话,想探探美国人的心思。

里根当然知道加尔铁里夺岛的后果,他会引发一场更大规模的阿英战争,但里根看破不说破,轻描淡写地说“这是你们和英国人之间的事情,与美国无关,我们不持立场,保持中立。”

加哥显然会错了意,以为里根默许了他的想法。于是,加尔铁里发动夺岛行动,轻松收回马岛。阿根廷人热血沸腾,把加哥视作国家英雄,热烈得像过狂欢节。

撒切尔夫人显然咽不下这口气,逼迫里根必须表态。

看双方的情绪酝酿得差不多了,里根立刻撕掉中立的面具,发表声明谴责阿根廷的“侵略行径”,表示美国坚决站在英国一边。

撒切尔夫人振臂一挥派出一支航母特遣舰队,英国皇室王位继承人安德鲁王子作为直升机飞行员也参与其中。

舰队浩浩荡荡远征奔袭,在长达74天的战斗中,英军摧毁了阿根廷海军主力舰队,第一波交锋就击沉了贝尔格拉诺将军号巡洋舰,9800名阿军被俘,英军只损失了255名军人。

英国人重新抢回马岛,逼迫阿根廷驻马岛三军指挥官梅南德兹少将签下投降书,同年音乐剧《阿根廷,别为我哭泣》在英国红极一时。

这个时候局势已经明朗,美元指数从60多点一口气蹿升到120点,持续走强幅度超过100%。全球投资人判断,拉美地区的危机蔓延了,投资环境开始加速恶化,纷纷从拉美撤资。

美联储看到时机成熟,突然宣布加息,国际资本加快了撤资拉美的步伐,按照美国的意愿回流,拉美国家一夜回到解放前。

资本几乎全部回流到美国,一头扎进美国股票、期货和债券三大市场,创造了美元和黄金脱钩以来的第一个大牛市。

美国人在自己的牛市中赚得盆满钵满,又重新跑去收购那些跌破地板价的拉美资产,狠狠地剪了两遍拉美国家的羊毛,却被他们当作救世主,拉美国家激动得留下了眼泪。

如果这次美国第一次利用美元剪羊毛,那么这种手段同样会出现在其他洲。

第一个“美元十年走弱、六年走强”出现时,没人能确定它是不是规律。

03

当拉美终于熬过金融危机的高峰后,美元指数从1986年又开始一路走低,美元又像洪水一样倾泻,这次的泄洪区是亚洲。

80年代最火的是“亚洲四小龙、亚洲雁阵”,美国人为第三世界创造了响亮的概念,亚洲人激动得热泪盈眶,都以为是因为自己的辛勤劳动、聪敏智慧奔跑在小康路上,美国人也带着美元投资来帮助大家实现富裕。

泰国、马来西亚、日本、韩国、中国台湾、中国香港、新加坡……到处欣欣向荣,各国人民干劲十足。

显然,美国人又觉得剪羊毛的时机到了!1997年香港回归,很多事情都在捋头绪,这一年也是美元指数整整走低的第10年,美国人开始减少对亚洲的货币供给,美元指数止跌上涨,多数亚洲行业遭遇流动性不足,企业资金链断裂频发,各国出现经济危机、金融危机的苗头。

这锅水已经烧到99度,还差1度的火候,那这个火候差在哪儿呢,是不是也像阿根廷的加哥一样搞点事?

不需要!美国提着金融炸弹来了——索罗斯带着他的量子基金,后面跟着西方上百家对冲基金,对自我感觉最好的泰国发起群狼战术,先从泰国的股市、楼市撤资,同时做空泰铢。泰国政府为了稳住泰铢,不断外借美元对冲,但索罗斯做空实力非常强大,泰铢扛不住疯狂贬值,泰国政府已经资不抵债。

只抵抗了一周,泰铢危机一路向南传导到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菲律宾,然后北上传导到中国香港、中国台湾、韩国、日本,一路狂奔到俄罗斯,索罗斯打得所有东亚国家跪地不起,逼得韩国老百姓捐黄金卖银器救国。

水烧开的时机到了,国际资本宣布亚洲的投资环境恶化,纷纷撤资。

美国人拿着老剧本站了起来,美联储宣布加息,国际资本心领神会,带着美元又一次回到美国,一个猛子扎进三大市场,美国迎来第二个大牛市。

很快,美国人捧着在牛市中赚到的大笔美元,像当初重回拉美国家一样来到亚洲,他们来收购跌到地板价的亚洲资产来了,包括俄罗斯的。

虽然,亚洲人非常憎恨美国人的做法,也看清了索罗斯的凶残。但是,亚洲经济早已被摧残到毫无招架之力,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资产被美资收割;日本经历了金融危机后,已经彻底躺平,潜心研究岛国 爱情 动作片,把娘炮文化、鬼魅文化发挥到极致,绝不反抗美国人的意愿。

