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韩军演透露四个细节,中国找到好机会了

3月8日,美国和韩国启动为期9天的春季联合军演。受新冠疫情等因素影响,双方参演军队和装备规模将“最小化”,取消野外机动训练,也不进行备受关注的韩军“完全作战能力”评估工作。

这是拜登政府上台后美韩首次联合军演,也是美韩自2018年以来第三年不实施野外训练。无独有偶,韩国政府8日表示,韩国与美国已就签署第11份《防卫费分担特别协定》达成“原则性协议”,但未透露协议内容和防卫费分担的具体金额。

规模缩水

韩国参谋长联席会议7日发表声明,勾勒出本场军演的大致轮廓。首先,它是每年3月和8月举行的“联合指挥所演习”,假设在朝鲜袭击韩国的情况下,演练美韩联军的作战流程,属防御性质。其次,它以计算机虚拟方式进行,不进行户外野战训练,军队和装备数量都将“最小化”。再者,它不评估未来韩军的完全作战能力。

与去年8月美韩夏季军演相似,本场军演底色鲜明:其一,在新冠疫情未消的情况下举行;其二,参演规模大幅缩水;其三,以虚拟方式进行,不实施野外训练。

自2018年6月朝美领导人在新加坡举行会面后,韩美同意终止“关键决断”“秃鹫”和“乙支自由卫士”等三大军演,代之以小规模演习。疫情暴发后,美韩军演多以虚拟形式进行。首尔和华盛顿的鹰派人士对这种“飘在空中”的演习方式倍感担忧,他们认为,缺少实地训练会让两军的同盟态势难以维持。

上海社科院研究员刘鸣指出,首先,春季军演如期举行并不意外,美韩本来一年至少要进行七八次较大规模的军演,这是它们保持军队联合指挥能力和协同作战能力的重要方式。对美方而言,它也是一张政治上的“牌”,可以借此保持在东亚和朝鲜半岛的安全影响力,并保持对朝鲜的威慑。美韩军演有个口号“今夜就战”,所释放的信号就是有能力随时随地投放兵力来对付朝鲜。其次,规模缩小、虚拟进行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主观上不想过度刺激朝鲜,客观上避免引发新的疫情。朝鲜一直反对美韩恢复大规模军事演习。从2019年起,美韩没有再举行大规模军事演习,基本都维持在训练性演习的水平。考虑到疫情态势,也不可能出现从海外大规模调集美军参演的情形。

复旦大学朝鲜韩国研究中心教授方秀玉认为,一场“缩水”后的演习,实属预料之中。首先,它与近几年的历史线索一脉相承。美朝首脑2018年6月达成半岛无核化和构建和平机制的协议,其后续动作就是2019年3月美韩达成协议,不再举行大规模年度军演。但双方也没说过终止军演,因为这始终是韩美同盟的关键一环,代表着它们共同的安全观念和共同防务能力。其次,它体现了美方对韩方意愿的尊重。文在寅政府在对朝政策方面一直态度积极,美方在做出安排时会考虑到美韩关系以及今后的亚太政策。再者,新冠疫情仍未结束。最后,拜登政府的对朝政策仍在摸索中,它不想一上台就刺激朝鲜。

分歧仍存

让韩方略感失望的是,本次演习将不评估韩军的完全作战能力。换言之,美方向韩方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的进度又将推后。有评论称,这体现了美韩这对军事盟友在军演目标上的分歧。

自上世纪50年代初以来,韩国军队指挥权长期由驻韩美军掌握。“韩国一直希望实现国防自主,对此它与美国交涉已久。”方秀玉指出,卢武铉政府时期,美方已把“和平时期作战指挥权”还给韩国;但“战时作战指挥权”仍在美国手中。文在寅竞选总统期间承诺,将在任期内收回战时指挥权。

双方此前商定,“战权”移交分三阶段实施。第一阶段初步评估已于2019年完成。按计划,应在2020年完成第二阶段,即完全作战能力的验证。但受疫情影响,第二阶段的验证被推迟到了今年。一名韩军人士称,韩军为尽早确定收回指挥权的时间,极力要求美军在此次演习中照常实施评估。但由于美军更着重于检验“今夜就战”能力,加上参加评估工作的一些美军尚未入境韩国,因此双方暂定于今年8月举行演习时一并评估。

