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解放军对越作战真实内幕,令国人彻底醒悟

1949,对于斯大林来说,分裂的中国才是好中国,最符合苏联的利益,同样,我觉得,半死不活的毛熊才是好毛熊。历史不允许假设,否则,俄罗斯和美国之间选择一个强大,宁愿让美国强大,但是英勇的俄罗斯一定不能就此覆灭;「本段仅为个人观点,可能分析有误,别删我文」

戈尔巴乔夫也许是苏联的罪人,但如果站在中国的角度来看,却让我们免于北境陈兵百万的困境,放开手脚全力发展经济。但遗憾的是从1984-1991,他只扛了不到10年……

从善恶和英雄主义的角度解读历史,将永远陷入迷雾之中,我们需要从国际格局中来看一个片段。

1979年3月5日,在我军逼近河内之时,新华社发表声明,宣布对越自卫反击战已经胜利完成,中国边防部队开始快速撤军。

居然撤军了!你怎么能撤军?越南人气急败坏,因为现在已经些许缓过神来的越南人至少已经准备了3个师,并且更多部队在陆续集结,柬埔寨的部队开始回撤,准备在河内和我军好好的打一场,你们怎么能说打就打,说撤就撤,太欺负人了!

其实在整场战役中,邓小平压根没有关注越南,邓小平只关注苏联,他选择了最正确的时机-苏联无力快速集结,越南主力部队集中缅甸,最正确的方案-最快速度1个月内闪击越南,来达成自己的战略目标-摧毁越南北部基础建设,击溃越南称霸中南半岛野心。

但是,邓小平对整个战局的谋略,绝不仅限于此。

在目标达成后,邓小平从来没有考虑过像美军一样,在越南陷入持久战,而是马上闪人。我们不需要以攻打河内来证明自己,打下来也一样要撤退,在战略目标达成的前提下,继续战斗毫无意义。

在我军下达撤退命令的同一时间,越南宣布全国总动员令,发誓抵抗到底,越军自柬埔寨与老挝抽调回国的正规部队正式抵达,满腔愤怒的越南人自然不甘心就此罢休,开始了对我军的追击。

可惜我军在后撤的过程中,不仅一路拆桥炸路,而且一有时间就埋地雷,同时一路远程火炮掩护,这个状态下,越南人怎么追得上?

3月16日,短短10天时间,我军全部撤回境内,几天之后,满腔愤怒的越南人才赶到中越边境,看着中越边境的茫茫大山,一脸懵逼。

怎么办?

如果翻山越岭追到中国境内的话,越南人实在没这个胆子,毕竟,在各方面都熟悉的主场情况下已经被打的找不到北,现在还要冲到中国境内去打客场吗?很明显,对越自卫反击战中国做足了准备,现在进入中国境内,越南不仅补给跟不上,而且对陌生的环境,只会有一个结局,就是陷入十面埋伏,直接被我军包饺子。恐怕进去多少,丢掉多少。

经此一战,北部越南的基础设施和公路交通几乎已经被全部摧毁。这个时候越南进退不得,进,打不赢,退,没面子。结果开始耍无赖。

具体的做法是越军趁我边防主力部队回国之时,趁机对边界上的部分高地、山头进行侵占,并大修工事挖坑挖洞驻扎起来,准备久居此地,和解放军对阵下去。

犹如在家门口的地痞,不敢冲进来,就堵在家门口扔石块,砸玻璃,骂街…..

我们毕竟是大国胸怀,主动找了越南伸出了橄榄枝:中越友好几百年,谈谈吧,毕竟中越友谊万岁,大家以和为贵……

越南人一听毛都炸了,「啥,跑到我家来拆房子拆桥,现在说要和平谈判,你这不是忽悠人吗?」当然,他不会想到,那些房子和桥,都是我们帮他们建造的,也不会考虑他们怎么忘恩负义的,于是继续在边境骚扰、拆迁、破坏…..

