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方将派人入境核查!”中国一出手就是绝杀

4月13日,日本政府正式决定在对核污水进行一定处置之后便直接排入太平洋。

中国在日本正式做出这一决定之后便密切关注这一问题。

4月15日,外交部部长助理吴江浩正式召见日本驻华大使垂秀夫,就日本政府打算将核污水排入太平洋仪式同日本进行交涉。

吴江浩已经明确向日本驻华大使表明中国立场,中国坚决反对这种行为。

吴江浩表明中国态度

吴江浩指出,中方强烈敦促日方认清自身责任,秉持科学态度,履行国际义务。

一是重新审视福岛核电站事故废水处置问题,收回排放入海错误决定;

二是在国际机构框架下成立包括中国专家在内的联合技术工作组,确保核废水处置问题严格接受国际评估、核查和监督;

三是在同利益攸关方和国际机构协商一致之前,不得擅自启动核废水排海。

中方将继续同国际社会一道,密切关注事态发展,保留作出进一步反应的权利。

中国本次态度坚决

在中国外交史上,中国外交部直接召见各国驻华大使实属少见,这一次也可以看出中国确实是十分关注这一事件。

对此中国中日关系史学会副会长吕小庆则表示,日本如何处理核污水问题是日本的内政问题,但是如果日本要将核污水排入海洋,它便成了国际问题。

日本想要排放核污水,必须要由中国等多个有能力的国家派出专家组成调查组,对核污水进行核实之后,确认安全情况下才可以进行排放。

吕小庆提出必须要中方派出专家入境核查后,日本政府万万没想到,中国一出手就是绝杀。

在日本提出要将核污水排除太平洋之后,大部分西方国家都是保持沉默态度,在面对有可能产生的海洋污染,中国在最关键时刻必须挺身而出,不得放任日本做出危险性行动。

日本政府应该慎重考虑

日本政府为了对外证明将核污水排入太平洋这一决定的正当性,如今正在编造“日本核污水可以饮用”等各种谎言来欺骗世界民众。

可以预见的是在日本排放核污水之后,中国周边海域也会很快受到污染,这将会直接关系到中国民众生命安全,中国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如果日本不对这一举动进行调整,中国接下来将会继续采取行动反对日本做法,日本必须要引以为重。

赵立坚转发了一幅画,日本急了竟抗议要求删帖

日本政府,今天急了、急了!

这个事儿,要从日本政府不顾人类的生存、不顾地球的未来向大海排放核废水说起。

4月20日,为了表达对日本政府的强烈谴责与讽刺,我国青岛一个90后画师@一个热爱学习的男孩 在微博上发布一幅浮世绘风格的画作《神奈氚冲浪里》,被网友称为“辐世绘”。

而这幅画作,是改编自日本画家葛饰北斋在19世纪初创作的一幅彩色浮世绘作品《神奈川冲浪里》。

这幅日本的知名画作展示的是日本神奈川附近海域波涛汹涌,波浪中有三条奋进的船只,英勇的船员们正为了生存而与大自然搏斗,整幅画表现了人们无惧艰难险阻,勇往直前的大无畏精神。

葛饰北斋试图传递的“大无畏”精神,却在日本政府这变了味儿。“神奈氚”与“神奈川”一字之差,氚是核废水中主要的放射性元素,可以说是强烈的表达了画师想要表达的莫大讽刺。

在《神奈氚冲浪里》,云朵变成了象征坟墓和死亡的十字架。波涛汹涌的海浪化成了变异的海洋生物、畸形的婴儿和人类手指。

富士山变成了一座高耸的核电站烟囱,舢板载着一桶桶充满着放射性元素氚的核废水,数名被防护服紧紧包裹的工作人员,将它们一桶接一桶地倒进大海。

两只舢板上各有四名衣着整齐打着领带的人齐刷刷地弯腰鞠躬,代表着日本政府的“躬匠精神”。多大的罪过,不是一个道歉不能解决的?

