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种信号显示,当前国际局势潜藏巨大风险!国人警惕

分析近期国际形势,尤其是苏黎世会晤以来的局势演变以及美国内部的一些剧烈变化,我强烈感受到,国际局势或发生剧变,到处充斥着不可测、不确定、非理性。

一、美国种种看似非理性行为的根源

最近,随着孟晚舟回国和中美苏黎世会晤,一些人天真的认为,美国内部危机快撑不下去了,不得不做出缓和姿态,好让东方大国为其兜底、买单。按照常理,美国应该大打“合作共赢”牌,加大忽悠力度,充分释放“善意”,但是它没有这样做,而是继续在台海、南海、周边搞事,对岸蔡省长双十讲话的强硬找死表态、美国核潜艇在南海横冲直撞(虽然撞到不明物体了,但它毕竟来到了南海)、美副国务卿窜访印度后中印边界再紧张等等,都是在苏黎世会晤之后。

美国之所以这样做,一方面固然是其一贯的强盗做派和极限施压策略,另一方面也是只能这样做、必须这样做,因为美国内部上上下下已经形成广泛深入的共识,即中国必须为美国当下的一切问题“负总责”。

“帝国怎么到今天这步田地了”,是当下美国时时都在拷问的核心问题、首要议题,但美国从来不会去反思自己、去解决问题,而是要为问题找“背锅的”,从外界找埋单人。拜登刚上台那会,这个“总锅王”是懂王,但懂王是有时效性的,等到懂王过期之后,就该轮到中国了。

找背锅的只是表面,本质上是只有讹诈中国才能缓解其危机。灯塔国人非常清楚,收割中国、瓜分中国的财富,重复当年分食苏联的故事,是他们渡过此轮危机的唯一办法。

最近美国一个收视率很高的电视节目上,主持人问两个牙还没长全的孩子,“我们欠中国几万亿,还不上了,怎么办?”男孩子未加思考脱口答道,“我们有那么多的核武器,打到地球另一边,把它干掉不就行了嘛!”

窥一斑而知全豹。这就是美国的主流民意,这也是美国人骨子里的强盗基因,有这样的民意和基因,我们必须丢掉一些幻想。

过去几十年,我们可能做错了一件事,就是把盎萨犹太联盟当作人,我们把他们想得太好了。农夫与蛇的故事,永远值得我们警醒!

当前美国还有一个典型特征或者说末日特征,是高度的不确定、不可测和非理性。内部利益集团林立、政治分裂、各自为政、没有一个统摄各方的压倒性力量和政治权威……睡王是各方妥协和利益交换的产物,决定了他注定是个无所作为的维持会长。

睡王上台之后,各路山头自行其是,中枢失能,行事毫无内部协调,对外盲动失误不断,以往都说条块分割,美国现在是条块分解。睡王之所以是睡王,不是因为他疑似老年痴呆,而是因为他任内只能对发生在下面的一切事情都装睡,眼下的美国,是一个各路大佬自行其是,各派山头无人能管的局面。

这个局面决定了,其对外行为高度不可测,某一派力量会为了自身利益铤而走险,例如军工集团极有可能绑架美国国家机器,对外发动战争,它们只管赚钱,根本不会考虑战争后果。

面对这样的对手,必须时刻警惕、未雨绸缪、枕戈待旦。

二、面对没有底线的对手,我们要战略升维

从2019年开始,我就不断强调备战备荒、储粮储草,很多人说我是战争狂、臆想、傻Ⅹ

今年下半年开始,美国货荒、欧洲气荒、英国油荒、中国电荒以及亚非拉地区的粮荒、水荒等等一再上演……各种荒的原因是原材料大幅度涨价,涨价导致供应短缺,这是当下世界最重大的变局之一。太平洋上密密麻麻的万艘货轮,也仅是其中一个缩影罢了。

套用一句网络流行语,今年冬天,我们即将迎来一个什么都缺的世界。

那么,原材料大幅涨价的原因何在?按照常理,世界各国的生产规模因疫情而压缩,原材料应该降价才对,怎么就突然大幅度上涨了呢?

