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过去的24小时,中美之间发生3件大事!

11月4日,围绕中美关系又传出3条最新消息,每一条消息都很重要,值得战友们关注。

1,美国国防部公布了一份中国军力报告,称大陆已准备应对台海突发情况!并将在2027年迫使台当局谈判!

美国在这份所谓的中国军力报告中称,近年来中国迅速推动军事现代化,其目标是在2027年时具有在印太地区对抗美军的能力,以迫使台湾当局进行谈判。

该报告还说,近年来,中国大陆对台湾实施所谓“政治军事压力”加剧,解放军频繁在台海周边进行“登岛行动演习”,并多次派遣军机进入台湾所谓“防空识别区”。以上种种都表明,中国大陆正在为台海之间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做准备,同时对企图干预台湾问题的外部势力进行威慑!

其实,美国人说对了一部分。解放军的种种登岛演习,就是确保能够随时发起武力解放台岛的能力,现在只是等待一个时机。同时,解放军的种种演习,也是把美国和日本考虑进来的!只要美国和日本敢插手我们收复台湾,一个字:打!

2,美国准备在两条战线上与中俄同时作战。

俄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 梅德韦杰夫撰文指出,疫情下,美中贸易战因意识形态对抗而加剧,最终演变成类似冷战的状况。同时,美国对俄罗斯的公开挑衅愈加频繁。值得注意的 是,自2014年以来我们一直在谈论西方对俄发动冷战。而最近,更多人开始谈论美国对华发动冷战。可见,美国正在两条战线上作战。

目前,西方非常不愿意看到中俄走近。目前,中俄尚未建立军事、政治和经济联盟,但如果当前的对抗继续下去,只会推动两国进一步走近。尽管冷战升级为热战的可能性不大,但也不能排除。

3,美国瞎猜中国核弹头。

美国国防部星期三发布新的中国军力报告,该报告宣称中国“扩张核武库”的速度远远快于预期,到2027年中国可能拥有700枚可使用的核弹头,到2030年可能达到1000枚,是五角大楼一年前预测的2.5倍。

没有人知道五角大楼给出这些数字的真假,由于中国的核武库状况是最高国家机密之一,华盛顿对中国核力量建设的任何描述都具有猜测性。

美国近年非常担心中国增加核力量,他们不断认定卫星拍摄的一些中国西北建设项目是导弹发射井,这是因为他们自己心里有鬼。

他们持续加大对中国的军事压力,怂恿台湾当局采取敌对大陆的冒险政策,并在南海不断派舰机挑衅。他们知道这一切增加了中国的战略危机感,有可能刺激中国强化核威慑,他们一定会用各种似是而非的信息与自己的这种猜测对号入座。

对于美国这样的胡乱瞎猜,这或许就是我们想要的结果。所以无论美国怎么说我们的核武库,我们完全可以不搭理他们。

我们再来看看美军驻台湾的所作所为,想武力保台?没门!

日前,蔡英文在接受CNN专访时说,“当前有美军驻扎在台湾,但人数没有外界想像得多”,她的这番“自爆”言论吓坏了岛内民众,有网友留言说,“民进党一再错上加错,是在赌大陆永远好心情吗?”

台防务部门负责人赶紧出来澄清,“美军那几个人是指导教师,只是协助交流,绝对没有美军部队驻守。”

聚焦历史细部,蔡英文指望美国人“协防”,绝对是痴人说梦。

稻草

1949年8月,国民党要员陈明仁和程潜在长沙宣布起义,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蒋校长弃守长沙的当天,大失所望的美国国务院发表了“对华关系白皮书”,把拿了大量援助,但一路败退的蒋校长骂了一顿,连军事援助也停了。

隔年1月,怕背锅的美国总统杜鲁门发表声明,“不介入台湾海峡争端”,几乎等于抛弃了老蒋。6月,风云突变,朝鲜战争爆发,杜鲁门让第七舰队开到台湾海峡,并决定把台湾纳入到西太平洋防御体系。

1951年1月20日,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向台湾方面通报,“美国政府准备向蒋介石当局提供一定的军事物资,用以防卫台湾,抵制任何可能受到的进攻。”

同时,艾奇逊提出了四项必须遵守的条件,并要求蒋政府出具书面保证,其中包括对美援的监督权,不能再出现贪污浪费美国援助物资的情况,如果做不到,或违背美国的意图,美国就停止援助。

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的蒋介石全盘接受了美国的条件,2月,5000万美元的军事援助到账,6月底,美国又划拨了4170万美元的经济援助,开始执行大规模援台的政策。

