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战斗机怎么刷油漆?这是一门大学问,近看要养眼,远看要隐身

武器的漂亮外形和威武的涂装也是战斗力,这已经是大家的广泛共识。正如李白的诗句“我见楼船壮心目,颇似龙骧下三蜀。”生动描述了外表的观感对主观心情和意志的巨大影响力。包括设计外形和涂装在内,武器装备所构成的威武雄壮气势,对提升战斗部队乃至整个国民的士气与信心,都起着不可低估的作用。

近几年,中国空军的歼-16和歼-10C战机,以一种低可视的灰色涂装呈现在网络与各种媒体上。从中远距离上看,这种灰色涂装达到了低可视化的目标,与天空背景融为一体,可以形成视觉伪装。在近距离下,低可视灰色涂装的机身上的空军军徽和战术编号都尽量做到模糊,加强了飞机的低可视化程度。

目前,西方空军的三代机也采用低可视涂装,但依然保留各种鲜艳标识,在近视距条件下,其机徽、战术编号以及部队徽章等构成了比较丰富的内容。对机徽、战术编号以及部队徽章标识的取舍,中国和西方空军似乎有不同的看法。

北约空军认为,战机涂装应该在中远距离具有低可视效果,近距离内则给人以赏心悦目的观感。也就是远看要隐身,近看要养眼。这是欧美空军数十年来历经众多实战反复检验、不断修改完善所形成的涂装要求,包括各部队具有自身特色的徽章,这已经构成了一种独特的文化传承,逐渐成为空军系统化和规范化的操作。而我军在这方面,一是看法迥异,二是还积淀不够,尤其还要受到一些似是而非的奇怪理由所干扰(这个放到后面再说)。

关于战斗机涂装的一般规律,经过了几个对比明显的时代。例如早期是歼-6战机和轰-6轰炸机,通常直接使用铝合金原色,这是为了应对早打大打,打核战争的战略思想,金属原色对核爆炸的光辐射反射率最高。而到了歼-7和歼-8战斗机时代,其外表油漆要涂成一种耀眼漂亮的纯白色,这种纯白色涂装,其实属于高空高速飞机的伪装色,在一万五千米以上飞行,白色是最好的伪装色。

中国在90年代初从俄罗斯进口的苏-27SK战机采用了上深下浅的一体化双色涂装,深灰色增强全天候隐蔽性并降低太阳反光,下方的浅灰用以降低与背景的对比度。

这是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著名的“霹雳中队”。装备俄制苏-30MKK战机,涂装很有个性,采用了一种粉红色和绿色相间的迷彩涂装,非常梦幻,有点像美英战机的“蒙巴顿”涂装。不过,这种涂装只是一种伪装色。只有在特定背景和角度下,才呈现明显的粉红色,大多数情况下飞机是接近灰色的。

霹雳中队以前隶属于空18师54团,这个团是中国空军列装俄制苏-30MKK战机的三大王牌团之一。也是空军专业“假想敌”部队之一,主要用来模仿印度的苏-30MKI,越南的苏30MK2V,以及美军的F-15战机。

现在的战斗机涂装又有了新的变化,目前一般要采用浅灰色为主,而且要尽量少用界限分明的长直线图案,以不规则的渐变形成明暗变化,达到在中远距离下的低可视化效果。战机的机徽、战术编号以及部队徽章都分布在机身和垂尾两侧,部队自己的个性化徽章往往采用对比鲜艳的颜色精心绘制,而且是战机涂装中最精彩的部分。

美国在作战飞机色彩隐蔽性研究方面投入最大。根据美国航空兵装备技术研究的结果,活动于中、低空的战术飞机,比较适合采用浅灰色,活动于中、高空的飞机上表面可用偏深的灰色以削弱反光,高空侦察机可以采用纯黑色以便利用太空背景隐蔽。

因此美国空军广泛应用的浅色调战斗机涂装,大都是根据所处地区的具体条件,分别选择2-3种不同色度的灰色组合,通过圆滑连接的色块破坏飞机的轮廓,雷达罩则与机体同色。苏联空军早期战斗机采用了绿色雷达罩,但前线战斗机为增加隐蔽性也很快开始采用灰或白色雷达罩,空优战斗机也是按照上深下浅的碎块迷彩,或上灰下蓝的双色涂装,雷达罩则采用环境适应性好的深灰或月白色。

战机徽章的构图一般要比较紧凑,呈现圆形或盾形,由于徽章面积不大,所以虽然颜色鲜艳,但并不影响中远距离的视觉模糊和隐身。另外,有些战机会在垂尾末端和发动机进气口绘有细碎的图案,组成装饰边条,起到了很好的养眼效果。

当然,战斗机涂装的颜色之间的搭配,是一项专门的学问和积累,巴铁在这方面似乎就深得美帝的真传。同样是中国研制的战机,枭龙战机不一样的涂装就立刻给人以耳目一新之感。

如图,我国海军歼-15舰载机的机身和垂尾处绘有“飞鲨”的造型,结合座舱下方的海军军旗及低可视浅灰色涂装,可以说是一个难得的涂装优秀作品,体现出新兴的舰载机部队一种强烈的进取之心。

在21世纪初,中国空军有三支公认的最精锐力量——空1师,空2师以及空军试验训练飞行中心,也都曾设计了本部队的个性徽章,这些徽章都非常经典,体现了设计者不俗的功底。

非常遗憾的是,在2005年,空军各部队纷纷取消了个性徽章的涂装。直到十年以后,近年来空军的个性徽章似乎又有回归的趋势。原空33师和44师的部队就分别在本单位的歼-11、歼-10战机的垂尾及座舱两侧,绘有醒目的雄鹰造型。也许是为了显示出个性,这两种雄鹰造型都比较粗犷威猛,尤其是原空33师的徽章设计,把数字33巧妙地融入了雄鹰的图案,可谓是别具匠心。

然而,由于这些徽章都采用了单一的亮色,且图案面积都比较大,似乎对中远视距的视觉隐身会产生不利影响。如果能使徽章图案更紧凑一些,再减少尺寸,并采用多种颜色的搭配进行精细化构图,也许会获得更好的效果。

作为以鼓励竞争,张扬个性,荣誉至上为特征的空军部队,再拿死板的保密为由,禁止部队展示个性徽章的做法,实在是有些不合时宜了(实际上,即使没有个性涂装也很难靠这个保密),因为能够看到部队徽章,说明飞机机型、数量等都已不是秘密。

举个例子,如果我们在敏感地区派出的是一支王牌部队,那么显然是为了震慑对手,亮出部队的徽章只会加强这种震慑效果。如果派出的是一支部队,那很可能是为了迷惑对手,被看到徽章也没什么不妥。只是在目前高强度实战化训练的当下,恐怕已很难找到“辣鸡”部队了。所以今后可以让每个空军旅都能逐步形成自己的个性化徽章。

还是回到具体的涂装,或者我们也不一定完全按照欧美的套路,而是应该从中国所特有的文化符号如水墨画、汉字、印章中去汲取养分、寻找灵感,创造出即符合空战技战术要求,又清新脱俗、具有我军特色的战机涂装,这也彰显出一种文化的自信。各位有此方面专长的军迷是否有兴趣一试身手,发挥一下创作的激情呢!

此文章由海外华人同盟资讯主篇为您精心报导。如果喜欢我们的文章,记得按赞和分享哦!我们的专页将每日不定时更新,以取得最新资讯与大家分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