不过我们非常有耐心,经过不断的循循善诱,耐心说服:「中国政府再次建议双方迅速在相互同意的任何地点举行适当级别代表的谈判,讨论恢复两国边境地区的和平与安宁,并进而解决有关边界和领土问题的争议」

「我们诚恳地希望越南方面对此作出积极的响应」

经过中方耐心细致的工作,遭受重大挫折但怨气冲天的越南终于回到了谈判桌,结果,充满诚意的中国在原则性问题上寸土不让,耐心的让越南人过来就是告诉他们:「中越团结是伟大的,你们原来经常骚扰我们的边境是不对的,赶紧把南海的岛屿还我们,两国的边境就按战争之前的勘定就可以了」

越南人一听气不打一处来:「闹半天找我过来就是来教训我的?」

结果连续两次谈判没有任何结果。其实这两次谈判,前外交部长唐家璇曾有过点评:「由于种种原因,两国之间说是在进行谈判,实际上是进行论战,你说你的理由,我讲我的道理。那个时代,双方通过谈判解决陆地边界和北部湾划界问题的条件和时机还不成熟,因此两次谈判均无果而终。」

谈判谈崩了,但是我们已经给了越南充分的时间和机会。道理,讲给你听了,你不听,我就木有办法了。

那就继续打吧。

在谈判的一年左右的时间,越南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在边境做「钉子户」,一向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到处要援助的越南,怎么受得了这个气,拼命的修工事建堡垒,准备久居此地长期的和我军干下去。既然你越南想在边境做钉子户?那我们就开始拆迁了。

首先,从罗家坪大山开始。

1980年9月,越南人乘天黑的时候爬到了罗家坪大山上。九天就开始挖坑做工事,在山上修起了大大小小十九个明碉暗堡,挖掘了一条环形工事和堑壕,组成了一道道交叉火力点,居高临下动不动就向我方打黑枪,时不时的就派遣小股敌特工队袭扰我边防哨所。

1980年10月,云南省军区地方部队对罗家坪大山进行拔点,解放军122毫米榴弹炮炮兵阵地作战,3个半小时收回整个罗家坪大山。

随后,我军开始了快速的拔钉子……现在,我军已经有了足够的火力支持,一般都是先直接炮轰,将越南的工事全部轰烂。

一般来说,越南10天修个堡垒,我们用2个小时拆掉,他们修得快,我们拆得更快…..

在1981年到1984年,我军基本拆除了所有的越军工事,完整整理出了两个战场,老山和阴山;

1981年5月清除越军法卡山所有堡垒,完全收复法卡山;

1984年,我军的炮兵大显神威,200余门火炮对越军400余个目标进行了全面的炮轰,将越南的防御工事全面摧毁。长达26天的炮击,越军几年的工事基本上荡然无存。

4月28日,我军拿下老山;

4月30日,我军收复阴山;

只要我军牢固的占据老山,就将一直在后续的对越战争中处于攻势。

老山位于云南省文山州麻栗坡县,向南和越南交界,距离越南河江省的省会不过63公里,距离越南的首都河内也就300多公里,如果我们要继续扩大战争的优势,完全可以依托老山长驱直入。

此外,老山盘旋自北向南延伸,如果将老山看作一条盘旋着的毒蛇,蛇头就是老山主峰,老山主峰犹如是打入越南的一个坚韧的楔子,让越南人异常难受。且老山地势险峻,易守难攻,一方占领这个高地就会取得绝对的优势,对下一步的战略行动有极大的帮助。

在1984年之前,越南正是仗着老山的地理优势在老山阵地上大肆修建战壕,壕沟,在中越边境布置大量的雷场,又配备了各种火力支持,让老山成为了一个能防,能攻,还可以独立作战的坚固战斗堡垒。

这个时候,越南大中型战役已经不敢打了,但是几年时间以此为基础,不断的袭击我边境线的居民,造成我方军民死伤不断,人民被迫离开家园,大量的土地被荒置,儿童无法上学,给我国的社会和经济都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从4月30日后,这种局面就永远消失了,老山,成为中越战争的我方占据优势的主战场。

越军不甘心失败,反复在边境地区进行报复行动,但是来一波就被打走一波。最后越军在老山地区集结了四万兵力,准备和我军进行大规模的决战。

可惜我们根本没有给他们机会,炮兵再显神威,一口气把越军打跪了,1984年7月12日,云南军区向前线调了200多辆军车,又调了800多辆民用车用来拉炮弹。我军向越军发射了3400吨炮弹,越军死伤3800多人。这一天的战役,彻底击溃越军,我军伤亡才122人,此战后,越军再也没有敢对我军发动过团以上级别的进攻。

