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未来AIP潜艇韩国造?五个竞标国吓跑了四个,韩国成唯一赢家

想要实现印度洋变成自家“后花园”的宏伟目标,印度除了在大型水面舰艇上发力外,构建一支强大的水下力量也同样重要。印度海军斥资4300亿卢比在本土建造6艘AIP常规潜艇的计划陷入困境。一度领先的德国蒂森克虏伯公司表示一些招标要求过于苛刻,愤然退出,韩国将成唯一竞标者。

今年7月,印度政府正式批准了拖延近10年之久的海军“75”项目,即为印度海军购置6艘新型柴电潜艇,项目代号“P-75India”,总耗资达5000亿卢比(约合70亿美元)。不过,对于国防工业技术薄弱的印度来说,建造AIP潜艇将是一条充满曲折的漫漫长路。因而,印度再次选择了捷径,决定依靠国外技术,发展本国AIP潜艇项目。

据印度《经济时报》9月9日报道称,印度海军6艘AIP潜艇项目再次陷入僵局。据悉,参与此次竞标的德国蒂森克虏伯集团,对印度政府提出的相关苛刻条件心生不满。他们称,如若印度政府一再坚持之前的要求,蒂森克虏伯集团将退出竞标。坏消息传来的同时,人们又将目光放到另一家竞标公司,即韩国大宇造船和海洋工程集团。他们分析称,如果德国一旦退出,大宇集团将会成为唯一的竞标者。

按照项目要求,新型潜艇需要具备优异的隐身性能,能够显著抑制噪声和声信号传播的能力;需要配备AIP系统(不依赖空气推进动力装置),提高水下续航能力和作战范围;除了执行常规的反舰作战外,新型潜艇还需具备垂直对陆打击能力,即能配备“布拉莫斯”巡航导弹。项目批准过后,印度国防部向拉森图博造船厂交付了招标计划书,由该厂负责具体项目执行与国外竞标公司洽谈等事宜。

招标计划书发出后,随即引来了多国的竞标,这其中就包括瑞典萨博集团、德国蒂森克虏伯集团、法国DCNS公司、俄罗斯红宝石中央设计局以及韩国大宇集团。但令人疑惑的是,当招标计划进行不久后,俄罗斯、瑞典和法国声称项目竞标不公平,愤而继选择退出。只剩下德国蒂森克虏伯集团和韩国大宇集团入围第二轮外,而现如今,德国蒂森克虏伯集团也同样面临去留问题,而究其原因,则是在这背后印度政府所提出的苛刻条件。

首先在潜艇建造上,印度政府提出规定,如第一艘潜艇的零部件本土化率必须达到45%,截止第六艘潜艇时,零部件本土化率要提高至60%。其次,所有潜艇的建造工作,将在印度国内的拉森图博造船厂展开。印度政府为此提出要求称,在此过程中,中标公司必须承担“几乎无限”的责任。换言之,如果在建造工作中,一旦发生任何事故,只要责任一方不在印度,那么中标公司必须要担责。最后则是项目经费问题,6艘AIP潜艇耗资总计5000亿卢比,但依照目前情况来看,这一数额已经降低到4300亿卢比(约合57亿美元)。预算太过于低,预示着产生的收益相应减少,因而,这就使得其他等国竞标公司相继推出。同样,这些也成为了蒂森克虏伯集团继续同印度合作下去的拦路虎。 尽管印度AIP潜艇项目充满诱惑力,但这对于蒂森克虏伯集团而言,并不会产生利害冲突,毕竟他们是商人,而不是来印度进行“扶贫”工作。但这对于韩国大宇集团来说,不可谓不是一个好消息。如果一旦拿下这项订单,将会标志着韩国潜艇继出口印尼后,再下一城。而反观韩国的军工出口惯例和潜艇技术,或许对得上印度政府的胃口。

韩国潜艇技术的起点,要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当年正值“汉江奇迹”的巅峰时期,不论是韩国政府还是普通民众层面,可谓是自信满满。但在军事上,韩国却面临着半岛北方,在水下方向上不断袭来的战略压力。鉴于此,韩国决定发展潜艇部队,1980年,韩国与意大利达成军事采购协议,出资购买了8艘SX-756型袖珍潜艇。该型潜艇排水量75吨,最大下潜深度40米,艇上没有配备鱼雷发射管,只是用于执行输送人员和布设水雷等任务。正是在此基础上,韩国仿制建造了“海豚”级潜艇,但韩国并不会仅限于此,于是,它又把目光转向了位于西欧的德国。

1985年,韩国与德国达成合作,耗资近30亿美元,采购了9艘1400吨级的德制209型潜艇,韩国将其命名为“张保皋”级。该艇的加入,使得韩国拥有了第一级真正意义上的作战潜艇。同样,德国的技术转让,也为韩国后续的潜艇发展和出口打下了基础。进入21世纪后,韩国又耗资43.2亿美元,向德国购置了9艘1800吨级的214型潜艇,韩国将其命名为“孙元一”级。该艇动力系统所配备的AIP技术,让韩国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针对AIP技术的研究和逆向仿制工作,随之紧锣密鼓的展开。

2006年,韩国政府又启动了3000吨级的“KSS-3”潜艇项目。而其成果就是于2018年9月,在庆尚南道大宇集团玉浦造船厂下水的“岛山安昌浩”号。该艇最大排水量达3750吨,水下续航时间达3周左右,水下最大航速20节。按照韩方宣称,该艇的国产化率已经达到70%左右,但在关键技术领域,诸如AIP系统、火控系统、水面感知设备、声呐探测装置等领域,依旧依赖于西方国家的技术。故而说到底,该艇可以视作是对214型潜艇的拉长放大版本。唯一的亮点在于,该艇配备了6具垂发装置,可以配备射程500公里的玄武-2B弹道导弹,以及射程1500公里的玄武-3C巡航导弹。这对韩国的水下战略打击力量着实有一定的提升,但在东北亚地区来说,这些可以理解为聊胜于无。

2018年底,韩国国防采办项目管理局对外宣称,韩国已经掌握了有关新型锂离子电池技术,生产则由三星SDI公司具体负责。据悉,采用新型锂电池的潜艇,水下续航时间与采用铅酸电池的同类潜艇相比,将会提升近一倍多。他们还声称,新型锂电池将会应用到“KSS-3”型潜艇上,至于效果如何,至今都没有一个确切的定论。但可以肯定的是,素来喜欢打肿脸充胖子的韩国,一定在这其中掺杂了不少水分。

近年来,韩印之间的军事合作可谓是日渐升温, 特别是在K-9自行火炮项目上,韩国以低廉的价格、相关技术转让、以及良好的售后服务,赢得了印度政府和军方的青睐。如果此次德国蒂森克虏伯公司退出后,韩国很有可能获得印度6艘AIP潜艇的大单。但这其中,也充满了许多不稳定的因素,首先是AIP技术,尽管韩方宣称已经掌握了相关技术,但问题的根本在于,韩国的AIP技术根本不如德国。韩国的AIP技术能否被印度军方瞧上,依旧充满悬念。而按照印度政府的规定,所有AIP技术必须通过验收后,看是否符合预期,方可才能配备潜艇使用。

其次,韩国潜艇的其他核心技术,依然掌控在西方国家手中。潜艇能否如愿以偿的出口到印度,韩国还得经过他们的批准,而这,同样存在不确定性。毕竟,同K-9自行火炮相比,潜艇的核心技术和利润空间,则更为重要。

此文章由海外华人同盟资讯主篇为您精心报导。如果喜欢我们的文章,记得按赞和分享哦!我们的专页将每日不定时更新,以取得最新资讯与大家分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