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41洲际导弹有多贵?一发能让小国破产

洲际弹道导弹被认为是只有大国才可以拥有的超级武器,是现代军事体系中、三位一体核打击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除了空军的战略轰炸机和洲际弹道导弹挂不上钩以外,地上跑的洲际导弹运载车、井里埋的固定阵地发射式洲际导弹,还有海里面游的战略核潜艇,以上这些装备都是以洲际导弹作为核弹头的运载投送工具。

可以说只有洲际导弹的技术独立掌握并且达标了,这个国家才能算是真正具备了现代化的核威慑能力。

但这种超凡强大的能力却也不是任何小国随随便便就能拥有的,以我国的东风41洲际导弹为例,其高昂的成本只需一发就能让一个小国瞬间破产。

关于东风41洲际导弹发射一次的成本具体要多少,这一点并没有我国的官宣数据可以拿来当做参考,但是在国际上却有和东风41同样的洲际弹道导弹,曾经公开过建造和发射成本,我们可以以此为对比来大约预估、略知一二。

白杨M洲际弹道导弹是一款和我国东风41性能接近的战略投送武器,此款武器隶属于俄罗斯战略火箭军部队,是俄罗斯自研自产的一款陆基车载机动发射式洲际弹道导弹。

对于白杨M,俄罗斯国防部此前曾经发布过官方的披露数据,称白杨M的单枚导弹造价在3亿美元左右。看到这儿可能有小伙伴觉得有点夸张了,不就是一枚导弹嘛,怎么能这么贵?

事实上,洲际弹道导弹因为其射程远、运载能力强、精度高等诸多特性,造价高是必然的情况,曾经有俄罗斯军事专家如此形容,称每一次发射洲际导弹消耗的成本实际上都和航天发射无异。

在性能上,洲际弹道导弹完全可以企及常规运载火箭的水平,这也是为何一枚白杨M的造价就高达3亿美元的原因。

除开导弹本身以外,发射白杨M还需要与之配套的运载发射车、导弹保护筒、地面控制基站、为导弹加注燃料、导弹战斗部搭载的再入飞行器和分导式核弹头等等,把这些因素都考虑进来,发射白杨M的所需经费还会进一步大幅度攀升。

按照俄罗斯专家分析给出的说法,打一发白杨M导弹至少就得把8亿美元搭进去,这还是不考虑给白杨M导弹,提供精确制导的格洛纳斯卫星定位导航系统成本。

由此我们可见,运载核弹头的洲际弹道导弹这种超级大杀器,真的不是一般的小国随随便便就能玩得起的。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我们常常见到各大国试验新式武器装备,却很少有把洲际弹道导弹隔三差五发射试验的消息出现。

我国的东风41比起俄罗斯的白杨M要更加先进,采用了更加高精度的弹载本地制导系统,抗干扰能力更强,当然也代表着东风41的造价会更贵,发射成本比白杨M要高几乎是必然的情况。

东风26是“假”导弹?美军司令:其实我也怕

根据美国《华盛顿邮报》披露,美军印太司令部司令菲利。戴维森(Phil Davidson)上将近日在加拿大哈利法克斯国际安全论坛接受采访时,首次证实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部队在今年的大演习中、使用反舰弹道导弹成功击中海上移动目标的消息。

戴维森上将无不担忧地认为,伴随着中国海空军军力的猛增,中国军队的战略目标正在迅速超出单纯的“国土防卫”范畴,变得越来越有“进攻性”,而以火箭军部队的进攻矛头为代表,解放军的军力存在“极大的不对称性”,甚至对整个印太地区安全“构成了威胁”。因此他认为,美军当下应该着力强化关岛等岛屿的防卫、将关岛建成难攻不破的堡垒。

如何评价戴维森上将的观点?

当然,我认为,戴维森上将对所谓“中国军力”的担忧、认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正在着力发展所谓“战略进攻能力”基本可以划归陈词滥调的范畴:

毕竟在现代战争对“前沿”与“纵深”的分野越来越模糊、战役攻防也越来越具有全域化特征的当下,某一、某几种具体装备已经很难界定为单纯的“进攻”或“防御”性战斗装备了。必须结合该国的国家与军事战略、军事地理与地缘政治特征、某几种装备在特定战场与特定战役任务中的战役布势、展开配置等来具体分析。

故而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把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战役轰炸机、火箭军的反舰弹道导弹统统划为所谓的“战略进攻武器”,基本可以视为“中国威胁论”的新变种。也许在这些美军将领的脑海里,只有人民解放军像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一样靠着“空潜快”当主力,才是真正的“一支立足本土防卫的部队”吧?

