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吨黄金抵中国,美债到上限美联储服软,中日同时增持

最新消息显示,拜登在最后时刻签署法案,避免了美国政府在最后时刻陷入停摆,但美债上限的威胁,还是悬在美国头上的一柄利剑。

我们作为美债的最大购买者之一,美国政府希望我能够出手拯救美国经济,但这一次美国想错了。美国疯狂印钞的同时,向全世界转移危机,却希望我们来接盘,对此我们需要提前做好应对之策。

数据显示,我们在7月份的购美债情况,在当月净购63.5亿的美债,使得持美债仓位达到了1.0683万亿,一举打破从3月开始连续4个月减持美债的状态。

而据他们的数据显示,我们国家在今年的3月到6月之间,一共减持423亿美债。再往前的24个月内,我们更是连续抛售了大约1753亿美债。

与此同时,日本却在一直增持美债。他们的数据显示出日本在6月增持135亿美债后,还在7月继续购买了305亿美元的美债。

使得他们国家的美债总量,达到了创纪录的1.31万亿美元。

虽然过去一直是我们国家持有的美债最多,但在我们的持续减仓和日本的持续增仓后,日本已经在最近的26个月内一直稳居美债持有者榜首的位置了。

之所以持有这么多的美债,是因为美国国债一直以来都被人们认为是最好的投资工具和全球资产价格之锚。不仅是美国一直保持着这半个世纪以来最大经济体的地位,还因为他们的经济总量一直在上涨。这样一来,只要美国经济不生什么大事故,美国国债的可靠性还是很有保障的。再加上国际金融体系大多都以美元结算,而大宗商品也是用美元定价和结算的,这就为美债的流动性提供了保障。

但是随着近几个月,包括英国、日本、沙特等美国传统盟友在内的,海外美债持有者,都对美债的需求出现疲软状态。

与此同时,据路透社9月27日援引的数据报告显示,美国财年距离结束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可是他们的财政赤字已经达到2.78万亿美元。而如果从去年的3月份算起,他们的财政赤字在过去的17个月里,更是累计高达5.2万亿美元。

很明显,美联储采取的种种行为正将更大的债务进行赤字货币化进程。可是即使他们采取了种种措施,美国的财政部长也还是预言美国如果再不采取行动,会在本月底面临债务违约。

而美联储理事威廉姆斯则是表示,一旦美国发生债务违约,那么负面影响将会是全球性的。与此同时,美财长还在一周前就发出警告,延迟提高债务限额,会让美国债券以及全球金融市场都受到重大打击,而这种打击还是无法弥补的。

也就是说一旦美国财政出现债务违约,那么黄金将重新回归到货币基础,成为度量衡。所以那些足够聪明的央行在一边抛售美元的同时,也在增加着黄金储备。而据相关数据报道,瑞士对我们的黄金出口在4月至8月这个时间段飙升到2019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而最新一批流入我们国家的黄金,是在7月至8月从欧美市场运出的175吨。根据数据的综合显示,截止现在,已经有至少500吨黄金运抵国内。

9月20日,第76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前一天,据美联社报道,当天晚间,拜登会见了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拜登告诉古特雷斯,美国“回来了”,美国相信联合国及其价值观。但拜登和古特雷斯在会面中没有提及“新冷战”有关的内容。

9月21日,美国总统拜登出席第76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并发表演讲,誓言引领全球应对挑战,澄清无意挑动“新冷战”,彰显“美国回归”。通篇57次提到“世界”或“全球”,22次提到“共同”,18次提到“合作”。但也提及了6次“进攻”、8次“盟友”和14次“威胁”。

对此,美国著名学者扎卡里亚一针见血地指出,拜登政府同特朗普政府外交政策没有本质区别,仍是“美国优先”,“如果拜登继续当前外交路线,历史学家终将会把他定性为‘把特朗普外交政策正常化的总统’”。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则直接在大会上抨击美国当前的外交政策,指责华盛顿试图将国际社会分裂成冷战式的集团,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拜登在8月提出的召开“民主峰会”。

9月27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完全赞成拉夫罗夫外长的观点,美方举办的”民主峰会”实际上就是在借此机会来划分政治团体。这样的举动只会导致国家和国家之间的分裂对抗,也是明显的开历史倒车行为。

针对美国人所信奉的“民主”,华春莹更是一针见血地向美国发出“六连问”:

其一,美国有1%拥有,1%治理,1%享受,这是民主吗?

其二,美国政治的撕裂,美国内部的“分裂”,政府得不到一半人民的支持,这是民主吗?

其三,喊口号骗取人民的选票,在实际操作上一直得不到落实,这是民主吗?

其四,凭空捏造子乌虚有的谣言,并借机对外发动军事打击,使人民陷入恐慌而失去和平和稳定,却放纵军火商等资本家从中谋私利,这是民主吗?

其五,无辜百姓死于枪支暴力事件,而政府对此不闻不问,这是民主吗?最后,只顾自己国家利益和发展,打压其他国家发展,尤其是竞争对手国家的发展,剥夺他国人民发展的权利,这是民主吗?