@一个热爱学习的男孩 声称“作为一个在海边出生的孩子,我也觉得特别难过,想要做点什么表达一下。”他之所以创作这幅画,也是想通模仿《神奈川冲浪》,引起大家的反思。他想要通过这幅画传递出的核心信息是:日本政府不该把核污染水一倒了之,否则全人类所面临的后果将和画中一样。

这幅画作也引起了我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的关注,4月26日,他在推特上转发了原作和中国画师的作品并写道:“中国的插画师重新创作了日本画作《神奈川冲浪里》。如果原作者葛饰北斋现在还活着,他也会非常关心日本核废水问题。”

然而,出乎意外的是,日本政府居然直接被赵立坚的这条推文给破防了。

注:“破防”原意是指游戏中即“破除对方防御”的简称,约等于“提升对对手的伤害”。一般来说破防值越高,对对方的造成伤害值越大。

就在昨天,日本外务副大臣佐藤正久急了,非常急,甚至于暴露了一个秘密。佐藤正久在其个人推特上转发赵立坚的这条推文并回复说:“再怎么样的‘战狼外交’,这种形式也太低级了。以污染日本传统文化的方式来表达对处理核废水的抗议,无论如何都是不可接受的。日本政府也必须提出严正抗议。”

从佐藤正久的这条帖子,我们当然首先感受到的是日本政府高官的气急败坏。因为,这个画师还有我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极其巧妙的用日本“引以为豪”的文化来揭露日本的虚伪、邪恶。

其次,我们在佐藤正久的推文中发现了“战狼”这两个字,这两个被中国公知所用来集中攻击我国家外交的字。

现在我们可以明白,原来在“战狼”背后果然是“内外联动”——中国公知和其背后的外国主子的联动。

如果说日本外务副大臣佐藤正久以个人身份在社交媒体上被破防了,并不算日本政府的被破防的话,那么接下来就是日本政府被赵立坚的一条推文给破防了。

昨天的记者会上,日本外相茂木敏充以外相的身份回应了赵立坚的推文,其公开声称:“对于发言人级别的人在推特上的推文,外务大臣本不会一一回应,但对这次事件,已立即通过外交途径进行了严重抗议,要求其删帖。

日本外相居然要通外交渠道要求中国的外交官删除社交媒体上的帖子!“言论自由”不是日本挂在嘴上的吗?日本政府可以向大海排核废水,却要堵住中国外交官的嘴不让说?

有网民就感叹说:这日本政府该有怀念当年的大清和民国政府啊!

我们再来欣赏一些网民的精彩评论。有网友直接“破防了”。

airai-s:戳鬼子肺管子了

酒粥壹桶II:这幅画直接把鬼子给整破防了

万里江天霜:难,这幅画太好了。直接把日本人的精神家园给炸了[笑cry]

Jc-余:其实往“根”打击才是最让人破防的,像乌合麒麟的“羔羊”,和这次的浮世绘,要攻击文化层面的

有网友发现“战狼”这个攻击我国外交的来历了。

岿岿然:为什么战狼外交这个词最开始是国内的公知用的,然后西方和日本都开始用了…

眼熟id:[doge][doge][doge][doge]战狼外交这个词,真是内外联动啊

王仲庸:你看你看,鬼子原形毕露了吧,“战狼外交”之类的战狼PTSD症状词汇后面要是没有鬼子的推手才怪。

原大吉:我一开始讨厌恨国喊小粉红,现在我觉得这个词是对我在家国立场上的最高赞誉。我一开始也不喜欢被人嘲讽战狼,现在看到敌人们恼羞成怒的样子,我越发觉得这个词是如此的亲切

有网友直接批判日本政府的无耻与邪恶嘴脸。

九三式水中听音机:哎,你不是说排的“处理水”没有问题吗?那怎么图画里画你们的正常合理的行为,你们怎么会破防?是不是你自己心里也知道这“处理水”是有问题的?

旧光侵尘-寻找应瑞中:继乌合麒麟破坏中日邦交之后,又一画师罪名出现啦,而且是太君自己承认的友邦惊诧[笑哈哈]

呼呼狐狐:你鬼子杀人放火人体实验想玩种族灭绝坏事做尽,现在又要毁了海洋乃至全球生态系统,可以。我说出来,不行。凭什么?现在不是1937。

偶然卖萌:果然只有魔法才能打败魔法,正常人类的语言他们听不明白。

笔者想说的是:越来越多的精英画师,站出来为国而战!这就是自信的象征!中国,再不是日本政府所怀念的大清与民国了!

日本公开宣城要把核废水导入太平洋,鬼子为什么可以轻松反人类?

最近,全网都在声讨日本排放核污染废水,假如声讨有用的话,日本的靖国鬼社早就该被铲平了,何至于每年都为了政客拜鬼的事情搞出各种愤怒?