答案是:国际垄断资本作祟。它们利用对全球金融和上游资源的掌控,人为拉抬资源价格,企图将全球经济危机进一步加剧,以便在疫情肆虐的基础上,收割全世界财富,同时大量减少他们所谓的垃圾人口,进一步操控全球主导权。

宇宙的规律是邪不压正。但如今地球上的正义还没有建立起来,因此才被邪恶势力控制。操控资本+武力威胁+文化腐蚀,已经成为邪恶势力打击正义力量非常得心应手的手法。以金融主导一切、控制一切。只要控制了金融,就可以控制人心,就可以操纵权力。文化腐蚀、武力威胁与金融控制相结合,就是邪恶势力操控世界的典型管理模式。

它们的战略核心也从来都没有变过,一个是文化(文明),另一个是种族。消灭非西方文明、削减非西方人口,是他们一直以来从未变过的终极目标,由于其他非西方文明的弱势,华夏成了他们头号目标。

能源安全、粮食安全、金融安全、生物安全,自此融为一体,而不再是孤立的。敌人是总体战和一体化战争思维,我们的战略思维也必须要升维。

它们没有任何底线。既然没有底线,我们就必须突破一切常人的底线框架去看清它们的计谋与行为。

常规战和核战争是小概率事件,但是生物战和空间战会越来越常态化,必须要提早布局。丢掉幻想,准备斗争,备战备荒。

三、1918+1929+2008

当前世界政经局势,可以用“1918+1929+2008”来概括,即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1929年大萧条前夜+2008年次贷危机。

世界金融垄断资本主义危机即将总爆发!

这次爆发可以类比超新星爆发。但是,资本主义世界再也没有复苏的可能了。为什么?因为他们没有制造业了,产业高度空心化了。现在美西方除了搞搞破坏和生化攻击,基本没有其他招了。

我们现在要做的,一方面主动出击,另起炉灶,全力发展人民币离岸金融,带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去美元。另一方面筑好防波堤,专心搞好内循环,准备抵御金融海啸的冲击。现在美国金融市场是高悬的堰塞湖,中国金融市场处于低位,只要我们封住金融市场这个口子,美国一定金融决堤。

中国独善其身,坚决防控好疫情,坚决搞共同富裕,坚决搞产业技术升级,坚决补好短板。世界经济将跟世界疫情一样,中外冰火两重天,现在最重要的是做好防火墙。

只要我们做好自己,坚壁清野,极有可能他们在谋划金融战时,自己金融就先炸了。炸了就炸了,即便重启,也不再有美西方任何机会,历史已经给了他们五个世纪的时间,事实证明,他们把握不住机会。

一句话,一轮史无前例的金融经济危机正在酝酿之中。

四、“要多想!”

小说《三体》里,我非常钦佩章北海,还有他父亲那句“北海,要多想!”

是的,形势纷繁复杂、波诡云谲,必须多想。

我多次说过,身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每天早上醒来,发生任何事情都有可能,不可测、黑天鹅、灰犀牛等等都将是常态。考虑到国际斗争形势,日后还多的是“稀奇古怪”的事、匪夷所思的事等着我们!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挑战随时都会来。越是形势向好,越不能有丝毫疏忽大意。

“统筹安全与发展”,是十四五规划和2035远景目标中很关键的一句话,我们面临的“安全”,是系统性、全面的国家安全。

安全,是当下和未来的一大关键词,安全导向,必将深刻影响国家治理和中国经济。越来越预感到,未来,在学术研究界,安全将成为一门显学;在战略投资领域,安全也将是重中之重;在国家治理和干部培养、晋升中,安全的比重将越来越重。

五、应启动各种“战略备份”

与其应急和救援,不如未雨绸缪,实施备份战略。

从武汉疫情、到河南极端天气、再到用电危机等等,都在警示我们,应该深入反思和全方面检讨可能存在的各种“安全隐患”,形成共识,以应对今后常态化的各种风险挑战。

如何应对,我喜欢一个词——“备份”。

各种战略储备,是备份;当年的三线建设,是备份……今天如何备份?