唯一没有被收割只有中国和朝鲜,中国在香港打败了做空者,逼退狼群,让索罗斯如鲠在喉不敢再来收割。

收割完东亚羊毛后,美元又走了6年下坡路。经济学家对美元的走势规律开始奔走相告。

04

识破又怎样?重要的是美国能主宰局势的走向。引发战争、挑起争端让大宗物资价格暴涨,为美元走弱铺平道路。

2002年,美元指数结束6年走强,进入第三次走弱周期;直到2012年,美国人开始为美元由弱转强做热身运动。

配方还是那个味儿——给中国周边、欧洲和俄罗斯、中东地区制造危机。

不出所料,美国怂恿日本搞钓岛“国有化”挑起争端,被中国反将一军;一计不成又生一计,阿基诺三世突然牛气冲天,拿黄岩岛做文章,美国派出2支航母战斗群配合演戏,中国随即集结南海、北海舰队迎头而上,彻底控制黄岩岛。

但是,美国人显然没有控制好表演的节奏,自己在2008年玩火玩大了,带着盟友资本在纽约玩金融衍生品玩自爆了,相当于玩鹰的却被鹰给啄了,迫使美元指数走强的时间拖延到了2015年。

这里面有没有值得我们深思的三连问——中日钓岛争端、中菲黄岩岛争端真的和美元指数走强没有关系吗,为什么刚好出现在美元第三次走弱的第10个年头,只是单纯的巧合吗?

如果我们承认这个世界确实存在美元指数周期规律。那么,判断美国人剪羊毛的套路,这次应该是轮到中国了。

因为,2012年以后的中国就是世界经济发展的火车头啊!中国是美元第三波走势以来吸引全球投资最多的国家,大量的国际资本一边盛赞中国经济发展势头,一边进来投资。

在国际资本眼里,一个中国的经济规模比整个拉美的经济总量还要大,只顾着埋头搞制造业,啥脏活累活都干,脾气好得令人发指;在亚洲,一个中国的经济规模又超过了整个东亚。

中国的经济总量增长的速度肉眼可见,提前到达全球第二的预期。美国环顾四周,第三次剪羊毛的完美目标不就是中国吗?一点都不奇怪。

美国向来是制造雷点的行家,从2012年的中日钓岛争端、中菲黄岩岛对峙,2014年中越981钻井平台冲突、香港占中事件,2016年中美南海对峙,2017年中印洞朗对峙,2019年英国拿作废护照添乱,2020年中美互撤领事馆,直接挑起贸易战…..美国疯狂选择攻击点,说不完的争端。

我们还会把这些事件看成单纯、偶然的事件吗?

如果觉得上面没有说服力,那我就具体讲一下:2014年5月占中闹剧正在造势酝酿,大家判断5月底可能会发生,但没有,然后6月、7月、8月都没发生。他们在等什么?

当时的美联储每个月只神叨叨一句话“美国要退出QE,结束美元量化宽松政策。”只要美国没有退出一轮又一轮的QE,说明美元还在超发的路上,而占中闹剧也一直没出现。

直到9月底,时任美联储主席的耶伦终于宣布“美国退出QE”美元指数随即掉头开始走强;10月初,香港占中闹剧爆发。

上面说的事件其实每一个都是炸点,任何一个炸点如果引爆成功,都会引发亚洲地区性金融危机,美国人就能成功恶化中国周边的投资发展环境。

中国破解了美国人剪羊毛的先决条件:当美元指数走强时,必须相应地出现针对性的地区危机,使当地投资环境恶化,迫使投资人大量撤出资本。

庆幸的是,这些炸点全被中国人用太极拳逐一化解,危机清除,该收回的收回。在中国这里,美国始终点不着最后1度的火候。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中国政治智慧的高超水准远在美国之上!也就是说在大国博弈中,美国人从二战以后就没赢过中国!

到底是美国人的剪刀太钝,还是中国太皮糙肉厚?他们一直没找到合适下手的口子,这不是单选题,这是美国人不得不接受的全选题。

05

除了中国,难道就没有别的可以剪羊毛的地方了吗?