这6连问直接引燃舆论,不少网友表示,“中国这6问,美国敢不敢回答?”。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正在自食所谓的民主恶果。

9月30日,在美国联邦政府本财年结束之际,美国通过一项避免政府“关门”的预算案,并由总统拜登签署,使政府得以在千钧一发的最后关头,免于停摆,将正常运转至12月3日。然而,忙于政治斗争、互相推诿责任的美国两党,目前未能就暂停债务上限的关键问题,达成一致。

另外,根据世界黄金协会公布的《全球黄金需求报告》显示,中国截止7月的总进口量达到302吨。而瑞士对中国的黄金出口今年以来不断飙升,其中最新的一批在6至8月份约有175吨从欧美市场运至中国。换句话说,就是大批黄金已经运到了中国市场。

这侧面反映了美国这次的债务危机的严重性,美国不“美丽了”。

在全球经济进程中,黄金是过去几千年以来,唯一被公认的跨越文化,语言的恒定货币。半个多世纪以来,为了保持美元储备货币的地位,美联储通过位于纽约曼哈顿街区,深20米的纽约联邦储蓄银行地下五层金库中,替约60多个国家保管着约7000吨黄金储备。而这一黄金保管习惯是建立在二战后,当时特定的全球经济环境,全球的央行对美联储和美元信用比较信任的前提之下。

这就意味着,一旦多国启动从美联储运回黄金,自己保管的进程,美元储备货币地位也面临下降的可能。与此同时,这两种现象又相互影响。特别是今年以来,美国市场通胀居高不下,美元购买力不断下降,使得运回黄金的进程不断提速。数据显示,美联储地下金库中的黄金存量目前已跌至历史最低点,总计约5750吨。大约1250吨黄金已被运出美国。

其中,德国、法国、意大利、比利时、荷兰、瑞士、奥地利、委内瑞拉、罗马尼亚、土耳其、匈牙利、俄罗斯、斯洛伐克、波兰14国都已纷纷宣布运回部分或者计划运回此前寄存在美联储等海外金库中的黄金。不过,根据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在1988年的一份证词中显示,美联储会根据黄金价格的浮动变化,在不同时期挪用并租赁部分黄金,以获得利润。

这就不难理解,当德国央行在不久前提出运回余下黄金时,被美联储以意图不明为由阻止了。有一种说法是,美联储到目前为止,已经先后阻止了多国运回黄金的计划。这就使得,美联会可能已经将大量寄存者的黄金进行融化,挪用,或私吞的声音此起彼伏。

更加意外的事情是,据美国知名金融网站ZeroHedge数周前报道,澳大利亚民众们第一次得知,澳央行的黄金储备几乎全部都被存储在了英国的英格兰银行及美联储的地下金库中。2013年澳央行的黄金储备进行了审计,但审计报告却一直没有被公开。曾成功预测量化宽松的黄金专家埃格冯.格雷耶斯分析,澳大利亚上述黄金储备中,可能至少有11吨被挪用了,而美联储或英格兰银行对澳大利亚的黄金秘密处置一事一直保持沉默,同时,澳大利亚央行似乎也不敢提出再查看和审计的要求。不过,这并非全球多国对黄金储备的一致态度。

值得注意的是,俄财政部部长数周前向美联储发出警告,“我们的黄金储备若被查没,哪怕是有这样的想法存在,都会被视作金融宣战”。也就是说,俄已公开警告,美联储挪用或私吞黄金将面临严重后果。

按俄媒RT的说法,这些黄金的所有权是很清晰的,因此美国不会拿自己的国家信用冒险,也就是说,美国要维持其美元世界主要储备地位,就不会允许黄金储备不安全的情况发生。美联储无权,也不敢阻止多国一起运回自己的黄金。与此同时,BWC中文网财经观察团注意到,对于此时已负债累累的美国经济来说,美联储维系黄金储备的信用显得尤为重要,因为这关系到接下去美国经济能否继续举债的问题。

事情的最新进展和变化是,截至9月20日,美国联邦债务总额已堆积至28.8万亿美元的新纪录。而对于已于7月底到期的债务上限(当时额度约为28.5万亿美元)是否会被提高,目前依然悬而未决。经济学家Lou Crandall表示,美财政部将在10月22日之前用完存款。路透社9月19日报道,美国财长耶伦当天再次呼吁国会提高联邦债务上限,称美国债务违约将引发历史性金融危机。

这已经是耶伦自今年6月以来,多次发出警告了。她认为,美国的信誉一直是一项优势,如果出现美国国债的违约,将“永久”削弱美国。她稍早前还表示,美国可能会在10月份出现债务违约。这进一步表明,信用对于美元和美债来说,都显得尤为关键了。

不仅于此,假设美国债务上限被提高,美财政部依然还将继续发债的情况下,美债能否得到全球主要买家的青睐也取决于美元的信用。从这一角度来讲,当多国纷纷提出运回黄金的要求时,美联储无权也不敢阻止运回黄金。