从此之后,正式进入长达5年两山轮战的阶段。

而此时,国际形式已经发生了重大改变。

1979年是冷战「苏攻美守」走向「美攻苏守」的转折点。最直观的是对苏联的国际声望造成了严重的冲击,作为阵营的「老大哥」,在我军进攻他的小弟越南后,却无动于衷,除了抗议再没有任何表示。

其实,不是苏联不想支持越南,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而另外一个方面,对于越南来说,是真的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苏联的战略中心,必然也只能是在东欧,此时,正是冷战的平衡和对峙时期,一旦和我军在远东地区爆发长期战争,后果不堪设想;而邓小平聪明在根本不给苏联考虑的机会,在5月的冰雪未融之前,仅以一个月的时间结束战争,让苏联进退维谷。

越南,一直将中国作为他们的主要对手,可惜,在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中,邓小平的目光始终聚焦在国境线以北,从未考虑过越南。虽然苏联有苦说不出,但置盟友于不顾的事实,却让所有的小弟看在眼里,接着,小弟们造反的造反、罢工的罢工……

从1979年3月17日开始,苏联的整个冷战优势开始悄然消退,华约,开始慢慢的走向瓦解与崩溃….

仅仅在对越自卫反击战的一个月后,1979年3月26日,犹豫不决的埃及下定决心,彻底脱离华约阵营,在美国与以色列签署戴维营协议,从此之后,开始倒向西方阵营,苏伊士运河从此牢固的被北约所控制;

同一时间,苏联在阿富汗苦心经营,最终却未能如愿,在自己的南大门有了一个亲美政权。苏联万般无奈,1979年12月入侵阿富汗,从此一脚迈入帝国坟场,在长达10年的时间不断的耗费自己的能量。

1980年,伊拉克不再受制于苏联,开始倒向美国阵营,挑起了长达10年的两伊战争,而伊朗在脱离美国控制之后,苏联也没有抓住时机与它进行结盟;

同一时间,波兰爆发全国性罢工,出现了第一个反政府反苏联的组织,迫使苏联调动大军至波兰镇压。

1979年,对苏联来说,是风云突变,在形式一片大好的状态下,转瞬仿佛就是四面强敌压境,危险的信号不断闪现。

而在亚洲的越南,更是成为了苏联的一个巨大伤口,将他拖入了一条不归路。

首先,1979年遭受的重大打击,是越南挥之不去的噩梦,从此开始,越南在中越边境不得以押上自己巨大的军事力量,维持了近100万的浩大部队,这个巨大的包袱让越南10年的时间喘不过气来,对抗北方的巨大威胁成为重大目标,再无发展经济的可能与能力。

要知道1988年与中国稍有缓和,越南就一口气裁撤60万的军队,已经足够能说明问题了;100万的军队,加上北部地区的全面皆兵,对于一个不足1亿人口的小国来说,这个负担是套在越南脖子上的巨大枷锁。

可能,这些似乎都在我们的谋划之中。

越南去埋怨谁呢?胡志明在越南独立的第一天就急不可耐废掉中文,而他们曾长期拥护中国的南海主权,结果在统一后河都没过完就开始拆桥,即刻出尔反尔侵害我南海主权…..

而以后一系列清晰的反华举动,周恩来明确指出越南极有可能和日本一样野心勃勃,如果放任不管,将成为尾大不掉的具有威胁性的敌人。

越南,本在1975年统一后,完全可以走上一条和平建设,快速发展的道路。可最大的悲哀,就是只有帝国主义的心,没有帝国主义的命,也没有成熟的政治家和战略家,提出如邓小平那样的韬光养晦的务实战略。

可能30年的战争,已经成为了越南的惯性。

其次,在1979年,我军完全摧毁了越南北部的重工业与基础设施,在长达10年的老山轮战中,本就已经历30年战争的越南一无所有,拿什么去和中国打?