两个重点:一是新三线建设和西部大开发2.0;二是从国家战略备份、生存空间备份的高度推动乡村振兴战略。

随着西部气候渐趋湿润、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加快建设、一带一路的辐射带动以及双碳时代西部新能源的优势,西部的雄起指日可待。当前,似乎更多是从经济角度、缩小东西差距和区域协调看待西部发展,应该拔高、必须拔高到生存备份、民族备份、文明备份的高度,乡村振兴战略亦然。

时代主题早已从和平与发展切换到斗争与生存了,一切谋划,都应该基于底线思维、战争思维,如此才能应对高度不确定、不可测的未来。

一句话,大变局时代,很多看似无关的事情,都是高度相关的;大变局时代,再也不能常规思维、割裂地、孤立地看问题了。

结语:

目前世界的现实就像一个烂苹果,烂透了,里面的种子露出来,再给予阳光和养分,就会有新的生命。中国就是要做烂苹果的终结者和新生的播种人。当黑暗到达最深处时,也恰是走向黎明的开始。中国就是要做帮助人类走出黑暗的铺路者。

天降非常之难于世,必生非常之人应之。每一个龙族子孙都是“非常之人”。

埋葬旧世界、重建新世界的重任,历史性的落到了中国的身上。我们这一代人将有幸见证这个伟大的历史进程。

毫无疑问,各种斗争将更加激烈,但胜利必将属于中国和中国人民!

中美是21世纪最复杂的大国关系,如何处理堪称“世纪之问”。

现在正处于中国崛起的关键历史节点,美国则处于霸权衰落的阶段。一个正在崛起的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与全球第一的发达国家之间如何共存共生,是一个没有参考答案的必做题。

但在美帝国主义的字典里,只有一个全球霸主,任何阻挡与威胁其地位的力量都会受到遏制和打压,以前的苏联如此,日本如此,现在的中国亦如此。

由于美式强权的逻辑,美国不会眼睁睁看着中国一步步强大甚至超越自己,他们没有呵护中国崛起的菩萨心肠,有的只是围追堵截、处处设限的残酷比拼。

在过去,在中国发展没有威胁到美国全球霸主地位的时候,中美关系还可能是以合作为主基调的蜜月期;但如今中国的崛起已经藏不住对美国形成威胁的时候,中美关系将不可避免地滑向竞争的轨道。

尽管中国无意与美国对抗,“反对用竞争来定义中美关系”,但美国从来不会这么想。

在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将中美关系推向冰冻期后,拜登政府虽然有意缓和与中国的关系,但仍以竞争为主基调,主张用“竞争、合作、对抗”的“3C”策略来应对中国,其遏制中国崛起的战略图谋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丢掉幻想,准备斗争,应该时刻刻在每个中国人的心弦。过去我们在不断模仿不同对手中进行超越,包括德国、日本等,但此次面临的竞争对手是多次在对抗中获得胜利的美帝,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斗争,都不可避免地站在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的对立面。

斗争,将是未来较长一段时间中美关系的底层逻辑,直到美国不得不承认中国崛起的现实以及对此无可奈何之时,他们才会真正承认中国的实力,并矫正与中国的关系。但那时的主动权早已掌握在中国自己手里。

拜登服软,是不得已而为之

9月10日中美两国元首通电话后,中美关系明显回暖。

先是9月下旬美加释放孟晚舟,紧接着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发表对华贸易“再挂钩”论,10月4日中美高层在瑞士苏黎世会晤,10月9日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与美贸易代表戴琪举行视频通话。此外,美国商务部长、财政部长等多位高级官员透露访华的意愿。

为什么9月会成为拜登政府对华态度放软的转折呢?

其实这一点戎评早在中美元首通话后第一时间就予以了分析(见《美帝“求救”,危机就在十月》一文),是因为美国遇到大麻烦了,不得已而缓和与中国的关系。

第一,美联邦政府因为债务问题面临停摆的风险。

这个问题虽然在债务危机爆发前最后一刻得到了暂时的解决,避免了政府在10月关门的风险,但是,债务危机的引雷并没有完全排除,只是对爆发时点进行了推移。对于像中国这样体量的债主而言,最好是不要抛售美债甚至进行增持。美国需要稳住中国,在金融上帮助其度过危机。

第二,美国面临空前的供应链危机和较严重的通货膨胀。

拜登上台后,出台了天量的经济刺激计划,并且积极推动财政赤字货币化,美联储近两年超发了接近过去200年一半的货币,而拜登政府还花了天量金额的美元去购买中国的商品。由于美国民众手中的钱过多,而商品供给是一定的,进而造成了有钱难花,货架空空的局面,通货膨胀水平也因此不断攀升。在此情况下,美国需要中国加大商品的供给,以满足其国内消费需求。