美军败退长津湖后,麦克阿瑟曾要求老蒋让52军赴朝增援,派了七艘运输艇、3艘货船到基隆港,给52军配备了200多辆军车,千余门火炮,2万吨各类器材,虽然这个军最后没去成朝鲜,但歪打正着实现了美械化。

作为军事援助的一部分,美国根据“共同互助协定”,向台湾派遣了军事顾问团,正式名称为“美国军事援助技术团(MAAG)”,总部位于台北中山北路足球场。

首任顾问团长是蔡斯少将,成员有300人,下设陆、海、空、联勤等4个业务组,台军营级以上的编制单位内,至少派遣一名常驻美军士官进行督导。

美军顾问团的到来,让台湾当局兴奋异常,据当时的通讯报道,在接风酒席上,时任台伪防长郭寄峤带头大拍蔡斯的马屁,“蔡斯将军啊,参加过一战和二战,在欧陆和太平洋战场上建立过功勋,学识也很高深,手下的团员个个都是精英,相信来到台湾后,一定会有更卓越的表现。”

旁边的“参谋总长”周至柔赶紧迎合道,“以蔡斯将军的经验和能力,来协助我军运用美式装备,我敢打包票,他肯定会成功。”

听到这番肉麻的翻译后,大口喝酒的美国军官们把嘴里的酒都笑喷出来了。

美国顾问团抵台后,提出了援助台军的目标,即各兵种要达到的规模,其中陆军10个军,每个军2万5千人,下辖两个步兵师,一个独立步兵师,1支装甲部队,1个团的伞兵部队。

海军配备6艘驱逐舰、7艘护航驱逐舰、10艘坦克登陆艇……1个旅的海军陆战队、1个团的海军警卫队、2个营的履带式登陆车。

空军则是1个全天候战斗机中队、12个战斗轰炸机中队、6个运输机中队、1个侦察机中队、6个团的高射炮部队、1个团的探照灯部队。

到1952年底,台军的军力重整工作完成了四分之一,陆、空军的作战能力达到同等建制美军的50%,海军达到了100%。

撤退

除了要援助,老蒋最忘不了的就是反攻,他三番五次地拉着美军顾问前往大陈岛视察,该岛隶属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大陈镇,位于椒江区东南52公里的东海海上,总面积近12平方千米,国民党残军在岛上修建了大批碉堡、战壕以及隐蔽坑道,作好了长期防御的准备。

经过几次勘察,美军顾问认为大陈岛离大陆东南沿海太近,很容易被解放军岸炮和航空兵火力封锁,他们的建议是放弃大陈岛,老蒋哪肯同意,他还派黄埔爱将胡宗南担任大陈防卫司令,统一指挥那里的国民党正规军和地方杂牌,总兵力有1.2万人。

1954年,美国仿照欧洲的北约,提议在亚洲弄个东南亚公约组织,目的是遏制亚洲的共产主义力量,台湾当局积极申请加入。同年9月3日,为了打掉蒋当局的痴心妄想,我解放军集结数百门重炮,12小时内向金门发射了6,000枚炮弹,击沉击伤国军舰船7艘,摧毁金门炮阵地9处。

打得一拳开,9月8日,在东南亚公约组织筹备会议上,英国、法国、菲律宾和巴基斯坦等国都发言反对台湾当局加入公约组织,美国只能作罢。

但是,时任美国国务卿、和平演变策略的提出者杜勒斯又生一计,他指示助理国务卿罗伯逊飞到台湾,商谈所谓的“共同防御条约”。12月2日,美蒋共同防御条约签署,对这个非法、无效、出卖中国领土和主权的条约,周恩来发表了严正声明,“美国必须停止对中国内政的干涉,美国的一切武装力量必须从台湾及台湾海峡撤走。”

1955年1月18日上午,我解放军对大陈岛的门户一江山岛发动攻岛作战,这是解放军首次陆海空三军协同作战,空军和炮群的前两轮攻击已经摧毁了岛上的大部分火力点,登陆部队在人民海军的护卫和火力支援下登岛歼敌。

一个被俘的国民党士兵事后回忆,“共军飞机在我们头顶俯冲,炸弹、炮弹响成一片,我们的地堡被炸毁,我刚爬出来,他们就已经冲上岸来。”