艾跃进教授以前在网上有过一个被称为过激的言论:把小日本灭了,当然后面他解释为要灭掉军国主义的日本。

大约日本外务部的狗粮撒得很足,这么多年来,日吹满地爬,拿了钱的有任务指标,没拿钱的总被日本人的那些花里胡哨的包装和宣传给迷惑了。

毕竟我们都是看着日本动漫长大的,也曾中过日剧的毒,所以很容易把他们想得太好了,总以为坏只是几个右翼分子政客的事,这个国家国民并没有错。

直到福岛核电站事故发生……

核岛事故其实并非偶然发生的,而是必然会产生的,因为在1号反应堆发生7级事故之前,东电就已经持续几十年针对福岛安全数据造假,并且早在2000年7月和11月,被实在看不下去的内部工程师给举报了。

举报信称从1987年开始,东电就在检修时发现设备有问题,但他们的处理办法就是修改数据。是的,跟小林制药、神户钢铁们作出了同样“正确”的选择:为了保护资本的利益,掩盖有可能发生重大灾难性事故的问题。

本来反应堆的供应商GE还帮忙隐瞒,后来GE自己也被吓到了,不得不出来当污点证人,指证东电。

东电被迫承认从1977年起,该公司总计在199次核电站定期检查中存在篡改数据,隐瞒安全隐患行为。此外,东京电力公司还隐瞒了多次核电站事故。

你以为只有现在日本才举国哗然吗?其实在十几年前,福岛事故还没发生,东电就以其恶劣行径被民众鄙视了。

你以为这样就能让东电妥协吗?那你就太小看东电在日本资本体系里的能量了。

在派出五位高级打工仔:董事长、社长、副社长、两位高级顾问集体辞职谢罪以后,东电依旧我行我素,坚持以躬匠精神当资本的敛财工具。

在明知道核反应堆问题多多,应该尽早退役,为了省钱,坚持使用到出事为止。

终于,在传统骚操作思想体系作用下,福岛核电站酿出了奇葩的7级事故。

上面这张图是东电负责人集体给受害者家属代表谢罪的新闻发布会现场,然而谢罪结束,没有任何人被惩罚。

当然,正如鞠躬下跪幅度大得连白色的兜裆裤都露出来了,形式感做得十足,所以表面上东电还是拉出了几个替死鬼出来接受审判,在拉出来示众一圈以后,又都给全部释放了。

一群人给一个国家,甚至是全世界闯了那么大的祸,为什么可以安然无恙?

直到现在,福岛的许多灾民都还流离失所,更别说当地以及周边的农民、渔民的生计受到的损害。

这些受害者何止过万?难道那么多人的愤怒都可以被无视?不是说好的民主国家,重视民心吗?

不是说好了日本人讲“羞耻心”,以麻烦别人为耻吗?

所以我们今天就要扒下日本民主和国民高素质的画皮!

一百多年前,非常了解日本的辜鸿铭说过:日本人的礼貌是很漂亮但没有香味的假花,只能远观,跟日本人相处越久,就越讨厌;中国人的礼貌是发自内心真实的感情,带着同情心和包容。

辜鸿铭把现象说得很清楚,但他没有说明其中的缘故,当然,也因为辜鸿铭先生虽然睿智,但并没能站在历史辩证唯物主义的高度来看这个问题。

日本从来都没有进入真正的文明时代,像亨廷顿这种浮于表面猎奇者强行把日本列为一个文明,这是太侮辱文明了。

日本一直以来都是非常的野蛮,但连猴子都知道人类社会是文明的,也心向往之,所以才有沐猴而冠。

日本就是那个猴子。在不自量力的单挑大唐被揍得鼻青脸肿以后,开始大量派出遣唐使学习中国儒家文化。居然还有人说要看唐宋得看日本,日本人学了大唐的贵族统治,学了中华的外形,把儒家文化里的思想禁锢,层层分封给学得烂熟,但对儒家精神里以“仁”为核心,民本精神却扔进了太平洋。

仁义礼智信里,假如没有仁这个根本,义就成了鲁莽残忍,礼就成了维持统治的桎梏,智就成了耍小聪明小手段,信就成了选择性的讲信用。

你看今天日本的一切很难理解的怪事,都可以从统治阶级丧失“仁”心去解释。

没有仁的儒家精神,可不就异化为变态的日本武士道精神吗?鼓励国民连自己的生命都不重视,你指望人家重视别人的生命?做什么梦!

当然,对中下层是让他们搞武士道精神的,你啥时候听说日本贵族们自己搞武士道?