值得注意的是,在美国通胀和美债市场不确定性因素增加的情况下,据世界黄金协会9月最新报告,截止7月,全球央行在2021年净购买了333吨黄金,为连续三个季度净增持,比去年同期高63%,比2017年以来的季度水平高73%。这表明,全球央行对黄金更加重视。

另据世界黄金协会公布的《全球黄金需求报告》显示,目前,中国已允许国内和国际银行进口大量黄金。

中国7月份黄金进口总量为55吨,6月份的黄金净进口量为68吨,使得4至7月的总进口量达到302吨,比去年同比增加达200吨。

而Zerohedge在9月15日跟进报道称,瑞士对中国的黄金出口也在4至8月飙升至2019年以来的最高,其中最新的一批在6至8月份约有175吨从欧美市场运至中国。与前面的数据叠加起来,可以看出,自2021年以来,至少大约470吨黄金已运抵中国。

不仅于此,该美媒稍早前还报道称,自从没有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或世界黄金协会报告一些收购数据以来,大批黄金或已运至中国市场。而对于全球黄金市场的多个新变化,美联储也无权阻止。

Zerohedge数周前就援引Simon Hunt战略服务公司首席执行官Simon Hunt数月前在写给客户的一封信中称,中国实际或拥有3万吨黄金,这一数字比我们知道的要多得多。因为过去大量被购买、储藏的黄金,从未被列入官方储备之列。

值得注意的是,德国央行已经明确坚持将从美联储运回全部黄金。而据世界黄金协会数据显示,德国黄金储备在其外汇储备约占75%,显然这一比例也使德国央行或不得不提前对黄金储备加以准备。

而事情的另一个新进展是,世界黄金协会最新数据显示,作为欧洲最大黄金买家的德国在上半年对黄金的需求比上二个季度增长了35%,远高世界其它地区20%的水平,创下了十年以来的最高纪录。也就是说,德国人对黄金的重视程度日益增加。

不过,就外汇储备格局来看,由于德国央行的黄金储备占比过重,导致该国需要自己管理本国的黄金。说到底,外汇储备格局不同,也决定了多国央行是否急于运回黄金的必要。

按俄媒RT的说法,这些黄金的所有权是很清晰的,美联储要维持美元储备地位,就不会允许黄金储备不安全的情况发生。当全世界的所有央行都要求运回黄金时,美联储无权阻止,最终是需要全部奉还的。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

事情的另一面,华尔街商品大王,亿万富翁吉姆.罗杰斯认为,美国是全世界最大的债务国,到处都是债务,美国债务经济模式能否持续的主动权掌握在全球主要买家手中。这也成为美联储不敢阻止全球多国主要央行运回黄金的另一个因素。特别是在美国财政资金或面临用尽的背景之下,保持良好的债务和黄金管理信用显得至关重要。

实际上,美国债务上限在7月31日就已经到期了,美国财长耶伦继6月警告过债务危机风险之后,9月8日她再次表示,如果已到期的美国债务上限不被提高,美国将在10月份拖欠国债。美国的金库很可能将在10月份耗尽,这将会造成金融危机。耶伦认为,即使是最终债务上限得以被提高,美国消费者和企业的信用也将被损害,并对美国的信用评级产生负面影响。她同时担心无法偿还债务会使美国经济和美元的信用受到怀疑。

据美联储上周的资产负债表,美国财政部普通账户 (TGA)在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余额自7 月底以来减少了 2400 亿美元,目前只有 2970 亿美元。按这一趋势,余下的2970亿美元或将被很快用完。经济学家Lou Crandall表示,美财政部将在10月22日之前用完资金。同时,即使债务上限得以被提高,按美国福克斯商业电视台主持人斯图尔特·瓦尼指出,美国从未在债务上毁约。如果这么做,谁会再把钱借给我们(美国)呢?

这再次传递出维持良好黄金和债务信用对于美国经济的重要性。值得一提的是,美财政部最新报据显示(美债央行数据延后两个月惯例),截至今年6月,中国连续四个月抛售,累计抛售423亿美债。总量降至1.062万亿美元。自2018年以来,已经累计减持了高达超千亿美元的美国国债。这一减持规模已远超过德国持有的美债816亿美元的数量。

美国媒体CNBC分析认为,一旦主要买家更大规模抛售美债,对美国债务经济的冲击或是无法想象的。基于此,美联储也无力阻止运回黄金。

而据美国金融网站Zerohedge稍早前报道,自从全球央行没有向IMF或世界黄金协会报告一些收购黄金储备的数据以来,大批黄金或运抵中国市场。而事情的另一个新进展是,世界黄金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4至6月的黄金总进口量达到247吨,比去年同比增加232吨。

同时,该美媒还在跟进报道中称,瑞士黄金商已经从2月开始向中国市场出口黄金,其中最新的一批在6至7月份约有150吨从欧美运抵中国。上述这些数据累积在一起进一步说明,大批黄金运到了中国市场

此文章由海外华人同盟资讯主篇为您精心报导。如果喜欢我们的文章,记得按赞和分享哦!我们的专页将每日不定时更新,以取得最新资讯与大家分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