1月19日,解放军控制全岛,国军一江山岛指挥官王生明阵亡,副指挥官王辅弼被俘。

拿下一江山岛后,解放军马不停蹄,我空军3个轰炸机大队70架飞机发起对大陈岛的攻击。

1月30日,我军下达攻占大陈岛的命令,空军图-2轰炸机大队炸毁大陈的唯一水库,淡水没了,接替胡宗南的大陈防卫司令刘廉一顶不住了,在汇报中表示已无信心固守。

大陈岛上的国民党军顿时乱作一团时,蒋经国带着老蒋的亲笔信登岛,要求各级军官“不惜代价死守”。与此同时,台伪防长俞大维在大陈外海巡视时发现,解放军已在浙江路桥基地集结了大批歼5和各类登陆舰艇,毫无制空权和制海权的大陈守军根本没有胜算,再不撤都得被包了饺子。

俞大维知道找老蒋没用,他一回到台北就马上求见美军顾问团长蔡斯,让蔡斯劝老蒋从大陈撤退。美国人说话了,老蒋只能不甘心地签署了同意书。

2月7日,老蒋发表《为大陈撤退告海内外军民同胞书》,蔡斯也报请五角大楼批准,启动由美国第七舰队和台军联合执行的“金刚计划”,也就是撤退大陈岛军民的行动。

美军在行动中出动了五艘航母及运输船团,在一周内从岛上撤出了2.5万人(包括1.5居民、1万官兵),以及4万吨各类物资。美国还透过苏联外长莫洛托夫向我国表示,“在美军协助台军撤退行动中,解放军不要采取行动”。

面对美军战机的挑衅,解放军执行了上级“既不主动惹是生非,又不示弱”的自卫原则。2月26日,大陈岛及周边岛屿全部解放。

乐园

1955年4月,美国在台成立了“台湾联络中心”,其职能是“统一调配台湾地区的美蒋军队”,11月,该机构升格为“美军协防台湾司令部”,首任司令是美国海军第七舰队蒲赖德中将,总部设在台北圆山。

随后,美国通知台湾当局,美军协防司令是台湾地区的最高长官,有权决定各项防务政策,并公开派驻三军部队常驻台湾。

当年,全台从南到北建有多个美军基地,人数最多时达两万人,包括驻军、家属及过境休假士兵。美军基地的围墙内外犹如两个世界,生活水平差距巨大,美军最低级别军官的月薪有280美元,台湾人40美元就是高收入了。

为了避免水土不服引发疫病,美军设立了专用水塔,从食物、圆珠笔到冰箱、洗衣机全部从美国空运。

基地内有美军专属的医院、学校、教堂、免税店、超市、邮电局、电影院、图书馆,甚至游泳池,全部交易均使用美元,司机、洗碗、清洁等工种雇佣华人,有些台湾杂工冒险带营区内的可乐、巧克力、口香糖等时髦货外出贩卖,能赚上三四倍的差价。

美国大兵在台湾享有“治外法权”,自然少不了酗酒滋事、侮辱民女的恶性事件,民众怨声载道,台当局为了稳固与美国的关系,在美军驻台地区实行“有效管理、积极开发”的政策,撮合各县市成立酒吧等娱乐场所,供上岸休假的美军士兵“放松”。

1957年3月,台军少校刘自然在参加朋友婚宴后返家,途径阳明山美军宿舍区,被驻台美军陆军上士罗伯特·雷诺连开两枪击中身亡。

当台湾警方要把雷诺移交士林地方法院检察署时,被美国宪兵阻拦,声称“雷诺是美军顾问团团员,具有外交豁免权”。在美军军事法庭上,雷诺说自己开枪的理由是“有人偷看其妻洗澡,他看到刘自然手持武器向他走近,才开了第二枪”。

但是,台北警局根据调查发现,刘自然中枪的位置与雷诺证言不符,据进一步调查,两人可能相识并合作倒卖过美军物资,这也许才是命案的动机。5月23日,军事法庭宣布罗伯特·雷诺故意误杀罪不成立,无罪释放。

消息一出,全台沸腾。5月24日,刘自然遗孀前往美国驻台北大使馆抗议,聚集了大量围观民众。中午时分,有人大喊,“杀人凶手雷诺坐飞机跑了!”这句话瞬间点燃了民众的愤怒,在“杀人偿命、打倒帝国主义”的口号声中,民众冲进了大使馆,把能砸的都砸了,还暴打了使馆的工作人员,平日里高挂的星条旗被扯得稀碎。

五二四反美事件把老蒋气坏了,为了安抚美国人,他撤换了多位军方高层,逮捕了111个现场民众,还把被怀疑是打砸幕后主使的蒋经国调离了情报系统。

喧嚣过后,美国大兵依旧没有收敛,除了普通民众,他们的毒手甚至伸向了台军空军上尉的新婚妻子。1963年6月,台空军第11大队第42中队空军上尉飞行员徐廷泽驾驶F-86型战斗机起义,降落在福建龙田机场,他说,“在美国的控制下,台湾军人过着屈辱的生活,美国控制着台湾的军事机构和军事活动。美国顾问汤姆强奸了空军总部一个上尉联络官的妻子,也无人过问……”