有,欧洲。具体一点说,阻断欧洲和俄罗斯相互靠近,造成欧洲投资环境恶化,就能控制欧元区经济体。那么怎么阻断?利用夹心饼干乌克兰作为支点。

乌克兰如果靠近俄罗斯,那么美国就利用北约安全危机做文章;如果靠近欧洲,俄罗斯就会感觉到安全危机。东西两边各不相让,政客相互指责、搞联合军演对抗、战略轰炸机巡航,时不时地互逐外交官。

亲俄和亲西方的乌克兰总统轮流上台,就是搞不明白怎么才能在夹缝中生存,俄罗斯通过乌克兰向欧洲输送的天然气,向来是美国从中作梗的一大玩法,不停地给两边煽风点火。

当恼火的普京趁势收回克里米亚半岛后,正好给了美国人更好的借口向欧盟、日本施压,逼迫他们站队美国一起制裁俄罗斯。

制裁实施后, 欧洲积极主动自宫,阻断从俄罗斯进口低价能源和原材料,导致工业成本升高,投资环境恶化,国际资本撤出导致进一步的恶性循环;俄罗斯的经济压力来自于能源货物卖不出去,欧盟只能向美国购买更多更贵的能源等大宗物资。

一箭三雕,这就叫流氓假仗义,如果不能让资本从中国撤出来,那起码让待在欧洲的上万亿资本撤出来,这就是美国人想要的棋局。

没想到的是,资本从欧洲撤出来不是回流美国,大部分去了香港。因为,国际资本还不看好美国经济的复苏,当然愿意去中国给全球第一增长率捧场,起码西方人对搞垮香港还不死心,结果一头撞上了国安法;然后,作为避险货币的日元也吸收了一部分热钱。

美国通胀已经破6%,这个时候美联储是不敢加息的,任何刺激都是毒药。

最好的办法就是笑眯眯地先说几句中国好话,理直气壮地要中国帮忙,另一边又在11日签署《2021年安全设备法》,阻止华为、中兴等已经被扣上“安全威胁”帽子的中国企业在美国获得设备牌照,私下不忘继续捅中国。

加息窗口没了,之前回流的资金也满足不了胃口,现在已经是黔驴技穷,只剩最后一步险招——加大搅局南海的力度,拿井蛙做文章,逼近红线,在局部战争的边缘试探。

前面我就说过了,美国的GDP主要是靠玩金融堆起来的,那些他们眼里的夕阳产业(制造业),除了高新技术产业以外,该转移的早就转移了,造个车都费劲,美国人已经没有多少实体经济能够为国际投资人带来丰厚利润。

所以,美国三大市场亟需热钱回流托市。在这种背景下,谁要阻挡资本回流,美国就把它当敌人,要急眼的。

06

的确,美国还非常强大,科技、教育、军事每一项拿出来都可以吊打其他国家,美元又是国际流通货币,人家打仗是烧钱,美国是一边烧钱一边赚钱。

再想一想,为什么1999年欧元刚诞生,三个月后美国就带着北约轰炸南联盟?。因为欧元的出现,动摇了美元的霸主地位,南联盟恰好处在欧洲火药桶巴尔干半岛,又是社会主义国家,顺带连发6枚导弹把中国大使馆给炸了。

美国人带着欧洲人掀了欧洲人的桌子,顺带刺激一下中国人的反应,欧猪各国一盘点,发现欧元是活下来了,但只用了70天就被美国打残了。

当初,萨达姆执意走在摆脱美元的第一线,他宣布用欧元结算石油,以为这样就可以同时拿捏美国和欧盟。当时的俄罗斯普京、伊朗内贾德、委内瑞拉查韦斯搓了搓手,表示自己国家的石油出口也考虑可以用欧元结算。

这还了得!欧元诞生后已经切走了20%国际结算率蛋糕,美国只剩60%了。当初戴高乐就在黄金挂钩事情上,捅了美国一刀,难道美国还要搞一次美元脱钩石油?

美国人的眼里已经容不下萨达姆这个刺头了,拿着一瓶洗衣粉硬说是萨达姆的毒气,诬陷他支持基地和恐怖主义,又要带着北约跑过来把伊拉克炸得稀烂,把萨达姆强行送上绞刑架。

法国和德国这才醒悟过来“我们怎么成街溜子了?”,意识到美国人把他们卖了,而且被美国一直卖下去,还要叫他们替美国人卖命加数钱,所以法德两国坚决反对打伊拉克。

美国人是为了石油而来,但也不是纯粹为了石油,目的就是叫世界看清楚——买卖石油必须要用美元结算,美国人要控制的是行业,不是某个产能,老子就是要用美元控制世界……

还有谁想试试?