同时,我认为,戴维森上将给美军开出来的药方是“强化关岛地区的防卫”,多多少少也有点“痴人说梦”的感觉:

首先,从战役角度来说,单纯强化关岛地区的防空、防天作战能力,对美军在西太地区展开整体战役布势没有太大作用,尤其是在放弃前沿地带防卫、将防卫力量猬集到关岛这么一个点上之后,事实上是放弃了从第一岛链到第二岛链巨大的防御纵深,在高超音速飞行器这种极端依赖纵深防御的新型战术兵器的打击下,放弃前沿ISR就等于放弃纵深防御,结果必然是守不住“前沿地带”、最后也守不住关岛;

其次,从战略角度来看,戴维森上将开出来的药方是“强化关岛防御”,实际上就是预设美军可能在前沿地带作战不顺、难以顺利投放CSG/ESG兵力,陆基航空兵兵力也无法顺利展开,因此就这么预设一个“退却停止点”,故而,咱们从里面多少是能嗅出一丝无计可施、做好放弃第一岛链内部海区准备的味道。

中国“反舰弹道导弹”具备的能力

不过,相比戴维森上将做出的这两个表态,估计大家最为关心的话题还是这位美军上将从“强敌”的角度对人民解放军反舰弹道导弹攻击实力所做的证实:人民解放军火箭军的反舰弹道导弹具备了打击海面移动目标的能力。

虽然戴维森上将并没有说明这是我军哪一次反舰弹道导弹试验打击了移动目标、也没有说明他们是通过神马渠道获知了此类消息、我军也没有什么相应的公开消息来对戴维森上将的说法进行证实。但是,不管怎么说,这起码意味着强敌对我火箭军反舰弹道导弹作战实力的高度重视与充分肯定。

毕竟,虽然我军早在2015年的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大阅兵上就已经公开展示过DF-21D型反舰弹道导弹,而同一场合出场的DF-26型弹道导弹也被官方媒体介绍为“可以打击水面大型目标”。

但是,前者的作战实力是相对有限的,美军认为DF-21D在战时考虑到诸弹道导弹旅为确保自身安全而必要的部署纵深、机动前出距离因素后,估计能够延伸出去的制海范围相比中国空军的轰-6K型战役轰炸机并无明显优势,战役效果也只能阻止美军CSG/ESG(航母打击大队/两栖远征大队)靠近海岸,而无力阻止美军大舰队在第一岛链与第二岛链之间、使用空中加油与穿梭轰炸的模式向近海区域投送力量。

同时,DF-21D作为一种基于DF-21A这样一个“老”平台挖潜改进而来的、带有相对浓重“试水”色彩的反舰弹道导弹,其技战术性能大概率也并不非常突出,尤其是高超音速打击器技术在最近几年被纷纷突破、带超燃冲压发动机的高超音速远程战役反舰导弹也即将列装的当下,只具备早期高超音速飞行器的部分飞行特征、只在末端有“拉起”动作的DF-21D型反舰弹道导弹,其整体技术性能横向对比同样是不算出众的。

至于DF-26型弹道导弹,在2015年刚刚出场的时候,中央电视台给的解说词只说它具备“打击大型水面目标”的能力,而怎么“打击大型水面目标”,这可就是大有说头了:当时不少乐观军迷习惯性地认为DF-26就是另外一种反舰弹道导弹,所谓的“打击大型水面目标”只不过是反舰弹道导弹的一种“委婉的说辞”,为的是避免刺激到强敌;

还有些比较谨慎的人认为“打击大型水面目标”说明不了什么问题,充其量说明DF-26具备较好的末端精度,可以用来攻击停泊在港口的大型舰船,但是要指望它来攻击在海上移动的目标,估计一方面我军的ISR体系当时没法给它指示目标、另一方面DF-26自身的性能也无法完成末制导动作,故而这只是一种“假”反舰弹道导弹。

看起来,美军在2015年左右对DF-26型弹道导弹的预判比较倾向于后者,也即认为该型弹道导弹的末制导精度很好,估计采用了我军新一代的INS(惯性导航)制导平台,同时还可以与“北斗”导航系统交联,理论上具备打击停泊在港口的大型舰船的能力。

但是,由于它并不具备末端制导能力、我军的ISR/ELINT(态势感知/电子情报信息收集)体系也无法为DF-26指示目标,故而,DF-26在美国方面看来,不具备攻击“移动起来”的航母的能力,只能算作是一种“伪”反舰弹道导弹。

只不过,伴随着戴维森上将首次证实我军的反舰弹道导弹击中了移动目标,美军对人民解放军反舰弹道导弹的认知这下可能要“更新”一下了,解放军火箭军部队的反舰弹道导弹也必然不会是只有DF-21D这么一个性能尚有提升空间的老型号了。至于我火箭军部队又列装了什么新型号的反舰弹道导弹,应该也快正式露面了。

