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必有一战,放弃幻想,准备战争!

相信大家前几天可能看到一则新闻:12月1日,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在台湾一家智库发表“新时代台日关系”为题的视频演讲,称“台湾有事即“日本有事,也就是日美同盟有事”。

安倍声称,这30年来,中国的军事费用已经增长42倍,足足比日本高出4倍。在未来将近30年期间,预计中国在经济及军事方面的费用每年将增加7%。他称,台湾面临的挑战,与钓鱼岛等“面临的挑衅没有两样”,“我们必须超前部署,防范中国从空中、海上、海底不断进行各种军事挑衅”。

安倍狂言,日本的先岛群岛、与那国岛等离岛距台湾不过100公里左右,台湾若遭到“武力侵犯”,对日本国土是重大危险,日本无法容许这类事情发生。

安倍还在发言中声称,支持台湾加入区域贸易协定,称“台湾具备十二分的资格”,还表示将支持台湾加入世卫组织。

事实上,不仅仅这次,在此前,安倍还公然扬言,有机会想对台湾地区进行“访问”,同时给“台独”李登辉上坟扫墓。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12月1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罔顾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和中日四个政治文件原则,公然在台湾问题上胡言乱语、指手画脚,妄议中国内政,中方对此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已通过外交渠道提出严正交涉。

汪文斌强调,台湾是中国的神圣领土,决不容外人肆意染指。

日本曾对台湾殖民统治长达半个世纪,犯下罄竹难书罪行,对中国人民负有严重历史罪责。

汪文斌还说道:“任何人都不要低估中国人民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坚强决心、坚定意志、强大能力!任何人胆敢重走军国主义老路,挑战中国人民的底线,必将碰得头破血流!”

现在的日本首相是岸田文雄,是自民党人,而安倍也是自民党人。

虽然安倍和岸田文雄都是自民党人,但是它们却属于不同的派系(即使是同一个政党,内部也有各种“小圈子”,彼此之间相互斗争)——日本自民党共有7个派系,细田派、麻生派、岸田派、二阶派、石原派、竹下派和石破派中,其中安倍属于细田派、岸田文雄属于岸田派。

而就在今年的11月11日,日本自民党内最大派系“细田派”召开全体会议,决定由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正式担任该派系的会长。

当然了,我们说这些并不是为了给大家普及日本政党内部的斗争,而是要告诉大家一点:虽然安倍已经不是日本的首相了,它说的话也不代表日本政府,但是安倍仍是一个能量非常巨大的政治人物,仍有力量左右日本政坛。

由于安倍是日本执政党自民党中的最大派系细田派(也称“安倍派”或“清和会”)的会长,所以它的想法其实就代表这自民党的主流想法!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中国外交部才会回应这个“疯狗”——如果安倍在日本政坛没有什么影响力了,那么我们都懒得搭理这种人。

安倍作为日本前首相,自然是知道台湾问题的敏感性的,那么它为什么要说出“台湾有事即日本有事,也就是日美同盟有事”这样的话呢?

今天,我们就和大家说说这个事情。

很多人不理解,台湾问题是中国的内政,和日本没有关系,日本也没有理由卷入这趟“浑水”中——如果说美国与台湾有一部国内法《与台湾关系法》,那么日本并没有。

举个不是很贴切的例子:假设张三和李四打起来了,张三的实力非常强大,而你和他们之间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太大的关系,你有必要为了李四和张三打一架吗?

那么,安倍为什么要趟这摊浑水?

我相信,很多人肯定能说出一些原因:

第一,在日本殖民统治台湾的50年时间内,大量的日本人转为台籍,并且在台湾留下了大量的“杂 种”,而那些杂 种和日本之间的关系非常紧密,所以日本必然不能“置身事外”;

第二,日本和中国的历史恩怨非常的深,日本担心中国强大以后会打压日本或对日本进行清算,所以日本想要阻止中国崛起;

这些都是日本干涉台湾问题的原因,但是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事关日本最高国家利益。

日本的最高国家利益是什么?

