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挖下超级大坑,这一次,中国真不能高兴太早

昨天上午,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汪文斌再次就《金融时报》近期所称的中国在分别于7月和8月进行了两次高超音速导弹试射一事,做出回应,并强调这是一次例行的航天器实验,用于验证航天器可重复使用技术。

这已经是本周内外交部第二次回应该起新闻事件了。

无独有偶,就在同一天,美国总统拜登在登上空军一号前往宾夕法尼亚州时,也正面回应了表达了对中国高超音速武器的担忧。白宫甚至在早些时候,便已通过外交渠道向中国这一技术提出所谓的关切。

西方媒体炒作“中国军事威胁论”的年年都有,属于日常基本操作,只是为了符合反华舆论的大环境需要,前段时间华盛顿邮报还宣称我国在玉门建造了110个导弹发射井呢,所以通常过不了几天就没人关注了。

但本次很不一般,从16日金融时报公布消息至今已有一周时间,新闻热度不仅没有下降,反而还引起了美国总统的关注。

如此诡谲且反常显现的背后,其实埋藏着美国一个很歹毒的连环计划!

当地时间10月16日,英国金融时报网站报道称,中国在八月份试射了一枚可搭载核弹的高超音速武器,但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枚飞行器在飞向目标之前,先在近地轨道空间进行环绕地球飞行,随后再重返大气层进行高超音速滑向,最终战斗部落在距离标靶30km处!

消息一经公布,全球舆论顿时就炸锅了,有军事专家在金融时报指出:

中国实验的装备从理论上确实可以对现有的一切反导和预警体系有极强突防效果,这将直接改写美国维系了近半个世纪的大国战略平衡。

事实上,这话只说对了一半!

高超音速武器的概念最早是德国提出,美国继承,但真正落地生根的是中国在2019年大阅兵上,以战略打击力量代表身份出现的东风17,这是世界上首款具有实战能力的高超音速武器。迄今为止,中国仍然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列装该武器的国家,西方甚是忌惮,因为它颠覆了全球精确打击的格局!

众所周知,传统导弹类别分为两种:一种是巡航导弹,另一种是弹道导弹,两者在战争中的表现各有千秋。

巡航导弹主要在稠密大气层里面或者低空飞行,气动布局跟飞机相似,具有机动变轨、命中精度高、威力大等优点,缺点是飞行速度慢和射程短,最快速度只有5马赫,最大射程不超过5000km。

与巡航导弹的情况恰恰相反,弹道导弹由于在外层空间飞行,速度极快,射程极远,时速十几个马赫,射程一万公里以上,那叫洲际弹道导弹标配,没达到这个条件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手里的烧火棍是弹道导弹,不过缺点是运动轨迹相对固定。

普通弹道导弹的弹道轨迹

弹道导弹飞行弹道由三个阶段组成——

助推段:导弹发射到发动机关机阶段,这一阶段导弹在发射国上空飞行。自由飞行阶段:弹头在亚轨道宇宙飞行阶段,因为是在太空飞行,所以速度极快。再入阶段:弹头返回大气层以加速度打击目标。

简单来讲,弹道导弹的攻击模式类似于抛物线运动,起抛——高点——落地,导弹运动轨迹固定。

对于高手而言,知道你手里有什么牌,能怎么打,那防守简直轻而易举。

核大国的标配不止有庞大的核武库,还有战略预警卫星,尤其是美国,一有全球最发达的战略预警卫星网,二有全球最强大的运算系统,三有全球梯度最完善的反导阵地,只要你导弹从发射井冲出去,战略预警卫星便能马上捕捉到信号,而后计算机会根据导弹的运动轨迹计算出落脚点,并在数分钟之内将拦截任务下达到各个作战部队,进行层层阻击。

自打弹道导弹这玩意儿出来以后,各大国就在反弹道导弹体系这条路上玩了命的内卷。中国有CNMD;俄罗斯有RNMD;美国有TMD和NMD。

前两年美国想在日韩部署萨德反导系统,中国反应为啥这么大?一个根本原因便是萨德在韩国部署后,我们的导弹还没离开亚洲,就存在被美国打掉的风险,这意味着中国将丧失对美国的核威慑力。

说得更严重点,此举会打破依托核平即和平建立起的大国战略平衡,增加美国对华军事冒险的底气和降低发动大国战争的成本。

美国利用其散布在全球的军事基地,将反导系统推进到敌国家门口,本质上是通过反导能力外溢对敌国核能力的扼杀!

尽管后来韩国在中俄的重压下有所让步,但我们打心眼里清楚,外交手段只能解决“标”的问题,只要美国一天视中国为敌人,那他们就会想方设法把反导基地部署在东亚周边地区,因此“治本”才是关键。

何为“治本”呢?

研究出一种能让美国所有反导系统都沦为摆设的新型突防武器!

