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机挂载弹道导弹已成”大国标配”?最新照片显示我国已抢占先机

最近关于“战机挂载空射弹道导弹”的话题引发国内外媒体的广泛关注,并引发了一系列的担忧。但实际上这种空射弹道导弹早在上个世纪就已经出现了。

所谓的空射弹道导弹,是一种从空中发射或者是发射架发射的弹道导弹,它允许发射飞机在距目标很远的地方发射,这样一来可以免除敌方防空导弹和拦截机等防御性武器的威胁。据悉,一旦空射弹道导弹从飞机上发射,基本就很难被拦截。

“战机挂载空射弹道导弹”的历史,美国人最早开始研制

对于这样一种慑敌利器,美国人最早开始这一利器的研制工作。据悉早在上世纪60年代,美国就开始研发AGM-69空射弹道导弹,并于上世纪70年代初将其服役。

关于这一研制工作的开展背后有着美军不可回避的苦衷。当时美国空军正在经历一场空前的危机——苏联地空导弹对美国空军战略空中司令部轰炸机的威胁。

简单来说,当时的美国轰炸机不能在苏联地空导弹的射程之外对其进行攻击。因此开发可以从轰炸机平台进行发射的导弹就成为了新的优先事项。

资料显示,AGM-69空射弹道导弹使用惯性制导系统,并安装有雷达高度计,除了传统的抛物线弹道以外,该导弹还能以半弹道或地形跟踪形式飞行。国外一军事媒体曾对此置评称,该枚导弹即使是按着21世纪的标准,其性能依然十分惊人。

它使得美军轰炸机可以从冷战时期几乎所有防空系统的有效射程之外进行攻击,而敌人却几乎没有任何时间做出反应。即使是有时间做出反应,也很难击中目标。

慑敌利器为何没有当时得到大力发展,现在又重现江湖?

但是令人不解的是功能如此强大的武器在当时并未得到大力发展。其中一个很重要原因是由于巡航导弹的发展。

举个例子来说,以战斧巡航导弹为例,它的巡航速度在0.72马赫左右,重1.4吨,它能够携带一枚454公斤的弹头飞行1100-2500公里。而同样规模的弹道导弹虽然速度更快,射程相对来说却十分逊色。

以俄罗斯的伊斯坎德尔导弹为例,它的有效载荷是380公斤,重3.8吨,但是最大射程只有280公里。除此之外,空射巡航导弹精度高、重量小、价格便宜的优势也是使得其逐渐成为轰炸机主流战略打击武器的重要原因。

那么此时又出现了一个矛盾,为什么空射巡航导弹有如此多的优势,近些年来一些大国又开始让空射弹道导弹重现江湖呢?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国际竞争的加剧,特别以美国为主的军事力量对世界的威胁加剧,使得其他国家特别是大国开始研制削弱对手威慑力,保持战略威慑力量的利器。其中空射弹道导弹便是其中最有效的一种手段之一。

我们知道弹道导弹可以无视对方的空中力量,越过航空兵的防御圈直接打击纵深目标。而空射弹道导弹又可以最大程度地解决其射程短的问题。

除此之外,将弹道导弹放在飞机上会使其具有更危险的战略位置。国外专家托马斯·尼尔森表示,弹道导弹可能会从无法预测的位置发射,因为飞机的移动速度比陆基车辆快得多,其次飞机在导弹本身发射之前就增加了航程。因此,尽管巡航导弹更便宜,更机动,更通用,但弹道导弹却是目前最令人担忧的武器。毫不夸张地说,空射弹道导弹已经成了“大国竞争”的标配。

空射弹道导弹已经成了大国竞争的标配!我国进展如何?

那么最让人关注的是我国作为一个新兴的大国,在空射弹道导弹方面的进展如何呢?