日本的最高国家利益在九个字里面:经济巨人、政治矮 子、军事侏儒。

日本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经济实力非常强大,这就是所谓的“经济巨人”;日本的政治完全的被美国控制了,几乎完全听命于美国,没有自己的独立外交,这就是所谓的“政治矮 子”;日本是二战战败国,整个国土被美国驻军,而且美国阉割了日本军事重工业,无法研发高端进攻性武器,这就是所谓的“军事侏儒”。

在政治、经济和军事上,日本有两个缺陷,所以日本的最高国家利益就是将“经济巨人、政治矮 子、军事侏儒”变成经济、政治和军事都是“巨人”。

想要实现这个目标是非常困难的,因为美国不可能轻易的就让日本如愿的——因为美国要让日本做自己的“狗”,让它咬谁就咬谁,怎么可能轻易的放开狗链子呢?

那么,如何才能让美国放开狗链子呢?

这个时候,如果你站在日本的角度思考问题,就很容易得出答案。

我们提一个问题:假如你是日本首相,你如何才能让美国放弃对日本的控制呢?

最好的办法就是:挑衅中国。

为什么?

大家想想,现在中国的实力越来越强大,美国应对起来也越来越力不从心,更何况中美都是超级大国,不可能发生全面战争的。

70年前,中国那么贫弱,美国那么强大,中国都敢在朝鲜半岛和美国殊死搏斗,美国都没有敢对中国本土发动攻击,你说如果中国解放台湾了,美国敢把战火烧到中国大陆吗?

所以大家一定要记住一点:即使将来中国五桶台湾了,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胆敢向中国大陆发射一枚炮弹,战火只会在台湾岛内燃烧。

随着中国实力的不断增强,美国根本不敢和中国发生战争,因为和中国发生战争,那么就意味着美国霸权的末日来临了。

一旦美国丢掉了霸权,那么欧洲必然要乘机摆脱美国了控制;失去了对欧洲的控制,美国就只能龟缩于北美大陆,彻底成为一个二流、甚至三流国家。

所以,美国绝对不敢和中国发生战争的,哪怕是一场局部战争或代理人的战争,因为美国没有任何胜算。

很显然,中国、美国、日本都是知道这点的。

不仅仅中美日都知道这点,我相信全世界都知道这点,甚至有很多国家都希望中美之间打一仗,尤其是欧洲、俄罗斯和中东地区——只要中美打起来了,欧盟就可以趁机摆脱美国的控制,俄罗斯就可以再次整合自己的力量,中东的沙特和伊朗也可以趁机扩张自己的势力……

这时,我们再做一个假设:假如你是美国总统,你如何才能在不让自己卷入战争风险的同时遏制住中国的崛起呢?

对的,日本不是我养的疯狗吗?让它去咬中国一口不就是了?

那么,就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如何才能让日本去咬中国呢?

给骨头!

为什么要给骨头?

因为日本想要骨头!

美国控制了日本的军事,就算日本想要咬中国,它也没有那个能力啊?所以,美国想要让日本咬到中国,就必须放开在军事上对日本的限制——允许日本发展自己的军事重工业、允许日本扩大军队的规模、允许日本发展进攻性武器。

日本呢?

日本也知道,如果它不挑衅中国,不制造地区紧张,那么它就永无出头之日——整个东亚和平了,日本还有什么理由发展自己的军事重工业?还有什么理由扩大军队规模?还有什么理由发展进攻性武器?

所以,日本的想法是:不断的刺激中国,让美国感到威胁,在美国不敢和中国发生正面冲突的时候,由它出手——这个时候,美国只能放开对它的各种限制,才能遏制住中国的崛起!

简单的说:日本想要在政治上和军事上摆脱美国的控制,就必须要和中国打一仗,因为只有那样,美国才能放开对自己的各种限制!

了解这层关系以后,大家就会明白:在美国彻底无法阻止中国崛起之前,一定会让日本和中国打一仗,因为只有那样才可能延缓中国崛起的步伐;日本呢?也只有和中国打一仗才能彻底的摆脱美国的控制,彻底的成为一个“正常国家”!

所以,中日之间必有一战!

对于我们来说,也只有通过这场战争才能彻底的解决台湾问题、清算与日本历史恩怨,同时把美国彻底的挤出东亚的势力范围!

放弃幻想,准备战争!

