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侦7与无侦8堪称“绝配”:几千公里内“大型海上目标”无处遁形

在第十三届珠海航展上,中国空军除展出了以WZ-8型火箭动力无人机为典型代表的、承担战场监视和精密标定任务的战术级无人侦察机,还首次展出了神秘的、在军迷群体里流传了很长时间、但从来没有被官方正式承认过、处于高度保密状态的WZ-7型战略级无人侦察机。

相比WZ-8那“高空高速”的设计外观,WZ-7的外形显得中规中矩,采用了典型的高空、低速无人机设计和特殊的搭接翼设计,但是相信大家最津津乐道的,还是WZ-7型无人机在公开之前,被军迷群体起的“外号”:和美国RQ-4“全球鹰”相对应的“全村鹰”。那么,这架终于公开的“全村鹰”,到底具备怎样的技术性能,和WZ-8又是怎样配合作战的呢?

我们首先明确WZ-7型飞机的基本技术性能好了,作为有效的参考,我们可以用美军的RQ-4“全球鹰”无人机作为对照:美“全球鹰”无人机,机身长度大约为14.5米,采用平直机翼设计,翼展39.9米,机身高度4.7米,机体空重约为3.8吨,最大起飞重量超过14.5吨,最大有效任务载荷可达1吨以上。从飞行能力上来说,RQ-4“全球鹰”无人机是一种大型、战略级无人侦察机,飞行速度不快,仅有不到600千米/时,但飞行距离极远,滞空时间极长,它曾在2001年4月份创下了从美国爱德华兹空军基地越洋直飞澳大利亚的滞空时间纪录,连续在空飞行了22个小时,航程超过10000千米。因此,毫无疑问,RQ-4型无人战略侦察机,可以被称为大型无人机的“标杆”。

而相比之下,此次展出的中国空军的WZ-7型无人机,在机体尺寸、飞行性能上,可能要比RQ-4“全球鹰”无人机要稍微弱一些:从机体尺寸上,它的机身长度要比“全球鹰”小一些,目测长度在10到12米左右,翼展不到30米,机身高度在4米左右,估计机体空重也要比RQ-4小一些,相应地,WZ-7型无人战略侦察机的最大起飞重量也就没有RQ-4那么大,可能在10到12吨上下,最大有效任务载荷不到1吨。再从飞行能力上来说,相比RQ-4安装有一台高效率的AE3007型小推力涡轮风扇发动机,暂不清楚咱们的WZ-7的动力系统为何,可能是国产的WS-11小推力涡扇发动机,也有可能是进口的AI-222-25型小推力涡扇发动机,总体性能比AE3007略差;这也让WZ-7在巡航速度一定的情况下,估计飞行距离和在空时间相比RQ-4型无人机存在一定的技术差距,尽管此次珠海航展上,中国空军对WZ-7的飞行性能、任务数据等都讳莫如深,但个人估算,它的最大飞行距离约为10000千米,在空时间不到20个小时。

因此,从总体性能上来说,相比作为“标杆”的RQ-4“全球鹰”,咱们自己的WZ-7一方面主要受限于动力组,一方面受限于空军提出的相关要求,估计相比RQ-4还是存在一定的技术差距的,但考虑到中美两国空军面临的战略使命、战术任务的不同,这种技术差距也是可以接受的。

相比飞行性能,无论是RQ-4“全球鹰”还是WZ-7“全村鹰”,最关键的当属它们的任务模块配置与性能。还是先从RQ-4型无人机来说吧,根据美军公布的有关情况,RQ-4“全球鹰”的任务载荷分为如下几个部分:首先是主动射频探测模块,被雷神公司称为所谓的“整体态势感知模组”(ISS),它包括一部侧扫合成孔径雷达,一部位于机身头部的光电(EO)和红外(IR)探测单元,同类的装备往往是用在U-2S战略侦察机上的。它可以提供如下几个工作模式,一是广域搜索模式,探测范围可达100千米以上,足以辨别重型卡车队列之类的地面移动目标,二是精密搜索模式,探测距离有所缩短,但可以分辨出单个重型卡车大小的目标,探测距离在50千米以上,三是高分辨率模式,在这一模式下可由合成孔径雷达和光学红外摄像机共同工作,最高分辨率在1米以下。RQ-4“全球鹰”的主动射频探测模块是它的任务基础。