美国国防情报局局长罗伯特·阿什利曾证实,中国正在研发两枚新型空射弹道导弹,其中一种可以携带核弹头。其中轰-6将是适合发射这种空射弹道导弹的平台。而最新公布的一张照片或许印证了美国国防情报局局长的这一论断。

据美国《防务新闻》报道,最近,一张照片显示中国空军的西安轰-6N飞机机体底部装有有效载荷并降落在一处飞机场上。

据《防务新闻》的冻结帧分析,有效载荷是一种带有弹头和助推器部分的导弹,该导弹与地面发射的DF-17高超音速导弹非常相似。

《流行力学》对此点评称,将这种空射弹道导弹放在轰炸机上暗示了该武器的更广泛能力。轰-6N和空射弹道导弹的组合将使得美国在日本、韩国和美国关岛的基地处于惊人的范围内。根据武器的制导方案以及中国侦察个跟踪海上船只的能力,这种类似于DF-17的空射弹道导弹甚至可以击中像美国航母这样的移动目标。

另外从透露出来的消息中,外媒还发现一个令人关注的细节——轰炸机的位置。据悉H-6N此次降落的位置是第160航空旅的H-6型核轰炸机的所在地。

这暗示这该枚新型空射弹道导弹可能不再是严格的常规武器,可能会携带核弹头。我国国内相关分析人士也指出,这种新型空射弹道导弹预示着我国未来可能会走“核常兼备”的路线,这使得轰-6N具备了一定意义上的战略打击能力,将变成我国新一代“杀手锏”武器。

到底是机载弹道导弹还是高超音速导弹?

当然,这比起接下来要说的事情可就是“小巫见大巫”了。我们知道如果是从空射弹道导弹的角度来说,美俄也同样具有这样的武器。

如美国的AGM-183A,虽然美国将其称之为高超音速导弹,但是若是从更严格的意义上来说,它并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高超音速导弹。

我们知道随着中俄等国高超音速武器的快速发展,美国的优势正在丧失。因此美国空军为了能够快速追赶中俄,在高超音速导弹的研制上,采用了最为保守和成熟的技术路线,也即在现有成熟的弹道导弹技术的基础上进行改进。

这样的改进是在导弹的末端进行小的调整,但是在主弹道上仍然是传统的固定弹道。这也就是传统的弹道导弹与高超高音速导弹的最主要区别,也即并不是在飞行速度上,而是在于主弹道的可控可变上。

那么我国的新型空射导弹是否也和美国的AGM-183A是一个性质呢?在消息刚刚公布时,很多军迷朋友们都把这种新型空射导弹误认为是东风-17,德国专家鲁普雷希特指出,导弹的顶部类似于东风-17弹道导弹的DF-ZF高超音速滑翔机。因此这可以说明该枚新型导弹的弹头是乘波体状的高超音速滑翔弹头。

所谓的乘波体状的高超音速滑翔弹头,其可在飞行器的下表面产生可观压力,上下表面的巨大的压力差使得飞行器可以获得巨大的升力,从而可以在大气层临近空间像打水漂一样高速滑翔飞行。

这也就是说在其主弹道是以高超音速滑翔体完成的。这种弹道的最大优势是可控可变的,而由于没有固定的弹道,将使得拦截它变得十分困难。

也就是说区别于美国的AGM-183A,该次轰-6N上挂载的导弹很有可能是机载的高超音速导弹。这可比传统的弹道导弹威力更大、更加能以预测。

这同样引起了美国的担忧,五角大楼的官员表示,如果有关这种导弹的说法属实,美国可能无法防御它。因为这种可机动的重返运载工具和高速可能会使防空武器的拦截复杂化,这导致美国海军在开发新的先进系统的同时,必须加强太平洋舰船上的“宙斯盾”弹道导弹防御系统。

我国已经抢占先机了吗?

总而言之,我们可以初步认为在机载超音速导弹上我国已经抢占了先机。虽然有专家指出,机载超音速导弹由于其重量和可挂载的数量问题决定其只能是一个过渡产物,未来最终要达到的形态应该是俄罗斯锆石那样的吸气式发动机的高超音速巡航导弹。但是无论怎么说,我国在高超音速武器研究领域已经积累了一部分的经验,未来对这一方面的研究必定会十分有利。

此文章由海外华人同盟资讯主篇为您精心报导。

更多资讯请按赞与关注我们的专页:https://www.facebook.com/overseachineseallianceinfo/

我们的专页每日不定时更新,以取得最新资讯与大家分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