六十年代,越战如火如荼,驻越美军有五天的“特别假”,很多大兵都会选择台湾北投的温泉旅馆度过尽情放松的假期。1967年,美国《时代》周刊里的一张照片让北投出了名,照片里一位美国大兵在浴池中享受两位女侍应生的“服务”,周刊内文写道,“从台北坐计程车,只要30分钟就可达北投,当地有75家温泉旅馆,来自辛辛那提的21岁陆战班长亚伦·贝利就在此找到了人间乐园。”

这张“出尽台湾洋相”的照片让老蒋震怒,最终受到处罚的不是旅馆从业者,也不是亚伦·贝利,而是拿着台当局颁发的合法执照进行服务的美玲姐妹。

榨干

陷入越战泥潭的六十年代,美军开始削减对台军援,并逐渐从无偿援助转为武器销售。无论援助还是销售,美国一直不给台湾进攻性武器,根本原因就是他们只把台湾当作一条看门狗,还不许这只狗有咬人的本事。

1961年,老蒋启动了反攻大陆的“国光计划”,驻台美军从那时起就玩起了猫鼠游戏,第五任顾问团长戴伦曾当面质问台军“参谋总长”彭孟辑,“你们为什么不按计划训练空降团,台湾的兵工厂为什么日夜赶工地修理武器?”

台军不承认“国光计划室”的存在,美军顾问就带人硬闯营区,还派直升机侦察台军营房。为了防止援助的两栖战车挪作反攻之用,美国人每周都清点数量,盘查调用理由,在台湾海峡游弋的第七舰队也会监视向外岛运送补给的台湾舰艇。

1965年,台海军举行“腾海二号”演习,共出动大小舰艇百余艘,参演官兵2.4万人,美军顾问团怕台军借演戏之名挑起战事,派出29人到港口和兵站蹲点,防止擦枪走火。驻金门的台军密报老蒋,“美国国务院在此安插了代号为707的小组,一旦台军有反攻动作,美国政府就会知晓”。

六十年代后期,美国对台军援从五十年代的年均2亿美元下降到7千万,七十年代更是下调到2500万。

武器方面,美国只给少量的两栖作战舰艇,主力的坦克登陆舰报废了也不补充,援助的飞机大都是其国内淘汰的战术战斗机和运输机,好不容易盼来了“国光计划”急需的F-84战斗轰炸机,美国人却要控制翼尖的副油箱数量,因为F-84要飞越百余海里才能到福建,没有副油箱投完弹就回不来了,台湾造不出副油箱,美国只给每架飞机配四个,多余的全都送到关岛。

对此,老蒋次子蒋纬国恨恨地说,“所谓美国‘协防’,就是不让他们去反攻。”

1970年代,随着中国重返联合国,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中美建交等重大事件的发生,美军顾问团在台人数锐减,并不再对台军提供训练协助,更不参加台军各级演习。

1978年12月,美国总统卡特宣布与台湾当局中止外交关系,美军顾问团随之改名为“美国在台协会”,并停止在官方文件内使用美军顾问团的英文缩写MAAG,2012年又改名为“安全合作组”。

1979年4月26日,美军协防台湾司令部举行了最后一次降旗典礼,美国海军少将林德于4月28日离开台湾,他也是最后一位离台的军官。

5月3日,最后一名美军离开台湾,美军实质上结束在台驻军编制及正式活动,。

八十年代至今,台湾成了美国军工产业的提款机,不仅照单全收美国的过期货,还主动花钱给美国搞武器研发,全世界都找不出第二个如此“慷慨”的买家,正如李敖当年痛骂台军高官所言,“我们是美国的看门狗,看门狗拿骨头还得自己花钱!”

前两天,解放军军机进入台西南空域例行巡视,台空军军机起飞拦截。这一回,没等对面喊话,我军直接近距离广播驱离,内容为“台湾地区飞机,台湾地区飞机,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你已危及我飞行安全,立即离开,立即离开!”

这段罕见的驱离广播让岛内绿媒跳脚,我要说,无论是那些妄图分裂国家的独派分子,还是其背后的势力,识相的话,趁早收手,赶紧滚蛋。

此文章由海外华人同盟资讯主篇为您精心报导。如果喜欢我们的文章,记得按赞和分享哦!我们的专页将每日不定时更新,以取得最新资讯与大家分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