2021年日本第49届众议院大选落下帷幕,自民党获得了意料之外的胜利。

更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众议院选举促使日本政坛出现新的分化重组,安倍晋三被推举为自民党最大派阀清和政策研究会的会长,使日本国内外惊呼“安倍晋三回来了!”。

时隔一年多时间,安倍晋三再次高调回到公众视野,“细田派”随之过渡到“安倍派”,清和会更是时隔30年再次更名“安倍派”。

清和会作为自民党最大派阀,其派阀领袖的认知将对日本政府的政策产生深远影响。

安倍“回归”,会带来什么影响?

安倍走了吗?

2020年9月再次以“肚子疼”辞去首相职务的安倍晋三后真的“走了”吗?安倍晋三,又回来了!对中日关系投射下一道阴影

其实,即便安倍晋三卸任离职,也依然保持着“退而不休”的状态,依然对日本政局产生直接影响,安倍晋三并没有离开日本政界。

安倍晋三保留国会议员身份。在日本政界,在国会能否获得议席是政治家的重要身份标识,而安倍虽辞去首相职务,但仍保留众议院议员身份,从理论上来说,安倍晋三依然以政治家的身份留在政界。

安倍晋三坐拥强大的人脉、出身。日本政界向来重视人脉、出身等因素,“世袭政治”是一种普遍现象,在自民党内的“世袭政治家”更是比比皆是。

安倍晋三的外祖父岸信介、叔外祖父佐藤荣作、父亲安倍晋太郎都是安倍晋三重要的政治资产,这种显赫的家世背景使他能够得到众多实力派政治家的提携。特别是岸信介、安倍晋太郎此前都担任过清和会会长,这使得安倍晋三在清和会内的影响力范围更大。

同时,安倍晋三作为日本宪政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内阁总理大臣,长期的执政使他在政界积攒了大量人脉,日本政界一度出现“党外无党、党内无人”的局面,这种一党独大的政局至今仍存。可见,安倍晋三即便卸任首相,仍能对日本政界保持着影响力。

安倍晋三对政界的影响力从菅义伟政府的内外政策和岸田文雄的当选即可窥见一二。

安倍晋三,又回来了!对中日关系投射下一道阴影
在自民党内,倘若没有派阀的支持,很难成为自民党总裁,更不用说当选首相。但安倍晋三为保持对政界的影响力,故推选无派阀人员菅义伟为自民党总裁,菅义伟随之成为日本首相。

菅义伟自然投桃报李,明确表示将继承“安倍路线”,菅义伟政府的内政外交也因此被视为没有安倍的安倍政策。当菅义伟政府因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不力而备受批评时,菅义伟因未能得到安倍晋三的支持而被迫表示不参加自民党总裁选举。

在2021年自民党总裁选举前,日本媒体甚至将安倍视为派阀领袖而询问其支持对象。在选举时,虽然因清和会没有统一支持对象,使得安倍晋三支持的极右国会议员高市早苗未能当选自民党总裁,但安倍的支持还是使高市早苗获得清和会半数议员的支持。

其实,此次自民党总裁选举并不能说明派阀在日本失去影响力,岸田文雄的当选与清和会和志公会两派没有统一支持的候选人密切相关,这使得两派议员因采取“自主投票”而分散选票。

特别是在最终选举中,支持高市早苗的议员大多选择支持岸田文雄,这才使得拥有宏池会稳定支持的岸田文雄成功当选为自民党总裁。而且岸田文雄内阁成立后,安倍晋三支持的高市早苗被任命为自民党政务调查会会长,保持着对岸田内阁的影响。

可见,即便在安倍晋三“离开”日本政治舞台后,他仍然对日本的政局产生深远影响,日本国内外对他依旧保持着较高的关注度,难怪有日本学者将卸任后的安倍晋三与卸任后的田中角荣做对比。

安倍“回归”的影响

鉴于安倍晋三在菅义伟政府时期对日本政局的影响可知,随着安倍晋三成为清和会会长而宣告“安倍派”的成立,他将以更加“显性”的方式影响日本新政府的内政外交,日本新政府的政策将呈现出更大的“安倍色彩”,这从岸田文雄在年度预算、对外政策等方面率先拜访安倍即可窥见。安倍晋三,又回来了!对中日关系投射下一道阴影

随着安倍的“回归”,日本政府的内政外交将受此影响而呈现新的发展趋势。

第一、在历史问题上更加右倾化。

安倍晋三是典型的保守主义政治家,在历史问题上奉行修正主义,以此谋求摆脱战后体制束缚而实现“国家正常化”。

他在任期间曾多次以公职身份间接向靖国神社供奉祭品,在2013年12月26日时更是直接参拜供奉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行为目的昭然若揭,引发中、韩等国强烈抗议。