而高超音速武器为这个想法提供了可行性。

说起中国的高超音速武器的发展,那就不得不提到由我国科学家钱学森于上世纪40年代提出的,以火箭助推进入大气层外,再以气动矢量控制系统改平拉起并再次冲出大气层内,然后凭借滑翼飞行并以非正常诡异弹道冲向目标的“钱学森弹道”。

以DF17高超音速武器为例,通俗点讲,就是把传统的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技术相结合,运载工具为火箭,弹头则为呈飞行器样式的战斗部。

在执行作战时,先利用火箭为动力把飞行器射入高空,突破大气层进入太空,然后再从太空返回到临近空间的大气层,由于临近空间存在着较为稀薄的大气,当高速物体由真空进入密度介质时,会产生反压,从而使飞行器会如同瓦片在水面上打水漂一样被弹起,再落下,周而复始。

通过这一系列的弹起-落下-再弹起-再落下的运动轨迹,飞行器就能以超过10马赫的速度抵达目标。

在整个过程中,美国反导拦截的概率基本为零:

第一、运载高超音速武器的火箭会在进入太空后,立马释放让战斗部进入临近空间的大气层内,这区域内气候环境恶劣,不利于卫星侦察。

第二、高超音速武器同时兼具巡航导弹的可机动变轨能力,以及弹道导弹的高速突防能力,而现有的战略级反导预警体系均是以计算有固定弹道的弹道导弹为核心,压根算不出它的弹道会往哪里跑,更别提拦截了。

第三、在临近空间弹跳时,高超音速武器会随着移动距离增大而不断的提高自身的速度增量,以此极大的缩短了美国末端反导系统的反应时间。

尽管DF17的射程只有2000km,还无法打到美国本土,但一方面2000公里的距离已经够得着太平洋基地群,须知,太平洋基地群是美国反导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这里的阵地如果被摧毁了,本土防御能力会削弱一大半;另一方面,据说DF17还有空海基两个版本,他们能带着DF17前出至太平洋中部地区再发射,照样够得着美国本土!

也就是说,在金融时报所说的今夏两次测试的高超音速武器之前,中国其实就拥有了打垮美国导弹防御系统的能力。

既然中国早就有了屠龙之术,那为何这次西方媒体的反应还这么大,甚至不乏有的专业人士喊出“这枚导弹是中国的Sputnik Time”呢?

所谓Sputnik Time翻译过来叫卫星时刻,指1957年苏联卫星发射成功后对美国造成的心理压力。需要强调的是,Sputnik Time对美国人而言,最恐怖的地方不是苏联抢先发射了人造卫星,而是苏联由此彰显出来的强大科技实力,让美国人第一次深刻感受到了自己已沦为“被打对象”的紧迫感和慌张感。

当前,正值中美博弈的微妙时刻,有人用Sputnik Time来渲染中国在夏天进行的实验,毫无疑问会放大美国的焦虑。

这就难免不让人心生怀疑了:

虽然美国出于营造反华的舆论环境和向国会要钱的目的,确实会经常渲染中国威胁论,但正如前文所有,热度不会这么高,且停留在不痛不痒的阶段,很少会用Sputnik Time这种极具刺激性字眼来形容美国的劣势,更不会说自己被中国摁在地上摩擦(金融时报说中国高超音速武器将突破美国一切防空系统,破坏战略稳定,潜台词就是美国在中国面前只有挨打的份)。

因为如果美国这么做了,等于向外界承认,自己干不过中国,由此引发的结果轻则士气凋零,重则盟友体系分崩离析。

要知道,在两军对峙的时候,战略信心比实力往往更加重要!

抱着这份怀疑心,戎评继续查找了相关资料,果不其然,让我发现了猫腻。

请注意金融时报这段描述内容:

和以往不同的是,这枚导弹先是进入轨道以后进行“环绕地球”飞行,随后再重返大气层进行“高超音速滑翔”!

环绕地球飞行是重点!普通的高超音速飞行器,进入轨道后就会呈攻击姿态向目标飞去,但这段描述中的导弹是在进入轨道后还绕地球飞了一圈,那便不能称之为高超音速武器或高超音速导弹了,而应该称之为轨道武器。如果说高超音速武器相较于美军现役防空体系是高出整整一个维度的降维打击的话,那么具备轨道轰炸和对地攻击能力的轨道武器又在高超音速武器的基础上,提升了半个维度,其对现代军事的意义堪称从火铳时代迈向自动步枪时代!

漫威电影特种部队2中有这么一段剧情:部署在太空卫星基地中,被称为上帝之杖的天基动能武器仅释放出一根速度超快的钨棒,便在落地的瞬间摧毁了整座伦敦城,这就是轨道武器的概念。

轨道武器的恐怖之处在于:一旦有国家把具有超强杀伤力的核武器如卫星般部署在轨道,那从武器启动发射到摧毁目标,只需要几分钟,没有国家能反应得过来,因为卫星也拥有机动变轨能力,它能随时保持在位于敌国的上方。

举个简单的例子,传统武器威慑,相当于在一定距离上拔剑对峙的剑客,只有一方动手,另一方有充足的时间准备招式。而轨道武器则是你拔剑相对我10米,而我的剑已经抵在你喉咙上,只要我动手,你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没了,更遑论反击了!

