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50枚!美公布自己核弹总数,俄罗斯的态度仍然霸气强硬

10月5日,美国国务院发表公告,声称截止2020年9月30日,本国核弹总数为3750枚,这也是美国4年来首次公布这方面的信息,一些人认为美国终于有重视核武器军备限制条约的态度。

今年1月时,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一份报告显示,如果加入报废的退役核弹,美国的核弹总数为5550枚,俄罗斯则为6255枚,这两大巨头就占据了世界各拥核国家核弹总数的9成!

自冷战至今,两大阵营对彼此核弹数量都可谓敏感之至,根据一系列核军备限制条约,双方不但要控制自身核弹数量,而且还要定期公布自身核武库规模。然而自2017年特朗普总统上台开始,美国一度不再公布其核弹总数,由此不少防务专家甚至猜测美国可能隐藏了不可告人的秘密。

美军核弹当量大小不一,氢弹占多数

美国核武起源于广岛原子弹,但很快美军就发现原子弹威力有限且重量太大,因此自上世纪50年代开始就将核武研发重点放在重量低但威力大得多的氢弹上。

即使美国最老的W-76型核弹(上世纪70年代服役,爆炸当量超过10万吨)也属于氢弹发展而来的三相弹,即内部填充了大量高浓度裂变材料,反应过程为裂变-聚变-裂变,这种核弹的配备数量一度超过两千,迄今也有不少保持战备。

现在美国已经更新成W-76-2型

此外美军还有两种TU型氢弹保持服役,这就是W-78和轻量化的W-80型(130公斤),前者的当量为35万,但抗冲击和高温能力不足,所以美军后来又研发了总重仅270公斤、当量近似的W-87型,并将其用于和平卫士和民兵3系列陆基洲际导弹;而W-80型可以通过扳机模式控制当量,威力为5000-15万,一般被用于核弹头巡航导弹,目前依旧有数百发保持战备。

美国海基战略反击力量的核心是配备三叉戟潜射洲际导弹的俄亥俄级战略核潜艇,而三叉戟的分弹头为当量48万吨的W-88型(三相弹),一枚三叉戟最多可以携带12枚。而美国目前威力最大的核弹则是B-83型空投氢弹,这种重量超过1吨的氢弹爆炸当量超过120万吨,自1983年服役后量产了650枚,虽然自2015年就停止战备部署而转入库存,但只要有需要即可再度服役。

美国不少核弹都生产于冷战时期,密封材料、电子设备和起爆装药都需要更新,而且用于核聚变的氚的半衰期大约为12年,所以才有人认为美国多数核弹几乎不堪使用。但氢弹和三相弹使用的是氘化锂,而这种元素是中子轰击锂元素后产生的,并不存在半衰期。由此不难看出,所谓美国没有氢弹的说法完全不符合事实。

美国核弹数逐年递减,但核实力却在增加

尽管依旧是世界两大核武库巨头之一,但目前美俄两国核弹总数相对于各自在冷战时的高峰期相差甚远。以美国为例,其核弹历史最高峰数字为1967年的31255枚,冷战结束前夕的1 989年也有22217枚。即使在2015年,美国核力量报告也指出当年美国的核弹总数为4760枚(2080枚战备执勤),而且美国能源局还储备了超过2000枚各类可以在改装后投入实战的核弹。

按照美国自己的说法,自冷战结束以来,美国的战略性高当量核弹数量已经拆除了超过9成,其中2017年9月底至今,美国就拆除了711枚各类核弹。然而一些评论者认为,美国历来说一套做一套,因此美国国务院公布的核弹总数很可能与事实存在很大差异,考虑美国以其他名义储备的核弹,其弹头总数可能仍然超过5500枚!

如何以最小的投入换来最大的回报,并最大程度吻合当下的国际局势,也是任何国家战略武器发展的根本。对美国而言,虽然如前所述,其现有核武库中大量冷战后期制造的核弹经过维护后依旧可以投入战备,但显然巨额的配套花费也是十分可观的,而且巨大当量的核弹反而很少有实战机会,毕竟美国认为使用战略核武会让自己招来同等报复。所以美国将一定数量的高当量战略核弹储备起来,一面生产新的小型核弹。

在美国的核武库中,改进版B-61型核弹(TU结构氢弹)以及近年服役的W-76-2型核弹就体现了美国新时代核战的思维。前者原本是一种空投核弹,当量可以调控为数千到45万之间,这就适应了不同的打击强度需求,而由于它的重量只有540公斤,所以F-35这样的隐身战斗机也可以携带;而W-76-2则主要用于战略核潜艇,其当量也同样很低。然而这些低当量核弹却意味着核战爆发的可能性骤增。

