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上新迷彩,敌人就不知道草地里趴多少解放军

最近,一张有趣的图片在军迷圈里小火了一把:

相信很多人第一眼看到这张图片,都会有点懵,这不就是普普通通的杂土碓吗?有什么稀奇的?

但别急着下结论,如果你再仔细瞅一瞅,就会发现这片杂石碓暗藏玄机所在–悄悄混在土堆中、毫不起眼的四块“大石头”。

它们可不是普通的大石头,而是由以色列士兵披上军队最新配备的多光谱伪装罩后,伪装而成的。

这种伪装罩,外形、用材上都经过以色列军方精心设计,不仅能够完美融入中东地区大部分地形,同时可有效抵御大多数可见光、红外甚至雷达探测。

这么一捣鼓下来,以后战场上,“石头”长腿跑了,怕也是不稀奇了。

可感受着如今先进的伪装技术,有多少人知道,最早的军事伪装,却是从当年的“大红袍”开始的?

军服的进化

 

现代战争中,士兵军官制服可以说是怎么低调怎么来,最好是穿上后躲在草丛里,亲爹都认不出来,但以前却不一样。

以中国为例,汉、宋等多个朝代官府都选择将将深红作为官兵戎服的主色调,以至于宋代就有人提出,“古者戎服,上下一律,皆重赤。”

现在看来,这扎眼的红色,就算是八百米开外,也能够瞬间吸引敌军注意力,说是“活靶子”,一点也不过分。

但在当时中国古代这种红色军服,其实也是一种“迷彩”。

一方面,这种军服几乎与古时深红色车轮等器物浑然一体,在作战时起到一定视觉干扰作用。

同时,它还能够很好掩饰己方将士的伤势,既能避免让敌人看出破绽,也能防止影响其他士兵士气。

而中国也并非是唯一一个采用红色军服的国家。

一些西方国家军服在历史上也用了相同的颜色设计,比如英国和法国,说来也巧,两国一个钟情红色上衣,另一个偏爱红色裤子。

当然随着枪炮等近现代武器的出现,这些花里胡哨的军服很快就得到应有的制裁。

1899年,为了占有南非的钻石和黄金资源,英国悍然发动了第二次布尔战争,当地的布尔人为了为了守卫家园,奋起反抗。

当时双方兵力悬殊,英国的兵力足足是布尔人的五倍之多,英国军队都认定了,这将是一场无比轻松的胜利。

但出人意料的是,双方缔结和约时,英方军队的伤亡人数反而是布尔人的五倍之多!

原来,南非茂密的丛林让英国军队的红色上衣显得格外醒目,曾经战无不胜的英国军队成为了移动的靶子,布尔人一打一个准。

而相反的,布尔人却因为其制服颜色,能够很好地隐藏在丛林中,时不时放上几记冷枪,让英国士兵防不胜防。

尽管,英军最终获得了胜利,但惨重的代价也将英国海外扩张的历史彻底终结。从此之后,英国军队将军服换成了卡其色,各国也开始纷纷效仿。

而当时还嘴硬“取消红裤子,绝对不行!红裤子便是法兰西!”,倔强的法国部队,直到一战挨了几发枪子,也逐渐用蓝灰色军服替换掉本命红裤。

随着侦察器材和手段的进步,单一颜色军服的伪装开始难以适应多种战场环境的需要。

也正是在这时候,人们发现了一种现象:面对多种颜色和几何形状的混乱组合,观察者将无法获得稳定的聚焦点,并最终产生视觉错乱。

它就是迷彩。

从一战到二战爆发前,这一时期的迷彩还停留在手工绘制阶段,主要由一些美术等专业人士进行人工喷涂迷彩。

1929年,意大利研制出世界上最早的迷彩服,这款迷彩被称为“Telomimetico”,意思是“迷彩布”,采用了棕、黄、绿和褐黄4种颜色。

随后,在意大利迷彩服的启发下,世界各国军队也纷纷研发出了相应的迷彩服,比如1935年德国的“帐篷式”迷彩服。

可以说在二战时,一些国家军队已经半只脚踏入了“迷彩时代”。

穿上迷彩,中国士兵4米毙敌

相比之下,中国军队早期伪装技术则要朴素的多。

尽管伪装有着天然伪装、迷彩伪装、植物伪装、施放烟幕、设置人工遮障、假目标、灯光和音响伪装等诸多伪装类别,我军则主要是以天然伪装为主。

天然伪装,即利用地形地貌、天气气候以及黑夜等客观条件来进行伪装,也就是俗称的“天时地利”。

在夜视仪尚未普及的年代,流行着一句非常著名的俗语,“月亮是中国人的”。

面对敌人优势火力,本来就没有出色伪装技术的中国军队,想要在大白天里接近敌军,意味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而两眼一抹黑的夜晚则成为了部队最好的伪装条件,在夜色掩护下,志愿军发起冲锋、穿插迂回,很快形成了敌中有我、我中有敌的胶着态势。

即使对方有着绝对的火力优势和制空权,这时也无能为力。

以致于被打得丧失理智的美军军官,开始指挥重机枪手“哪里有志愿军的喇叭声就往哪里打”。

如果没有天时地利,中国军队怎么办?创造条件!

