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五角大楼准备解密并展示机密太空武器,因阿富汗危机被暂时搁置

据《防务快报》网站2021年8月20日报道,几个月来,美国国防部的高级官员一直在致力于解密一个秘密空间武器项目的存在,并对其进行能力演示。

消息人士称,这项工作正由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约翰·海顿(John Hyten)将军发起,目前已接近完成。有人称,这项反卫星技术原计划在2021年美国国家太空研讨会上揭晓。

然而,阿富汗危机导致这一计划暂时搁置。消息人士解释说,解密如此敏感的技术需要得到国家情报局局长艾薇儿·海恩斯(Avril Haines)的同意,还需要美国总统的赞同。由于国家安全机构将所有精力暂时都指向阿富汗喀布尔,这一解密计划肯定会被推迟。当然,在未经授意之前,一切都是未知数。

文章称,长期以来,该系统一直披着秘密的面纱,这一计划非常机密,只有极少数美国政府领导人知道此项目。虽然目前还不清楚到底会披露什么样的能力,但内部人士表示,披露的内容可能包括真实能力演示,展示一种主动防御能力,以削弱或摧毁目标卫星和/或航天器所具备的能力。

文章指出,自去年以来,这一计划是一直在讨论的问题,当时特朗普政府的官员将披露这项技术视为创建太空司令部和太空部队所达到的一个顶点。该项目原计划在2020年的太空研讨会上宣布,但因为2019年暴发的新冠大流行而被迫推迟。拜登政府上任后,也对该计划的进展情况进行了重新评估。

专家推测,演示中可能使用的武器包括用于致盲敌方侦察卫星的陆基移动激光器或某些军用卫星上用的机载近距离触发射频干扰机,甚至是一种高功率微波系统,可以摧毁机动卫星上携带的电子设备。然而,一些专家和前政府官员表示,这一计划可能不涉及陆基动能拦截器,美国已经在2008年的成功击落一颗失效卫星的“燃霜行动”时展示了这一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太空部队的二把手最近预示了有关国家安全空间相关事物解密的一个争论动向,这场多方面和复杂的争论使国防部和情报界的支持者与传统保密文化的拥护者形成强大反差。

美国太空部队副指挥官汤普森将军出席在7月28日米切尔研究所(Mitchell Institute)举行的一次活动中回答了有关过度保密的问题时说:“这绝对是一个真正的问题,我希望我们在这方面能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但我们项目还没有。这是一项更广泛活动的一部分,我们必须解决这一问题。我认为我们即将迈出几个重要的步骤。”

文章指出,事实上,汤普森将军只评论了一部分,这些评论都是在高级军事太空官员的演讲或采访中悄悄地提到了,这些官员一直在推动解密高端系统,此前数年来一直在不断强化这一问题。一份由高级官员、国防部文职领导人和国会主要议员组成的名单多年来一直认为,过度保密正在损害向立法者、公众和盟国/伙伴国传达日益增长的外国反太空威胁的能力,以及与工业和外国合作伙伴合作以降低这些威胁的能力。

消息人士说,约翰·海顿仍然是新的反太空能力解密演示的最大支持者。多年来,海顿将军一直认为不可能用隐形武器威慑对手,他呼吁应以更快的速度解密美军新太空系统。

2021年1月22日,海顿将军对美国国家安全太空协会(NSSA)说:“在太空中,我们对所有东西都过度保密。在保密的世界里,威慑是不会发生的。威慑并非暗箱操作,威慑发生在让敌人认知并胆怯的领域。”

文章称,美国军方倾向于关注两种不同类型的威慑,包括在太空领域降低美国能力的脆弱性(即建立恢复力/重建/被动保护)和通过进攻性打击来进行惩罚性军事反应。介于两者之间的是“主动防御”。主动太空防御包括采取行动,消除对友军太空部队和太空能力的迫在眉睫的太空控制威胁。

一位前国防部高级官员试图解释说:“美国进攻性反太空能力的目的与太空无关,这与保护美军地面部队有关。”美国恢复力的目的是继续向地面部队提供任务能力,主动太空防御的目的是保护太空中的卫星。”

此文章由海外华人同盟资讯主篇为您精心报导。如果喜欢我们的文章,记得按赞和分享哦!我们的专页将每日不定时更新,以取得最新资讯与大家分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