我军A2/AD能力

伴随着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海空军合同作战条件下的反舰弹道导弹突击能力再上一个新台阶,我军在第一岛链与第二岛链之间、美国海军战时“前沿地带”遂行A2/AD(反介入/区域拒止)的能力也基本明朗。那么这个军迷们经常看到的“A2/AD、反介入/区域拒止”是如何构成的呢?下面的内容咱们就简单介绍一下:

A2/AD的三大模块

A2/AD(反介入/区域拒止)从“侦察”、“打击”、“评估”三方面来分析,大概包括如下模块:

首先是侦察模块,即我们通常提到的ISR/ELINT(态势感知/电子情报信息收集),这一模块的主要任务是精密标定美军CSG/ESG(航母打击大队/两栖远征大队)的位置,为反舰弹道导弹的后续制海火力突击提供火控信息,系A2/AD作业的前导性力量。

由于我军新型反舰弹道导弹的攻击纵深已经延展到第二岛链海区,则无疑意味着我军的ISR/ELINT(态势感知/电子情报信息收集)体系也要具备在第二岛链范围内标定美军大舰队的能力。从具体的作业流程上分析,估计我军的早期ISR/ELINT作业将由天基光学侦察卫星、电子情报卫星星座进行。

结合航位推算明确美军舰队的模糊位置后,精密详查可能需要靠快速补发的光学侦察卫星、在预设战役方向大量释放超音速无人侦察机、可能存在的其它前沿查证识别兵力(我军前出的航母打击群,南海前哨,潜艇警戒线等)实施,从而为反舰弹道导弹给出火控信息。

其次是打击模块,我军目前的A2/AD模块大概可以分为三个部分:

第一不用说了就是咱们的“主角”反舰弹道导弹,包括传统的、具备一定高超音速滑翔性能的双锥体反舰弹道导弹与新型的高超音速滑翔器,这也是我军目前最具威力、突防能力最强、最具威慑力的战役装备;

第二是前出的大舰队,包括舰上携带的舰射反舰导弹、高超音速打击器等,但考虑到我军目前依然极度缺乏航母打击群与相应的制空直掩兵力,战时我军大舰队的活动范围其实是相对受限的,不会远离陆基战术航空兵与电子战机的掩护范围,自然也就限制了我军舰射反舰导弹的打击范围;

第三是陆基航空兵,包括轰-6K这种战役轰炸机与歼轰-7A、歼-16这种具备航空制海能力的战术飞机,但它们面临的问题与大舰队一样,陆基飞机作战半径有限、缺乏直掩,同时自身携带的反舰导弹射程更有限,战时不会前出太远。

A2/AD体系的缺陷

这套流程技术成熟度如何、是否有缺陷呢?当然有,可谓是俯拾即是:

最先说的还是侦察模块,在美军CSG(航母打击大队)战时实施严格的电磁射频管理(EMCON)作业时,在美军可能实施反卫星作业时,我军的早期预警与侦察系统是否能大致定位到美军大舰队的概略方位?在没有概略方位的情况下,后续的精密侦察如何组织?如果美军走“分布式杀伤”路线,将主要作战舰群疏开配置,是否会使得我军为侦察美军大舰队而准备的整套侦察系统效能大为降低?

其次是打击模块,目前美军在意识到我军反舰弹道导弹威胁的情况下,可能会导致以CSG/ESG(航母打击大队/两栖远征大队)为核心的高级战役兵团战时不再选择进入我军ASBM(反舰弹道导弹)的火力投射范围。

但考虑到美军战时的特定战役目标,是否会出现选择从本土出发的航空制海兵力进入西太海区、选择大量的“分布式杀伤”舰艇、带高超音速打击器的核潜艇甚至无人舰艇进入西太海区遂行制海任务,一举废掉我军的以陆制海体系,让我们的反舰弹道导弹“有劲没处使”,同样是值得担忧的问题。

因此,说来说去,我的观点依然是:尽管伴随着中国人民解放军反舰弹道导弹装备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以反舰弹道导弹为核心构建的对海打击体系也初见成效,但现代战争作为一个足够复杂的体系,没有哪一个环节、哪一种装备是能做到“高枕无忧、万无一失”的。

这对咱们如此,对美军也一样如此。我们要做的,就是在现有的基础上不断弥补短板,不断完善自身,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中国人民解放军未来的反介入体系也注定会更加精彩。

此文章由海外华人同盟资讯主篇为您精心报导。如果喜欢我们的文章,记得按赞和分享哦!我们的专页将每日不定时更新,以取得最新资讯与大家分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