广阔的冀中平原下纵横交错的地道,就是人工创造出来的“地利”。

在抗日军民打造的地下防御工事中,本来无坚可守的冀中地区,硬是与日军打起了旷日持久的游击,到了后来,就连寻常百姓家里的灶台、磨盘等都成了八路军的伪装。

当然,尽管没有制式迷彩服,我军也会进行简单的伪装。

在树枝树叶的装饰下,敌人如果在远处用肉眼观看,永远不知道前方草地中,到底怕了多少中国士兵。

而到了雪地环境,白床单曾一度是备受解放军青睐的雪地伪装。

直到即20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我军才开始用上第一代迷彩服——81式伪装衣。

1982年,这款号称“大五叶”的迷彩服配发对越作战部队后,因其在越南反击战中伪装效果拔群而饱受官兵一致好评。

据记载,当时身着八一式伪装衣的老山前线某部一位侦察兵丁志强,试图越过封锁线潜入越军55号高地。

在“大五叶”的伪装下,直到距敌仅4米时仍未被越军发现,最终一举击毙4名敌人,荣立一等功。

但无论是81式伪装衣,还是后来在其基础上改进的85式伪装衣,都是采取了边设计、边试用、边改进的发展模式,具有一定程度的试用性质,只在部分边境部队小范围列装,很快就被淘汰了。

真正在我军大范围配发的迷彩服,也最令广大群众感到亲切和熟悉的,是第二代87式迷彩作训服。

这款迷彩服,可以说曾经陪伴着无数人度过了长达数十年的军旅生涯。

从将领到士兵,从陆军到海军,从冬季到夏季,每种样式,都能深深勾起人们对那个年代的回忆。

直到1998年抗洪救灾中,我们的人民子弟兵,基本上穿的都还是这款87式作训服。

此后87式迷彩服又经过几代改进。

到了千禧年,美国等军队已经陆续装备上了数码迷彩,原来87式迷彩已经适应不了战争需要。

于是2007年,我军开始配发新一代迷彩服–07式迷彩作训服,代表中国正式跨入数码迷彩时代。

为了应对各种环境地形作战需要,07式迷彩作训服包括林地、荒漠、海洋等在内的多个品种。

07式迷彩服,在亮度、层次感以及伪装性等方面,甚至比当时美军的迷彩服效果更出色。

相比之前的迷彩服,也更加符合现代战场高分辨率侦察环境,不仅具有良好的光学隐身性能和防火性,同时还能防微光和红外部分波段侦测。

一经下发,便受到了基层官兵的一致好评。

这款迷彩服到底有多受欢迎,放一张图片,你就明白了。

尽管如此,07式迷彩还是惹来部分军事爱好者的争议,并集中表现在被人们称作“蓝精灵”的海洋迷彩。

不可否认是的,07式海洋迷彩在浅水滩区的隐身效果极其出色,但是在登陆作战出现沙滩上后,这大胆亮眼的配色,效果可想而知。

因此,为了应对不同地形,中国海军陆战队往往还会搭配其他的伪装服与海洋迷彩一起使用,比如沙漠伪装服。

再到2019年,中国最新一代星空迷彩的出现,中国迷彩服的技术真正走到了世界前沿。

▲19年阅兵,星空迷彩首次亮相

“星空迷彩”依旧沿用了数码迷彩的设计理念。

但无论是整体图案还是数码格都进行了极大地改进,而且与07式迷彩相比,星空迷彩的数码格显得更微小细腻,颜色也更加自然,伪装效果也显然要出色不少。

以致于每一个看过的人,都不禁感叹,有那味了。

那些有趣的军事伪装

当然,迷彩服不过是军事伪装的其中一个产物罢了。

除了对人进行伪装之外,有时还需要对武器装备进行伪装,以掩盖真正的战略意图,达到欺骗敌军的作用。

在二战期间,由于空中侦查技术还相对比较落后,主要依靠机载光学相机和肉眼观察来识别地面的军事装备,因此各国军队纷纷建造伪装武器使敌军对本国武装力量做出误判。

日军曾经对美军展开过著名的伪装作战,用火山岩做的假坦克,木头竹子做的假飞机,曾经一度让美军啧啧称奇。

而在欧洲战场,各种伪装武器更是层出不穷。

诺曼底登陆后,美军派了一支“幽灵部队”(美军第23司令部直属特战团)奔赴欧洲战场。

部队的成员并不是普通的士兵,而是从美国艺术学院精心挑选出来的艺术家、插画家和音效师,他们利用充气坦克和扬声器等迷惑德军。

除了充气坦克外,木坦克、木飞机,也是层出不穷。

在造伪装武器的同时,也需要对真武器进行伪装,在这方面,往坦克外上漆上迷彩,导弹阵地铺上伪装网都是基本操作了。

▲正在拉伪装网的士兵

而中国台湾地区,在一次模拟演练中,也曾将2辆8轮云豹装甲车进行改装,漆上黄色涂装,试图伪装成工程车。

结果却引得吸引沿途民众纷纷驻足观看,“达到良好伪装效果”。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现代侦察手段越来越丰富,未来也将有更多有趣甚至匪夷所思的伪装手段层出不穷。

届时,不要说向敌人开炮了,光是识别出敌我双方,都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此文章由海外华人同盟资讯主篇为您精心报导。如果喜欢我们的文章,记得按赞和分享哦!我们的专页将每日不定时更新,以取得最新资讯与大家分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