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安全形勢很不確定,戰爭可能性在升高,軍費上升已算十分克制

就在本月5日,我國最新公布的國防預算引起了外界的高度關注。從預算報告中可以看出,今年我國國防預算相比2020年增長6.8%,約為2090億美元,在總金額上第一次邁過了2000億美元的大關。

當然應該說,不論是具體軍費開支規模還是增長幅度,其實仍然處於可控狀態。儘管總額邁過了2000億美元,但相對於中國GDP規模佔比仍維持在1.2%至1.3%的水平上,遠低於60年代。與此同時,增長6.8%也處於近年來的6-8%的範圍內,並沒有真正大幅度增加預算。

然而應該看到,中國面臨的安全形勢在2020年出現了嚴重惡化,2020年以中美關係自由落體為主要特徵,美國表現出對於中國核心利益的大範圍試探和有意識地侵蝕。時至今日,儘管拜登政府不會像特朗普政府那樣隨意越線,然而拜登政府也缺乏改善中美關係的意圖,他們在台灣問題上有所收斂,但在輿論上肆意攻擊,這種輿論攻擊隨時可以賦予美國對華採取強硬措施的「正當性」,哪怕完全是美國編造的。很不幸,這種輿論戰讓中國形象在全球遭到了減損,而居然還有西方國家讓中國反思,這就是肇事者指責受害者的新例證。

而中美關係出現嚴重惡化,也會帶動中國周邊局勢的複雜化,首當其衝的就是中國台灣地區挾洋自重的謀獨,這是最為危險的地區問題,也是中國大陸無法進行妥協的核心利益。直到現在,台灣當局並沒有作出任何改善兩岸關係的措施。

其次我們看到的是印度藉助中美緊張關係先後在6月中和9月初試圖侵蝕中國控制區,單方面改變邊界管控現狀,導致雙方長時間的對峙。雖然中印邊界對峙暫告一段落,但印度鼓勵惡化與中國關係的機制仍然存在,印度隨時可能抓住機會繼續在邊界蠶食滲透,並誘發新的對峙局面。

再次我們還看見,一些主要的歐洲國家對華態度進一步變得微妙,他們當中有的為尋求修復跨大西洋關係而與美國協調,對中國施加似有似無的戰略壓力。有的則開始限制中國設備在歐洲市場的准入門檻,甚至直接尋求拆除相關設備。還有的就不斷發出與台灣地區發展關係的聲音。應該說儘管歐洲與中國事實上沒有實質性的地緣矛盾,然而歐洲對華態度仍然變得更加微妙,合作不如過去順暢。

同時,新冠肺炎疫情帶來的全球蕭條將持續,這也給許多小國乃至地區中等國家帶來新的挑戰,誘發了新的衝突和國內政治動蕩。其中在東南亞國家中,我們已經目睹了泰國的反皇室示威和緬甸的軍事政變,其都在一定程度上與全球蕭條相關。其中緬甸軍事政變中由於中國奉行不干涉內政的立場,反而在很多緬甸媒體眼中成為「罪魁」,其背後的推手我們很容易猜到。中國周邊國家如果政局動蕩,也將複雜化中國面對的整體周邊安全形勢,加劇中國的外交決策難度和成本。

因此,中國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將面臨90年代以來最為複雜和不確定的局面,這種局面可能會在特定時間段上升級為危機,對此我們必須有更多的準備。雖然2021年的安全形勢談不上「空前」不確定,但危險也比過去更為紮實,我們需要做好充分準備以迎接隨時可能出現的軍事安全威脅。

此文章由海外华人同盟资讯主篇为您精心报导。如果喜欢我们的文章,记得按赞和分享哦!我们的专页将每日不定时更新,以取得最新资讯与大家分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