其次是信息传输模块,被雷神公司称为“任务控制模组”(MCE),它包括地面控制台站,地面维修台站,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全球鹰”无人机上的几个信息传输分系统,一是Link16数据链,这是美国海空军通用战术数据链,“全球鹰”可通过这一数据链与空、海军的战略战术飞机进行信息直传;二是一部Ku波段卫星通讯天线,由于“全球鹰”具备全球任务能力,无法使用微波直控的方式来遥控飞机,因此必须通过卫通天线来确保它的地面遥控;三是一部通用的微波直控系统,用于视距内的无人机操纵。信息传输模块是确保RQ-4型无人机探测到的情报信息能直接服务于战场态势感知的重要条件。

而WZ-7作为中国空军装备的同类无人侦察机,毫无疑问它的任务模块和RQ-4“全球鹰”应当不会有太大的区别:在主动射频探测模块上,WZ-7型无人侦察机机身两侧应当安装有合成孔径雷达天线,与RQ-4安装的侧扫式合成孔径雷达没有明显区别,且机身同步同样可见多个红外、电视成像探头,昭示出它也具备通过多种方式进行战场监视的能力。当然,由于各种原因,我们并不清楚WZ-7以上探测模块的具体技术性能,但考虑到WZ-7和RQ-4的机体差距并不大,这两种无人机在主动射频系统上的探测性能应当无明显差距。

在信息传输模块上,我们明显可见,WZ-7型无人机的机身头部有类似于RQ-4的隆起,且似乎安装有一块透波蒙皮,按照RQ-4的机身设备分布,在这里主要安装有Ku波段卫通天线,毕竟卫通天线需要高增益,要尽量提高阵面面积,就必须使用大型碟状天线,这种天线也只能安装在无人机的机头部位。从这个角度来分析,WZ-7型无人机的信息传输能力,估计和RQ-4“全球鹰”同样没有明显的技术差距,具备图像信号实时回传、战术数据链战场组网和使用卫通天线进行超视距远程遥控遥测的能力。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可以明确,WZ-7型无人侦察机和美RQ-4“全球鹰”一样,是一种大型战略级无人侦察机,具备极强的对海、对地广域搜索能力,二者的定位应当也是基本类似的。那么,WZ-7大型无人机,和它旁边的WZ-8小型无人机,二者的任务有何区别,是怎样混合作战的呢?

其实,WZ-7和WZ-8的区别,就区别在“战略级无人机”和“战术级无人机”上,按照各主要军事强国对无人机的分类:战略级无人机往往具备长航时能力,安装有相当完备的态势感知和电磁支援工作单元,既可以使用侧扫合成孔径雷达、红外电视通道探测系统等,承担态势感知任务,还可以使用短基线甚至长基线干涉系统进行电磁信号测向,截获甚至侦听对方的战场通讯。由于在空时间长,探测设备完善,可使用卫通天线回传信号,战略级无人机的战场监视面积一般都相当巨大,一次出动可对数十万平方千米的区域实施持续侦察监视,对战区级单位进行广域搜索,顾名思义被称为“战略级无人机”。

而从战役战术级无人机的性能来看,这两种无人机尽管也具备一定的长航时能力或侦察监控能力,但一方面,它的长航时性能是不如大型战略无人机的,同时,其任务载荷、探测能力相比战略级无人机是相对不足的,毕竟其体积比较小、机内空间也比较局促,较难安装足够面积的侧扫雷达阵列,也较难安装卫通天线;又比如一些更小型的无人机,如用于给远程火箭炮或炮兵指示目标的无人机,如美军旅属骑兵中队的RQ-7“云影”无人机,该型无人机的探测能力和通讯能力只能满足对战术纵深的侦察要求,这都是战术级无人机。

在明确了战略级无人机和战术级无人机的区别后,WZ-7和WZ-8的区别也就不难理解了:前者作为战略级无人机,负责部署在战区上空,对海域或陆域进行长时间的扫描监视,估计一次出动可以监视边长百余千米到数百千米的广大地域,但其不具备、或空军不打算赋予其实施精密标定的能力,只承担对重要目标实施概略探测的能力。等到WZ-7探测到目标的大致方位后,再由WZ-8出马,使用其快进快出的任务剖面,释放后迅速划过天际,对目标实施精密标定,然后掉头返回机场,随后才是我军的联合海空火力突击。总而言之,尽管外形大相径庭,任务也有一定的区别,但WZ-7和WZ-8作为当前中国空军装备的两种先进的无人侦察机,它们互相配合,必将成为新时代中国空军无人侦察机的“双雄”。

此文章由海外华人同盟资讯主篇为您精心报导。如果喜欢我们的文章,记得按赞和分享哦!我们的专页将每日不定时更新,以取得最新资讯与大家分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