相较于传统核弹,一发炸平一座城市

已经进化到小型核弹,定点清除了

在美军看来,这些低当量的小型核弹的破坏力介于高威力常规武器和真正的核武之间,而且辐射和冲击效果很不明显,一般也直接攻击对方军事目标而非城市,所以对方挨了这种攻击后很可能吃了哑巴亏,毕竟用战略核武报复就会让事态升级。这就好比两个帮派火拼,他们都知道使用大威力枪械不但会让对方再无顾忌,也会招来警方的关注,而如果只是使用山寨版土枪,事情就没有那么复杂,自然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俄罗斯不吃这一套,随时保持核武反击

自卫国战争时开始,苏联/俄罗斯的风格就是以牙还牙。对于美国的所谓核武擦边球原则,俄罗斯一直明确表示只要美国在冲突中对自身使用核弹,那么俄罗斯不会在乎对方核弹的当量如何,将立刻用核弹回敬!也不会刻意在乎反击核弹的当量!很明显,俄罗斯的态度不但让美国恐慌,而且也从根本上断绝了美国的新思维核战计划。

自1949年苏联试爆成功自己的原子弹,打破美国此前4年的核垄断,真正意义上体量对等的冷战就基本形成。不久后的抗美援朝战争中,美军在连连被志愿军痛击后,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多次表示要用原子弹扭转战局,但最终美国高层害怕苏联使用原子弹进行报复,因此最终否决了这个疯狂议案。

上世纪50年代,美苏两国的原子弹测试次数不断增加,并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放在氢弹这种高威力核武上。1951年,美国率先在太平洋埃尼威托克群岛的试验场进行测试,但2年后苏联却率先成功研发小体量实战类氢弹,虽然其当量仅40万吨,但相比于美国此前的60吨级试验装置,其先进性不言而喻。深感压力的美国只能从领跑者再度沦为追赶者,并竭力在1954年推出了1500万吨当量的实用型氢弹。自此,更大威力的核弹也成为美苏争霸的一个关键点。

在核弹投送工具方面,美苏同样竞争激烈。1955年,美国完成了世界首艘核潜艇的试航,由此标志着海基战略反击实现了技术上的可能;同时借助于B-36、B-47、B-52等战略轰炸机的服役以及诸多海外基地,美国得以依靠航空技术优势增大了空基战略打击项目优势。然而苏联却在1957年发射了人类第一枚人造卫星,这无疑表示苏联的火箭发动机技术、运载火箭控制技术和弹道计算技术等方面已取得领先,其洲际导弹自然也有能力抵达美国。

冷战中,双方根据自己的优势和战略环境强化了各自的战略反击力量。美国借助海空力量优势,将海基和空基战略打击力量作为发展重点,最终结合其隐身军用机技术,推出了所谓空中核弹斩首的概念。而苏联一方面利用广袤的西伯利亚荒原以及自身发达的铁路网,发展了特色化的导弹列车以及大量发射井,同时也在对手的优势领域奋起直追,其最终代表作品就是台风级战略核潜艇以及图-160高速战略轰炸机。

毁天灭地的沙皇氢弹让苏联占尽优势

冷战中,剑拔弩张的双方虽然看似强大至极,但也都惶惶不可终日,毕竟稍有冲突就可能演变为将本国化为灰烬的核大战。因此自1963年到新世纪的2010年,双方不得不在随后的几十年内签署了一系列核武军备限制条约,这些条约不但限制了核弹数量,也限制了其载具的数量,并禁止双方在空中、外太空以及水下进行核试验。在第一波条约到来之际,苏联显然占了上风。

上世纪50年代后期,美国核弹数量大幅超过苏联,而英国也在美国协助下完成本国氢弹的测试,而英美两国又都是航空技术顶尖强国,其大型四涡轮飞机甚至多次完成了横渡大西洋的飞行。苏联陆基弹道导弹虽然在此阶段取得了飞速发展,但即使赫鲁晓夫本人在晚年也直言1957年时苏联洲际导弹数量不但很少,制导精度和控制也存在很大难题。面临这种劣势,苏联决定发展一种前所未有的超大威力氢弹作为震慑手段。

这种威力逆天的氢弹,就是被戏称为大伊万的沙皇氢弹,于1961年完成。按照估算,其当量接近一亿吨!考虑到在北极圈测试,如此威力的氢弹可能也会对部分华约国家带来影响,因此苏联最终决定将测试威力减半,其具体方式就是将外层的铀238换成铅,由此就能控制融合反应中裂变反应的铀原子和中子的速度。由于沙皇氢弹的重量达到27吨,因此即使图-95这样的巨型轰炸机也必须进行彻底改装才能勉强携带。

1961年10月30日,沙皇氢弹在新地岛以空爆形式成功测试。爆炸40秒后,就形成了一个半径超过4.6公里的巨大火球,即使距离上千公里,那个火球也清晰可见,新地岛附近一些直径15公里以上的冰山甚至都这恐怖高温瞬间融化!随后,一个高度达64公里的蘑菇云拔地而起,同时巨大的冲击波环绕地球整整三圈!欧洲很大区域内的通讯一度也彻底中止,一些地震仪显示新地岛区域出现了5级地震,不少老人甚至想起了1908年的通古斯大爆炸!