安倍晋三,又回来了!对中日关系投射下一道阴影
此外,安倍晋三还多次对慰安妇问题的强制性、河野谈话的合法性提出质疑,多次否定旧劳工问题的强制性,多次在历史教科书中美化日本法西斯军国主义侵略历史、强化领土教育,安倍政府的历史修正主义使日本与中、韩等国间的关系受到严峻挑战。

安倍晋三卸任后,由于较少顾及日本新政府与中、韩等国的外交关系,其历史修正主义行为更加肆无忌惮,多次公然直接参拜靖国神社,引发日本国内外和平主义者的大力谴责与反对。

随着安倍晋三当选清和会会长,他的修正主义行为将会产生更广泛的影响,日本国会内超党派的“大家一起参拜靖国神社国会议员之会”的人数以及直接参拜靖国神社的国会议员均有增加的可能,这对日本新政府在历史问题上的政策也将产生直接影响,日本与中、韩等东亚国家间的历史问题矛盾或将持续。

第二、在修宪问题上更加激进化。

修改日本和平宪法是安倍政府的重要政治诉求,但受新冠肺炎疫情、国际环境等因素影响,安倍晋三在其任内未能实现修宪目的。

安倍晋三,又回来了!对中日关系投射下一道阴影

随着安倍晋三当选清和会会长,他将进一步利用派阀势力,团结自民党内保守主义议员加快修改宪法进程,甚至与维新会、国民民主党等保守势力在修宪问题上的合作。

安倍晋三的胞弟岸信夫稳坐防卫大臣之位,积极提高日本安保武器性能、渲染“中国威胁论”,以实际行动进行修宪,必然有安倍晋三在背后的支持与鼓动。

而岸田内阁为维护其政权稳定性、确保明年参议院大选的胜利,需要积极拉拢安倍晋三为首的保守派国会议员、照顾日本国内保守势力诉求、顺应新民族主义情绪的呼声,在未来一段时期,在修宪问题上或将不得不更加右倾化。

如今,岸田内阁将“推进宪法修改本部”改为“推进宪法实现本部”就有考量安倍晋三等修宪势力诉求的因素,日本政府的修宪进程或将加快,日本国内外和平主义势力应提前做好相应准备。

第三、对华政策有更加保守化的风险。

中日两国一衣带水、互为重要贸易伙伴,各领域深度相互依赖,但由于受中日结构性矛盾、对华错误认知等因素影响,安倍政府积极宣扬“中国威胁论”,使中日关系面临严峻挑战。

作为曾长期担任外长的岸田文雄,深知平衡外交的重要性,这为岸田内阁积极推进中日关系恢复正常提供重要契机。因此,他在将强化日美联盟的同时,任用曾为日中友好议员联盟会长的知华派议员林芳正为外长,向中国释放出积极的信号。

但岸田内阁的对华政策将不得不受到安倍晋三及其亲信岸信夫、高市早苗等保守势力的影响,安倍政府曾长期渲染的“中国威胁论”、“中国单方面改变现状论”影响了日本国内的对华错误认知,将对岸田内阁的对华政策形成严重制约。安倍晋三,又回来了!对中日关系投射下一道阴影

安倍晋三为实现其摆脱战后体制束缚、修改和平宪法的目的,将继续通过渲染“中国威胁”为其历史修正主义造势,“幕后操纵”的优势更是使他无需太多顾及日本外交实际情况,其政策诉求更多源于自身思想观念。

倘若安倍晋三访问台湾成行的话,将对“台独”势力产生激励作用,对中日关系、日台关系亦将产生深远影响。未来一段时期,日本对华政策有更加保守化的风险。

可见,与其说安倍晋三回来了,不如说安倍晋三始终都没有离开,只不过安倍晋三担任清和会会长的新职务为其发挥政治影响力提供更加便利条件而已。在后安倍时代,安倍晋三或将长期影响着日本国内的政治生态。

此文章由海外华人同盟资讯主篇为您精心报导。如果喜欢我们的文章,记得按赞和分享哦!我们的专页将每日不定时更新,以取得最新资讯与大家分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