二战日本眼看要失败,先喊出了“一亿玉碎”,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这就是泼皮无赖式的讹诈,告诉胜利方,你们上岛我就要派出1亿炮灰来跟你们血拼,你来吧!

后来美国人看到日本炮灰太吓人了,太平洋几个破岛搞蛙跳,美军死伤惨重,于是就往日本扔了两个原子弹。这下子把统治阶级吓坏了。

因为视别人的生命如草芥,忽悠他们武士道玉碎是一回事,真要接受自己被武士道玉碎的后果,那是另外一回事。原子弹落下玉石俱焚,即便当时死不了,以后也会接受被核污染永远折磨的命运,天潢贵胄们的“神血”鬼话也救不了他们,所以非常老实的接受了无条件投降。

*****

后来美国大兵全副武装来日本,这帮人本来在太平洋上领教过炮灰们同归于尽的本事,来的时候吓得两腿直哆嗦,谁知道人家自上而下的真心的欢迎美国爹爹,那叫一个好啊,连舔皮鞋的事都有大把人愿意做。

麦克阿瑟终于理解了日本统治阶级的本事了,于是放过了日本的战犯们,后来活跃在日本政治舞台上的政治家族,都是那些在中日战争里犯下了重罪的战犯的亲友,你说这样的日本他能同意批判自己战争罪行,真正反省吗?

这不是麦克阿瑟收了太多贿赂以后手软,而是美国奴隶主跟日本奴隶主之间,发自内心的惺惺相惜,说不定还有一点羡慕。

日本仆人把美国大兵们伺候得如此好,以致于美军惯有的犯罪都省下了,花姑娘主动送上,那照顾得叫一个无微不至,搞得美国大兵的美国老婆们集体反对,联合起来闹事,这才让麦克阿瑟消停了一点。

所谓麦克阿瑟肢解日本财阀,那更是无稽之谈。财阀们钱多的很,又发了战争的横财,假如就这样毫不掩饰的在贫困破败的国民中间炫耀,当时的红色帝国还在,日本共产主义者还保留了自己的力量,哪里会那么容易就跟你罢休,于是财阀们的财富从地上转入地下,为了让大家都有钱分,日本央行都尼玛是上市的。

央行到底应该承担怎样的使命?上市公司的第一要务是保护股东们的利益,你告诉我央行为啥能上市?所以为啥最后刺破日本泡沫经济的是日本央行行长,而且这位鲁莽的行长根本没跟财政部通气就擅自作出了决定,这背后到底有什么?

一切只可意会,因为我没有证据,当然,我也不敢有证据。

美国人占领了日本,连战犯都不处理,虽然有各种理由,但如果把真相讲出去,只怕全世界受到过法西斯日本迫害过的人民都不会同意。

那么美国“灯塔国”的形象就要蒙尘了,怎么办呢?刷一层民主的油漆呗。

于是在麦克阿瑟的主导下,包裹在“封建主义”、“军国主义”内核里的民主开始被到处贩卖。

看看,连美国人都看不下去了,忍不住跳出来大声讥讽,不过那时候还是特朗普在位,换了有经验的老政客拜登,那就好多了,媒体再也不会这么大嘴巴子了。

所以所谓的民主都是骗人的,看起来好看的,正如大吹特吹的工匠精神,无非是掩饰阶层固化,一个人世世代代被迫煮饭、捏寿司的谎言,为了让大家甘愿煮一辈子饭,选出来的吉祥物罢了。

所以日本人并非是不愿意麻烦别人,而是在等级社会里,上级是可以随意麻烦下级的,但下级麻烦上级,麻烦跟自己一样的人,那就是大大的罪过了。习惯在等级分明社会里谨守本分的人,只要能找到更弱的人,往往一瞬间各种野蛮残酷的行为都迸发出来,并非是因为生来变态,而是被压抑太久的发泄。

*****

战后日本的罪犯们,连带他们利用战争搜刮来的大笔赃款,都没有被清算,只是被很好的藏起来瓜分了,其中有一部分是用来贿赂美国爸爸的,因为收缴赃款是公账,分掉赃款那是自己的好处。

说到这里,你就很容易理解,为啥东电在危机关头,第一选择是要保护股东财产,那价值几个亿美金的核反应堆固然本该报废,但工匠精神们维护维护还能产生利润啊!