唯一的途径就是依靠苏联源源不断的进行输血,在80年代初期的战争开始,我军缴获的越军武器,基本上都是甚至AK74自动步枪。这种步枪是苏联70年代中期才装备军队的,第一时间已经援助给了越南军队。此外,还有各种轻机枪、狙击步枪等枪械,都是比较主流的武器。越南装甲部队的坦克,几乎清一色的苏式坦克,例如T54和T62坦克等等。在越南炮兵部队中,几乎都是苏式火炮。

而越南这个伤口,在长达10年的时间无法愈合,需要苏联源源不断从遥远的欧洲开始进行运输,加油添柴。

越南,成为了苏联沉重的包袱,一直耗到苏联解体。

越南从未真正的正视自己,被两次战争彻底冲昏了头脑,可能在于从未考虑越法战争、越美战争为什么会赢,而没有想到自己不过是大国博弈的一枚棋子。当然,这枚棋子事实上足够有时机来发展壮大,选择一条富国强兵的道路,然而,他走向了反面,奔向了穷兵黩武和霸权主义。

越南战场,却成为了我军练兵和锻炼部队的最好阵地。

所谓两山轮战,指1984年到1989年,5年时间我7大军区轮番派部队参战,兰州军区,沈阳军区,北京军区,南京军区,广州军区,济南军区,成都军区人人有份,这里成为了我军锻炼特种兵、培养指战员、实验最新武器,锻炼部队的最好场所。

事实上,轮战二字,已经说明了一切,所有的军区轮流和越南打,攒够了经验值就换别的集团军上。如果是非常重要的战役,争夺的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战略要冲,能选择这样的方案吗。越南,悲哀的为我们贡献了5年的经验值。

当然,并不是说,我们希望以这样的方式来开展战争,中国,是迄今为止最向往和平的国度,和谈的大门一直向越南打开,但可惜,越南一直执迷不悟,也许苏联依然是他们的精神支柱,饿到没饭吃都想恢复法国人在中南半岛的遗产。

与越南的战争状态相反,中国开始了史无前例的改革开放,而军队改革也提上日程,全面配合国家的整体战略。1984年,我国裁军100万,着力提升我军现代化作战能力、军事装备和新的作战思路。两山轮战,恰巧是是对此的最佳配合,同时,成为我们检讨1979年战争不足的最佳练兵场。

1979年,尽管我军以雷霆万钧之势,28天时间攻克越军20座城市,但同样暴露了我军较多问题,如作战计划不切合实际、兵种之间配合不够协调、战术水平不相等,而两山轮战是最好的时机可以将全国各大军区拉过来锻炼队伍,上前线见血,锻炼我军杀气;

对比陷入战争泥潭的越南,中国快速推进经济建设:

1979年,深圳、珠海、汕头和厦门试办特区。

1982年 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确立。

1986年 全民所有制企业改革启动。

1987年,提出了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制定了到下世纪中叶分三步走、实现现代化的发展战略,并提出了政治体制改革的任务。

1988年9月5日邓小平在会见捷克斯洛伐克总统胡萨克时,提出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著名论断。

1990年,第十一届亚运会在北京举行;

此时,中国的GDP已经从1979年翻了5倍以上,而越南依然深陷战争泥潭,从90年代开始,才逐渐从战争中走出来。

从1979年开始,我们数次向越南提出和谈,但越南置若罔闻,宁可饿死,也想搞死你…..

旷日持久的中越战争,使得越南的经济一直处于崩溃的边缘,整个越南北部全民皆兵,始终处于紧张状态,不但祸及千百万老百姓,而且直接冲击了越南军队,到了战争后期,很多一线作战部队连饭都吃不饱,更别说完成战斗任务了。

1982年开始,绝大部分部队不能按标准供应粮食,从我军很多战士的记录就是越南的军队越来越面黄肌瘦,越军只能自己想办法养活自己,情况较好的部队也只能得到标准定量的近50%。

饥饿的士兵们实在没办法,只好到农民那里偷甘蔗、大米吃。部队已经怨声载道:「这种状况比抗法、抗美战争时期还要糟糕,国内和前线的士兵们往往只能吃到掺了沙子的大米,还有变质的咸鱼。」

从1986年开始,越来越多的越南高层已经清楚的认识到:战争再继续下去,只会将越南拖入崩溃。越南当局的分歧越来越大,国防部副部长在一次会议上直接指责道:「说实话,我们的士兵吃不饱、穿不暖,没有足够的药品,身体素质明显下降,无法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

国防部副部长兼总后勤局主任阮仲川中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谈到:「国家经济发展缓慢,物价飞涨,许多方面失去平衡,已经严重地影响了军队的后勤供应」.