第三,美国国内出现了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引起相关行业受损的不满情绪。

在美国实行针对中国加征关税的政策后,在其国内也是出现了许多的不一样的声音,美国民众逐步意识到加征关税后所带来的负担,往往需要他们来进行承担。加征关税本质上是对消费者的一种征税,这样的政策对美国的消费者也是一种伤害,增加了消费者的负担,最终拖累美国经济的增长。为安抚这样的呼声,拜登政府有意缓和与中国的经贸关系。

起初,拜登上台后,其实并没有急于修正特朗普时期与中国的紧张关系,甚至在科技领域对中国的制裁更加变本加厉,拜登政府以应对中国军工企业威胁为理由,把范围扩大到了59家中国国防和科技企业。

与特朗普政府全面对抗的策略不同,拜登政府对华策略更复杂更精细。

具体来说就是3C(竞争c ompetition、合作cooperation、对抗confront)的组合策略。即在不同议题上在不同程度上采用竞争、合作与对抗策略组合;在同一议题上的不同时间段采用不同的竞争、合作与对抗策略组合。

直白一点说,竞争就是从实力地位出发把中国比下去;

合作就是寻求与中国合作,让美国利益最大化;

对抗就是打压与遏制中国的崛起。

拜登政府一直是把竞争放在中美关系首位的,即使9月开始美方对华态度有所软化,但苏黎世会晤美方的表态仍然是强调所谓“负责任的竞争”。

而中国反对以竞争来定义中美关系,这是与美国最大的分歧。但如果美国无法将中美关系拨回合作的轨道,那么,中国也必然不会以合作去处理两国关系。

想合作,可以,大门随时敞开;

想竞争,中国也会奉陪到底。

局部转暖,中美关系的四个阶段

拜登上台后,对中国的态度经历了试探,周旋,磨合,软化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试探

2月11日(农历除夕),中美两国元首首次通话,这次是礼节性的,也标志着直接沟通的新起点。

3月18日至19日,中美高层战略对话在安克雷奇举行。这次对话从一开始就充满了火药味,由于美方没有谈判的诚意,肆意试探中国的底线,中方才愤然强调“中国不吃这一套”、“美国没有资格从实力地位出发同中国谈话”。中国的激烈反应是美国没有预料到的。

第二阶段:周旋

4月14日,美国总统气候问题特使约翰·克里访华,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在上海同克里举行会谈。这是拜登政府官员对华最高级别访问。美媒表示,克里访华,彰显白宫寻求合作意图。

7月26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谢锋同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舍曼在天津进行了新一轮会谈,王毅也在天津会见了舍曼,中方在天津向美方明确了“三条底线”与“两份清单”。

此次会谈,虽然美国继续对中国施压,但中方在此次会谈中占据了主导地位,好好地“给美国上了一课”,这也意味着中方与美国打交道将会更加“直来直去”,双方的周旋胜负已分。

第三阶段:磨合

美国总统气候变化事务特使克里两次访华,两国高层官员之间还进行了数次电话沟通。双方的沟通与磨合一直没有中断。

9月10日,中美元首第二次通话。此次通话是拜登首先发起的,而且是在华盛顿当地时间深夜。这意味着拜登已经意识到不得不与中国合作的重要性。在阿富汗问题上、气候变化问题上、国内经济与金融问题上,美方急切想得到中方的配合,所以拜登才主动通过直接通话来向中方传递信号。

第四阶段:软化

中美元首第二次通话是中美关系局部“转暖”的转折点。

9月25日孟晚舟被释放回国,中美关系的坚冰开始消融。

之后就是中美之间的频繁互动,如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发表对华贸易“再挂钩”论,中美高层苏黎世会晤,以及双方经贸牵头人通电话。

两国领导人年底视频会晤的事宜也基本敲定。

可以预期,2021年内,美国会消停一阵子,中美关系再有大波澜的可能性不算太大。而且双方之间的互动会更加频繁。在这个窗口期,中国可以积极争取国家利益,在谈判桌上赢得更多的筹码,为未来中美关系的不确定性未雨绸缪。