此次爆炸威力为5800万吨,达到广岛原子弹的3846倍!而美国迄今为止威力最大的Mk-41型氢弹的威力也还不到沙皇氢弹的一半!如果沙皇弹在华盛顿引爆,那么瞬间死亡人数就可能接近300万,而且还会出现一系列可能摧毁局部生态的次生灾害。美军将领却表示这种巨大笨重的武器只能由改装版轰炸机携带,而此时这种空中目标无疑就是活靶子,所以沙皇氢弹不具备实战意义。

尽管如此,西方还是在战战兢兢中表示我们能毁灭世界,但苏俄敢于毁灭世界。沙皇弹的测试也直接催生英美苏三国在1963年签订了《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历史学家表示沙皇弹的意义在于长痛被短痛结束,因为此后各国都停止在多个环境下的核试验,极大降低了核试验对地球带来的生态影响。特别是苏联十分满意于沙皇弹带来的威慑效果,此后三年都没有进行核试验,考虑双方整体实力对比,沙皇弹可谓四两拨千斤。

自废武功,《中导条约》让俄罗斯悔恨至今

如果说1963年的《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让苏联获得战略主动,那么1987年美苏双方签订的《美苏两国消除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简称中导条约)的结果就是苏联吃了大亏,而美国却依靠偷梁换柱等手段获得了优势。

上世纪70年代时,美苏两国核武竞赛趋于白热化,虽然双方在1972年和1977年相继签订了《反弹道导弹条约》和《第一阶段限制进攻性武器条约》,但苏联依旧将RSD-10先驱者等中程导弹对准了西欧的北约成员国。对此,美国推出了潘兴2弹道导弹和BGM-109A陆基战斧导弹。从体量上看,具有三弹头的RSD-10导弹近似于今天的东风-26,而潘兴2和BGM-109A则对应东风-15B和长剑10A。

这种对比让美国如鲠在喉,西方试图通过条约让苏联拆解那些导弹,但苏联起初自然不会理会,直到戈尔巴乔夫上台,苏联的态度才发生改变。当时苏联因入侵阿富汗而遭到多方制裁,而高昂的军费以及与美国的军备竞赛导致其经济陷入危机,甚至民生口粮都不断出现缺口。在战略方面,不少苏联的传统盟友此时不是态度摇摆,就是间接转投西方阵营,进而让苏联面临全面包围。

在内外交困的局势下,苏联被迫接受了《中导条约》,按照协定,苏联要销毁826枚中程导弹和926枚中近程导弹,而美国对应所需销毁的导弹则只有689枚和170枚!非但如此,苏联为表示诚意,还同意了美国的现场核查,即同意对方代表到自己的生产、发射基地以及销毁现场进行检查。如果以今天的标准来看,美国损失了不足200枚东风15B和500枚长剑10A,而苏联却损失了450枚东风26和东风-31级别的导弹!

更让人始料未及的是美国对BGM-109A巡航导弹的处理,这些核战斗部巡航导弹最终通过使用常规战斗部交付了美国海军,并用于不久后的海湾战争。当年日本海军在海军条约限定下,让最上级轻巡洋舰最终变身重巡洋舰,以至于被美国称为惊人的违约之举,而几十年后美国自己的行径,却与之别无二致。反观苏联不是将要求销毁的导弹就地拆解,就是直接打靶,甚至没有利用其通用性使其变身为民用航天的火箭。

尽管苏联当年一厢情愿地认为自己主动大幅度削减核武库,就会和西方化干戈为玉帛,然而对方却一心要置苏联乃至继承苏联武装力量大部分的俄罗斯于死地。从结果来看,《中导条约》无疑让苏联蒙受了多重失败,更夸张的是,美国还曾在近年希望中国也加入该条约,其目的无非是最终让解放军的东风-21D和东风-26等对美军最具威胁的弹道导弹消失。

无疑,吸取历史教训的俄罗斯自然不会再次上当,而中国就更不可能着对方的道,毕竟可能有大杀器和的确有大杀器,会得到美国截然不同的态度。

那么该如何看待美国公布核弹总数以及核弹数量本身这个问题呢?美国之所以显示自己的“诚意”,必然也和中俄理智而不失强硬的态度有关,而非美国自己良心发现。对俄罗斯而言,尽管老对手的核武库规模远低于冷战,但依旧需要自己不惜血本地维护本国核武库,才能保证现有的平衡。对中国而言就另当别论了,毕竟解放军所面临的,是一条核常兼备的均衡之路,所以适当数量的核弹、先进的拦截/投送技术,意义远超过一味提升核弹数量。

此文章由海外华人同盟资讯主篇为您精心报导。如果喜欢我们的文章,记得按赞和分享哦!我们的专页将每日不定时更新,以取得最新资讯与大家分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