刘鸣认为,美国显然不想按期或者说按照文在寅政府的日程表,尽快把作战指挥权移交给韩国。因为美国认为,把指挥权移交给韩国,可能会向朝鲜释放“压力缓解,可以进一步加强军力”的错误信号。一旦指挥权掌握在韩军手上,如果发生冲突,朝鲜控制局势的能力会更强。因此,美国百般拖延。

“在美方看来,这个问题牵涉到美国在亚太的整体战略和安全承诺,以及美军指挥的系统性和连贯性。如果韩国的军事指挥权剥离出去,可能会偏离其指挥体系,美国认为这对美韩来说都不利。”方秀玉说,去年以来的新冠疫情刚好给美国提供了拖延的理由。目前来看,美韩处境都比较矛盾。韩国想拿回自主权、文在寅政府想取得政绩,但美国不配合;美国不想归还,但又要顾及韩方的坚决。这是迟早要解决的问题,但必须具备各种条件后,韩国才可能彻底收回。

一丝安慰

让韩方略感欣慰的是,经过一年多的拉锯,美韩终于化解了驻军费用分歧。韩国政府8日表示,韩国与美国已就签署第11份《防卫费分担特别协定》达成“原则性协议”,但未透露协议内容和防卫费分担的具体金额。美国国务院也称,双方达成原则性协议,包括韩方在军费分摊方面“有诚意的提升”。

美国多年来一直在韩国派驻军队,现有驻军大约2.85万人。韩美此前先后签署10份军费分摊协定,第10份协定于2019年12月31日到期,但双方因在分摊额度上存在巨大分歧,致使第11份协定迟迟没有达成。美方多次向韩方施压,寻求提高韩方分摊比例,双方不断讨价还价。

韩美代表5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启动第9轮谈判,原定持续两天,后“加时”一天。这是美国新政府1月上台以来,韩方首席谈判代表郑恩甫和美方首席谈判代表唐娜·韦尔顿首次面对面磋商。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援引多个消息源报道,韩美可能就上调13%的分摊方案达成多年期协议,协议还可能包括韩方增加国防预算并采购特定军火等内容。

据韩国发布的最新国防白皮书,驻韩美军部署大约90架战斗机、40架武装直升机、50辆坦克和大约60个“爱国者”导弹发射装置。

“美韩军方一直维持着不错的合作关系,军费协议迟迟未签,主要源于特朗普政府‘狮子大开口’。”刘鸣说,拜登上台后说得很清楚,维持盟国利益和美国利益远远高于经济角度的得失。如果双方僵持,美国可能不得不撤出部分军事人员,这将给美韩同盟关系带来负面影响。

“从目前的措辞看,双方达到了各自都能接受的平衡点,可能会在下周美国国务卿和国防部长访韩时正式签约。”方秀玉说,这一局面体现出拜登政府对盟友诉求的关照,不像特朗普那样一味地向盟国伸手,不顾对方的原则和底线。这次达成协议可以说是一个新的起点,接下来拜登在加强与盟友关系方面可能有更多动作。

波澜或不惊

就在最近几天,拜登政府似乎开始在东北亚铺开外交棋盘:国务卿和防长计划访问日韩;白宫可能于下月接待日本首相。拜登政府会就朝鲜问题采取何种策略,各方都在观望。

朝鲜此前一向反对美韩这类军演,认定它们是一种挑衅。悲观派警告,军演向朝鲜传递消极信号,很有可能会激怒朝鲜。乐观派则认为,军演虽然会造成半岛局势的再度升温,但这种升温会在一定限度内,因为谁都不想打破目前这种不战不和的僵持局面。

两位专家认为,从2018年开始,朝鲜半岛进入一个相对缓和的稳定期。从朝鲜劳动党“八大”的精神看,它把目前的工作重心放在国内经济和疫情防控上。与此同时,朝鲜还在关注拜登政府的对朝政策评估,因此不太可能立刻在军事上采取过多行动。

刘鸣指出,拜登政府会在半岛无核化方面提出何种主张,值得关注。

有观点认为,拜登政府会维持现有态势,制定缓慢的对话进程,但不会放松制裁;也有一种说法是,美国可能会把注意力放在加强美日韩同盟、应对大国竞争上,半岛局势会被放在次要地位,这将是一个重要的战略走向。

此文章由海外华人同盟资讯主篇为您精心报导。如果喜欢我们的文章,记得按赞和分享哦!我们的专页将每日不定时更新,以取得最新资讯与大家分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