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式首战与中国空军打成27比0?日方长期隐瞒,有4架零式中弹

【海外華人同盟資訊报道】1940年9月13日,中日璧山空战爆发,日本海军13架零式战斗机,以压倒性优势击败了中国空军的30多架战斗机。这是零式战斗机的首次空战,日军声称击落中国战机27架,而零式无一损失。

璧山空战,体现了“落后就要挨打”的深刻教训。但是长期以来,日本方面为了吹嘘自己,却隐藏了空战的一些细节:至少有四架零式在空战中被击中,一架零式在返航迫降时损毁报废。

“零式11”型,是零式战斗机最早的量产型号,1940年春天首次配备日本海军横须贺航空队。零式无论是速度、武器还是航程,都远远超越了日本海军的九六式舰载战斗机。尤其是强大的续航能力(挂副油箱的作战半径达到1500公里),让零式战斗机极大改变了日本海航的远程攻击能力。

当时,日本海军以汉口机场为据点,频繁使用九六式陆上攻击机对重庆进行空袭(航程800公里)。但是,由于现役的九六舰战续航力太短(作战半径370公里),无法提供护航,所以九六陆攻在中国战斗机的迎击下损失惨重。

1940年7月26日,首批6架零式11型抵达汉口,8月12日第二批7架零式11型也加入进来。8月19日,日本海航迫不及待将零式战斗机投入战场,参加了当天对重庆的轰炸,但没有遇到中国战斗机。8月23日,第三批4架零式11型也抵达汉口,总数增加到了17架。

8月20日和9月12日,零式战斗机又先后两次飞临重庆上空。甚至在9月12日,12架零式战斗机在重庆上空连续待机了一个小时,直到零式返航后,国民党空军才派出32架战斗机抵达重庆,双方没有遭遇。

9月13日这一天,空战终于打响了。

当天上午8点半,进藤三郎大尉、白根斐夫中尉率领两个战斗机中队,共13架零式,从汉口起飞。9点30分,零式机队在宜昌机场降落,补充燃料后于12点起飞。下午1点10分,零式编队与27架九六陆攻会合,零式在7500米高度在轰炸机上方执行掩护。1点30分,轰炸机结束对重庆的轰炸,与战斗机一同返航。

1点50分,负责情报侦察的一架九八式侦察机,发现了30多架中国空军战斗机(包括25架伊-15、9架伊-16),高度大约5000米。护卫轰炸机的零式迅速与轰炸机脱离,在6500米高度上重新返回重庆上空。

进藤三郎作为空中指挥官,利用零式的速度和爬升优势,带领机队飞到了中国战机编队的上方,并且背对着太阳发起了攻击。可以说,日本零式战斗机利用性能优势,将自己的“被动防御战”转变成了“空中伏击战”。

据日本史料记载,参战的13名零式飞行员分别是进藤三郎(大尉)、白根斐夫(中尉)、光增政之(一空曹)、平本政治(三空曹)、山谷初政(三空曹)、末田利行(二空曹)、岩井勉(二空曹)、藤原喜平(二空曹)、山下小四郎(空曹长)、大木芳男(二空曹)、北畑三郎(一空曹)、高冢寅(一空曹)、三上一禧(二空曹)。

值得一提的是,参战的零式飞行员并不是都是老手,有半数是没有任何实战经验的新人。据日军飞行员三上一禧(今年已104岁)回忆,璧山空战打到一半,竟然有个别零式忘了丢掉副油箱!

尽管如此,零式的优势是如此之大,很快冲散了中国战斗机的编队,双方战机各自陷入了格斗的混战中。

日方飞行员曾回忆道,中国飞行员明显更加老练,一直试图将零式战斗机诱入内地,很可能试图加大零式返航的难度。但是,这种策略对于零式战斗机其实是没意义的。中方飞行员很快发现,己方战机都快没油了,但远离机场的零式却不在乎剩余油量。事实上,零式最大航程超过3000公里(内油航程都有2200公里),伊-15和伊-16则只有800-1000公里,这才是双方性能的最大差距!

9.13璧山空战是十分激烈的,普通空战往往只持续几分钟,而这场空战竟然持续了30分钟!

日军飞行员三上一禧与一架伊-15进行了长时间缠斗,从5000米高度打到了300米低空。三上一禧很艰难地将这架伊-16击落在水田里,但零式的两翼也各被命中两发子弹,幸亏没导致燃料泄漏,才让三上一禧得以返航。

最终,十三架零式战斗机都成功返回了宜昌机场,但是有一架受伤的零式(高冢寅一)却在迫降时翻了跟斗,严重损坏,被丢弃在了宜昌机场。另外,三架零式战斗机中弹受损(三上一禧、藤原喜平、大木芳男),但只算是轻伤。除了高冢寅一的零战,其他战斗机都在当天返回了汉口机场。

据日方自己统计,9.13空战共击落中方战斗机27架。据中方自己统计,有13架战斗机在空战中被击落,另有11架在迫降中损毁,10名飞行员牺牲。可以说,双方的统计相差不远。

但是,如果考虑到日方一直隐瞒的零式损失,其实中方战果并不是长期认为的“毫无战绩”,至少可以算是“25:1”,而不是“27:0”。

此文章由海外華人同盟資訊主篇为您精心报导。如果喜欢我们的文章,记得按赞和分享哦!我们的专页将每日不定时更新,以取得最新资讯与大家分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