日本真正的主人,日本幕后的财阀们,是有源远流长的根基的,是跟着天皇们搞了上千年的老世家以及美国幕后的主人们。

东电的社长无非就是个高级打工仔,一条看门的老狗,狗要不先顾着自己主人的利益,跑去为本国,为世界的炮灰们打算,那早就被放进炖锅里做成了一锅狗肉煲。

于是选择了正确路线的犯罪分子们在假模式样的接受了审判以后,就被设法释放了。

正如《色戒》里戴着闪瞎狗眼大钻戒打牌的阔太太们说的:天皇头上还有个天。

天皇头上的天到底是什么?一个是隐藏在天皇身后的封建残余势力军国主义分子的魂,一个就是隐约操纵着东京地检来当刀子,随时可以拿出这帮人把柄的美帝。

日本根本不怕驻日美军,因为现在美国很难直接动用武力,他动的话,无非就是“一亿玉碎”再喊出来吓唬一次,但日本害怕东京地检,因为他们手里有大把政坛原子弹,可以精准瞄着日本真正的主人们轰炸。

从来没有被清算过的日本军国主义分子们,并非是因为美国上了当,而是人家需要这帮有原罪的人来控制整个国家,好当自己第一岛链上最乖的狗子。

*****

日本的耻文化,是下位者打扰了上位者而深以为耻,上位者把下位者看成是蝼蚁,垃圾,炮灰,他能觉得羞耻吗?

每回出事,日本必然有一批高级替罪羊出来鞠躬谢罪,然而谢罪过后依旧我行我素。

这个谢罪不是犯了错的人认为自己的行为给被害者造成了影响,良心受到折磨自发形成的,而是被幕后大佬们放到前台的狗子们,看到自己没看好家,给主子惹来了那么多麻烦,而受到的公开处刑。

鞠躬谢罪,然后继续那么做,因为做那些造假、人为造成核事故、往海里排放核废水本质上都是符合保护幕后老板利益的选择,所以没有错,错的是不该让大家都知道,而对此充满愤恨,所以要谢罪,道完歉就跟被洗礼了一样,又是个没事人了,该干嘛干嘛去。

日本的天皇认为自己是神的后裔,所以即便是做手术,都会用自己的血,凡人的血会污染到他的神性。日本的贵族身上多多少少都留着天皇系的血脉,所以他们也认为自己跟平民是两个物种。

美国人发财了可以认为自己是贵族,甚至种族歧视最严重的时候,有个黑人因为太有钱了,出于尊重财产的考虑,白人把她的种族给改白了,假装看不见人家的皮肤颜色。

但在日本并不存在这种事,日清集团的大小姐美智子嫁给天皇,因为出身平民,受尽了折磨和刁难,以致于立下遗嘱,死了不要跟明仁天皇葬在一起。

可见封建等级制度是如何的深入民心。

*****

菅义伟是平民出身的首相,遇到大事,贵公子属性的安倍就先退了,把排放核废水这种破事的锅扔给了他。为了安抚外界,东电还曾逼着这位倒霉的首相当众喝下“处理过”的核废水,但首相也不傻,口头上好话说尽了,就是坚决一口不喝。

据说日本为了安抚环太平洋国家,还提出过一个开着排污船把核污水排放到靠近渤海湾的方案,假如真的这么做了,核废水就很难影响到美国加拿大这些国家,而会对着中国,把环渤海湾一带给祸害了。

当然,在美国看来,这可能是最优的解决方案,但中国人民可能答应吗?

日本国内的利益也非铁板一块,比如说深受祸害的冲绳岛本地就开始举行抗议了,但小地方的地方势力发不大声音来,多数人选择无视。

日本国民难道都是傻子吗?不知道核废水排进大海对未来的危害有多大?当然知道,但他们其实内心深处也知道自己是炮灰,群体自我麻痹以后就会有个非常有意思的表现,只要大家同等受到损害,就认为这是公平合理的,没有人想为别人出头,除非大家都没事,目标对准他自己。

我在逼乎里看过很多在日本的同胞吐槽日本社会,彬彬有礼之下藏着的刻骨冷漠,小确幸里的自我麻醉。

这个国家只害怕精准打击到上层达官贵人的原子弹,根本不会在乎世界上任何人说什么,假如嗓门大了,人家就偷偷的排污,等你来谴责的时候,他派几个人跪下了诚恳的谢罪,然后告诉你,事情已经发生了,我无能为力。

谁再当日吹,请他天天去福岛旁边,喝处理过的核废水,吃当地纯天然的海鲜。

此文章由海外华人同盟资讯主篇为您精心报导。如果喜欢我们的文章,记得按赞和分享哦!我们的专页将每日不定时更新,以取得最新资讯与大家分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