不要相信美国政客的表演,他们出尔反尔的本性是不会变的,美国只有在自己遇到困难的时候才会服软,一旦问题得到解决,他就会反过来用霸权和强权来威逼对手。而且谈判桌上说一套,暗地里做一套的戏码也时常在美国身上上演,拉帮结派围堵中国更是家常便饭。

不要奢望美帝会有接纳中国崛起的好心肠,只有在实力上超越他,才会赢得真正的尊重,才会真正让他正视和处理好中美关系。

敢斗善斗,尊重是靠实力赢来的

中国人习惯用历史观来看待问题和事物的趋势,也善于用主次矛盾的二分法、辩证法分析和处理问题,中华文明的哲学智慧是其它国家和文明难以比拟的,就如同中医和西医的关系,中医是全面、系统、相关联的,而西医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反映在国家价值观和理念上,就是中国善于用系统思维来处理问题,而美国等西方国家习惯用拳头和实力来解决,只有压制住对方才能换取自身的战略安全。这才有了中国“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而美国只习惯于用霸权和强权处理国际问题。这是中西文明的本质差异,也是不可调和的矛盾。

对于未来发展趋势,我们常常用顺流和逆流来进行研判,凡是有利于全体中国人的利益,有利于中国经济发展,有利于祖国统一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事情和努力,就是顺流,反之,则是逆流,所谓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只要我们站在历史潮流正确的一边,办好自己的事情,就一定能够成功。

但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是难以理解和体会中华文明的哲学大智慧。在他们的字典里只有输赢二字,而无所谓双赢或多赢,非要争个你死我活才算最终的结果。因此,西方世界里充满了弱肉强食,趋严攀附,他们习惯从实力地位出发去解决问题。

虽然我们站在历史潮流正确的一边,但是在这样险峻的国际环境下,仅仅做好自己的事情是不够的,我们需要适应西方世界的丛林法则,某种程度上还要利用他们的规则去做事。即只有我们在实力上能够与之叫板甚至超越的时候,在他们的规则体系下才会得到应有的认可与尊重。

而即使按照他们的规则去办事,面对不断强大的中国,西方国家的恐惧心理日盛,他们也会千方百计阻挠中国的发展,打断中华民族复兴的历史进程。虽然我们行进在历史正确的一面,但是我们还会遇到越来越猛烈的干扰、打压和攻击。因此,在保证国内稳定发展基本面的前提下,如何与西方国家进行旷世日久的斗争,将是中国面临的新常态。

不要看美国表面上正在急于与中国谈判,但是看到他们的行动和小动作不断,就知道美帝围追堵截中国是其不可能改变的大战略。

近日,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伯恩斯称,将设立辐射中情局所有任务领域的“中国任务中心”,“中国任务中心”将会是CIA唯一只针对单一国家的任务中心,专注于收集有关中国的情报,并打击所谓的“中国针对美国进行的间谍活动”。

印度在莫迪从华盛顿回去之后,就一直在中印边境滋扰不断。美国推行印太战略拉拢印度,让印度某些人精神亢奋,印度自认为近些年中国受到美国的战略压力,不愿意与印度交恶,所以咄咄逼人,想让中国因此让步。

澳大利亚依仗“AUKUS”联盟对华肆无忌惮攻击,10月5日,澳大利亚前总理抵达中国台湾,还得到了台当局的“官方接待”。据报道,澳前总理抵达台湾的第3日,就在公开场合发表抹黑污蔑中方的言论,还对中国内政横加指责。

英国也充当了美国的鹰犬,成为反华的主力。近日有多名中国留学生在英国谢菲尔德遭遇行凶者袭击,英国政府面对摆在面前的证据却没有做出反思和改正,反而无视种族歧视主义蔓延发展,在英美等国家“白人至上”的法则甚至已经成为超越法律的存在。

所以,认清形势,灵活应对是中国目前最适合的策略。美国会继续用“两只手”对待中国,一方面展开竞争,并对中国进行遏制,另一方面开展合作,从中获取利益。我们也需要继续“两手对两手”,在注重合作的同时,面对美方的遏制打压也要坚决反击。

此文章由海外华人同盟资讯主篇为您精心报导。如果喜欢我们的文章,记得按赞和分享哦!我们的专页将每日不定时更新,以取得最新资讯与大家分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