自从1973年美国逼迫欧佩克的老大沙特带头用美元结算石油买卖,为了稳固美元的地位,也就很容易理解美国人为什么总是要在产油国打仗,即使自己不出兵,也会让以色列出头,再就是挑拨中东各国之间的矛盾。

一边强制要求石油贸易必须用美元,控制各国资金转移监视他国经济态势,一边对中东大卖特卖军火;只要中东够乱,油价就会高企,美元需求就越旺盛,美国人就能理直气壮地滥印美元,牢牢控制能源、金融。

07

美国人一直后悔没有及时把欧元扼杀在摇篮里;中国默默打磨着全门类工业体系,谁想要什么货,我们就马上送货上门,不少国家找上门来同中国实施货币互换协议。

美国人害怕了,从2012年开始变着法子从中国周边找突破口,极力推动《中日货币互换协议》的金融大臣松下忠洋突然在家里“上吊自杀”;6天后日本新任驻华大使西宫伸一,也被发现在家附近突然昏迷倒地,死亡原因不明;紧接着钓岛争端爆发,中日货币互换协议作废。

几年后,中韩双边自贸区谈判勉强落地,尽管日本人想在东北亚自贸区里赚钱,这可是20多万亿美元的第三大经济体呀,但日本没人敢往前一步。

东北亚自贸区没有停止发育,它正沿着一带一路走,南下和东南亚自贸区整合,形成30多万亿美元的东亚自贸区,这里有16亿人口。

再耐心一点,东亚自贸区继续向西融合南亚和印度,向北融合中亚五国,然后继续向西融合西亚和中东部分。

这就是超过50万亿美元的亚洲自贸区的构想,规模比美国和欧盟加起来还大。如果亚洲自贸区出现,谁还会用美元和欧元来结算亚洲内部贸易?

这就是美国人最担心的亚元传说。

在它出现之前,我们只能顺势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让人民币成为亚洲经济的主导货币,这是走向全世界的第一步。

美国人更担心眼前人民币的挑战,假如再过16年(美元指数周期),世界变成了三分天下。那么,美元还有货币霸权地位吗,没有产业支撑的美元怎么继续称霸下去?

所以,美国拼命叫制造业回去,什么契约、国际规则、颜面统统不要了,拼命要掀中国的桌子。

尽管到目前为止,桌子腿都没搬动,但美国人是不会死心的,这就是为什么中国遇到的所有麻烦,背后总有美国的黑手。

美国人在很多问题上,危机意识比我们强,看得深想得远,处心积虑给我们制造障碍,亚太战略再平衡究竟想要平衡什么?

它就是要给中国制造雷点,搅动亚洲各国的争端,再以平衡者的名义剪羊毛,就看哪个亚洲国家先不长眼。

08

历史上的大国崛起从没有一帆风顺的路,它的全球化道路都是荆棘塞途的。

英国从1588年开始联合海盗打败西班牙无敌舰队,接着打败了荷兰,又打了英法七年战争,又跑到欧洲灭了拿破仑,接着打败了沙俄,打了260多年才打出英镑金本位,幸运的是英国引领了第一次第二次工业革命,开启全球海上贸易。

为了稳住英镑霸主地位,英国没少打压发育中的美国。

美国人有样学样,埋头干活,极力避免和英国正面交锋,在英国人忙着满世界打仗的时候,忙着在两头做生意。静静地看着英国人打完一战接着打二战,直到把自己打残硬不起来了,每次战争后期美国人才慢腾腾出兵收拾残局,以示支持盟国。

美国人要感谢英国人和欧洲人手里抽他们的鞭子,没有欧洲人的鞭打,美国的崛起恐怕无处谈起。

印度就是最好的例子,没有深刻的反殖民战争洗礼,骨子里的奴性就清洗不了。

扯远了。美元称霸全球用了30年,才把触角伸进世界各国。

也许2008年就是美元全球化的巅峰,是它的鼎盛期。我们这辈子可能看不到美元崩溃,但可以在未来的二三十年里看到美元在衰退,看到人民币崛起的道路。

全球化的经济模式会朝着更高级去演变,新的跑马圈地正在崛起,美元对他国金融殖民、控制经济命脉的能力正被一点点破解。

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想追求中,我们无非希望自己的日子过得舒心一点,努力把制造业做得更极致一点,和他国平等和睦相处,摆脱美国的霸凌和美元金融殖民。

此文章由海外华人同盟资讯主篇为您精心报导。如果喜欢我们的文章,记得按赞和分享哦!我们的专页将每日不定时更新,以取得最新资讯与大家分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