连续近40多年的战争,都打了快3代越南人了,越军官兵根本看不到希望,厌战情绪严重,前线都吃不饱,更何况军人的家庭。打仗还要背着沉重的心理包袱,维系着最低的生活水平。

这些让部队思想混乱,军心不稳,逃兵和集体逃跑事件越来越多。到了1984年,越军已经成批量的出现了逃兵,士气低落到了极点。

这个仗,已经根本打不下去了。

而苏联的局势,还在不断的恶化。1982年黎巴嫩、巴解组织、叙利亚相继战败或失利,除了叙利亚的军港,苏联已经失去了在中东的所有战略利益。在非洲,苏联本已经在埃塞俄比亚、安哥拉、莫桑比克取得优势,结果1979年的战争似乎激发了美国的斗志,加大了对以上国家反苏机构的支持,导致战争变得旷日日久,成为苏联一道道撕开的伤口;非洲的这些国家毫无工业能力,同越南一样,除了依靠苏联的支持与输血,别无出路。到了1982年,心力交瘁的勃列日涅夫去世,苏联的连续短暂的两任领导人和1985年上台的戈尔巴乔夫,面对千疮百孔的苏联,再无回天之力,只能一步步滑向深渊。此时越南对于苏联来说,进退两难,如果放弃,意味着几十年源源不断的支持彻底打了水漂,一点成本都收不回来,在东南亚的战略利益全部丢失。而继续下去,则永无胜利的任何转机。

1990年9月,阮文灵前往成都,与中国国家领导人进行会谈,主要讨论如何解决柬埔寨问题和恢复中越关系正常化。会谈结束后,阮文灵激动地写下:「兄弟之交数代传,怨恨顷刻化云烟。再相逢时笑颜开,千载情谊又重建」

希望他说的是真心话吧……

1994年,中越边境恢复了自由贸易,同一年的11月,中越两国发表联合公报,宣布中越关系的正常化。

1979-1994,这一段历史终于过去,中越边境恢复了宁静。

然而仅仅在10多年后,越南成为了唯一一个加入以围堵中国为主题的TPP的社会主义国家……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1979-1988年的10年中越战争,是战略目标非常清晰的胜利,这场战争,以微小的代价给与了越南沉重的打击,造成了惊人的损失,让越南永远失去了中南半岛的主导权,从此之后不敢在做霸权梦。

而在另外一个方面,通过中越战争,让苏联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可以说间接结束了冷战,唯一让人没想到的是,戈尔巴乔夫直接投降了…..邓小平在10年时间中,所选择的时机、战术都是教科书级别的,也许49年后的全球战争,仅有朝鲜战争可以进行比较。「请从实际的战略目标的达成来分析战争」我们对比苏联的阿富汗战争、美国的越南战争、伊拉克战争都可以看出中越战争的艺术性,对比中越战争,只能说美苏所发起的战争简直是一无是处,达到了什么目的?

对自己有什么好处?最终都成为了自己的负担,让自己一脚踏进了泥潭。1979年之后,持续10年的战争,约20多万年轻的共和国卫士参加了轮战,4000多名年轻的战士们献出了他们宝贵的生命「不含1979年自卫反击战」,他们的平均年龄仅为20岁左右,很多牺牲的士们在今天看来,只是18、19岁的孩子,他们本应挥洒自己的青春岁月,却将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永远留在了老山。

在30年前,共和国的卫士们用自己年轻的生命筑起坚固防线,成为祖国建设最忠诚的屏障,他们在老山前线书写了自己的青春年华,而老山精神也成为了一个时代的象征,在80年代激励着全国人民奋勇前行。

猫耳洞可能是老山战士们最难忘记的记忆。猫耳洞是前线一种最普通的战地掩蔽工事,通常情况下,构筑在堑壕或者交通壕的两侧,拱形的半圆门,高约一米余,宽则几十公分,纵深长度不等,小则仅供1人容身,大则可纳3-5人,除了用来防炮、藏身、储存弹药等,还是战士们休息和生存的空间。

此文章由海外华人同盟资讯主篇为您精心报导。如果喜欢我们的文章,记得按赞和分享哦!我们的专页将每日不定时更新,以取得最新资讯与大家分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