那这次实验究竟是轨道武器吗?

外交部给予了明确的否认,称这不是一个导弹而是一个航天器。换一句话说:此前英美媒体热炒捏造中国发射“高超音速核导弹”的诬陷,实质上是对此次试验的一次贬低

——从科技角度来看,中国这次实验更核心的价值应该是为真正意义上的“空天飞机”进行技术验证!

问题就出在这里,航天工业由于起步高的原因,很多技术是军民通用的,从理论上来说,可重复返回的空天飞机,再稍微改装一下,确实也具备轨道轰炸能力的军事用途。

但中国人通常不会主动搞这玩意儿(有国家这么威胁我们纳就另当别论了),因为我们是《和平利用外层空间条约》缔约国,根据条约规定,将轨道飞行器军事化或在轨道部署进攻性武器,是属于违法的行为,所以即便中国有这种能力,也不会这么干,更不屑于这么干。

而美国人的思路却是:你只要手里有东西,那我就可以认定你存在威胁,可以随时击毙!

于是在金融时报捅出这条消息后,美国新任肯达尔便马不停蹄的指出:

中国正在研发“从空间发动全球攻击”的能力,这是类似苏联部分轨道武器的东西!

美国新任空军部长肯达尔

那么金融时报和肯达尔这一前一后污蔑中国航天器实验,是为了指责我们违反和平利用外层空间条约吗? 要如此简单的话,那就不至于拜登出面回应了,更不至于用Sputnik Time渲染紧张感!

真相还是跟高超音速武器有关:

自从DF17服役后,美国的全球反导系统沦为摆设,战略压力与日俱增,而这种防护能力的失衡导致美国在诸多问题上束手束脚,备受掣肘。别的不说,只要美国敢对中国透露出半点不轨之心,仅需一次成功的高超音速武器试射,便能让其放弃幻想。

因此,美国当前迫切的需要抵消由高超音速武器带来的影响,以此重新确立起在对华地缘和军事博弈中的绝对优势。

通常而言,美国最佳的应对措施是发展类似的武器试图形成“恐怖平衡”,就像当年大国都在争相发展核武器那样。然而,由于材料等技术不过关,美国在高超音速武器这条路上走得很吃力,今年7月28日,美国空军AGM-183A“ARRW”高超音速武器进行了空射实验,但试验的原型机在从轰炸机释放后助推器未能点火,试验以失败告终,这已经是美国今年第二次实验高超音速武器实验失败了。

坎坷的研究之路在对比上中国已经服役了三款高超音速武器的差距,让美国科研部门对赶超中国充满了沮丧,曾负责科研任务的国防部副部长格里芬曾悲观的说:

美国首先需要理顺相关的行政和决策体制,在高超声速科研水平上赶上中国,悲观地讲,这可能需要到2032年!

追赶中国无望,但又不想始终处于战略被动,唯一的办法就是绕过高超音速武器这条路,发展一款其他效果类似的武器,重新建立起平衡,而这个武器就是轨道武器!

美国虽然在单机常态化部署的技术上跟中国还有一定距离,但他们可以通过数量战术弥补质量差异——

即通过多架空天飞机轮换达到24小时部署在轨道的目的!

事实上,自从美国太空军诞生以来,就一直在强调发展轨道战的能力,2020年11月,美国太空军第9太空航天团成立,其主要任务是负责执行轨道战。根据官方网站的介绍,这包括监控太空中敌方的活动迹象,阻止潜在威胁,并对其实施打击。值得注意的是,十多年前,美国解释为承担非军用实验任务的X37B型无人空天战机正隶属于该轨道战部队。

也就是说,美国和西方媒体大张旗鼓污蔑中国航天器实验的背后,是想通过中国违反《和平利用外层空间条约》的谣言,为自己发展具有轨道攻击能力的武器装备解绑!今后美国要是在太空部署核武器,甚至搞出更厉害的大杀器出来,而遭到别人指责和反对时,它就能以中国为借口,说中国先破坏条约,我这么搞只是为了威慑对等,属于自我防御。

这样一来,中国在今夏的航天器实验,全球打击威力渲染得越强大,战略颠覆作用渲染得越恐怖,美国将太空全面军事化的“正当性”和“防御性”就越充分,所以我们不能跟着西方媒体起舞,不要瞎高兴(多做事少说话是优良传统啊)而且还要对这个歹毒的计划必须要保持高度的警惕。

还是那句话,美国人从来不懂中国!

中国真正的目标是走向星辰,走向宇宙大航海时代,拘泥于一国之得失,未免也太小家子气了。

当然,美国人不懂也挺正常,正所谓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5000年文明绵延而留存下来的历史积淀,要是谁人都懂,岂非我们肤浅?

此文章由海外华人同盟资讯主篇为您精心报导。如果喜欢我们的文章,记得按赞和分享哦!我们的专页将每日不定时更新,以取得最新资讯与大家分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