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逆转 德国对华变脸想在南海台海啃中国一口

美国大选风云变幻,高潮迭起,这不但牵动全球的眼球,也影响着国际关系的变化。

拜登先是领先,接着形势变化,特朗普有后来居上之势,再后来一夜之间拜登拿下三个摇摆州的两个威斯康星州与密歇根州,看起来拜登要实现逆转登顶了。不出所料,特朗普果然也开始准备“闹场”了,推特上不断推送质疑言论,律师已在三个州起诉······

美国大选这种格局,特朗普如果接着大闹,那是最好看的,我们且看特朗普会接下来会怎么闹,会有什么样的精彩剧情上演。

美国大选“闹剧”还未结束,但占豪的关注点已经开始转移。在这里想提醒的是:美国谁登顶对中国来说并不那么重要,中国需要的是做好自己的事情,这才是第一位的。说这个话,是想提醒一直以来都有的一种情绪,即:特朗普连任就对中国不利,拜登赢得大选就对中国有利,在占豪看来,这种情绪才是对中国伤害最大的。因为,这种情绪把我们的好与坏寄托到了美国大选身上。

特朗普当选未来的四年我们一定很难,但长期对中国是有利的,因为特朗普的破坏性对美国更大;如果拜登当选,中美关系应该会有修正和短期缓和,但中长期却是不利的,因为拜登和背后的势力政治上要更加成熟,对付中国更加老道。

在占豪看来,寄望拜登当选改善对华关系的这种情绪,可能会产生两个不良后果:

一、将来会被打脸

很多人认为,拜登当选会对中国外部大环境有利。在占豪看来,这种想法是错误的。道理很简单,过去特朗普“美国优先”、一意孤行,这样使得美国在全球范围内变成了“孤家寡人”,看起来气势汹汹,很多事情推行得却并不顺利,响应者也寥寥。而且,由于特朗普过于强势,议会基本没有话语权,这也让我们能对特朗普的政策有一个较为明确的判断,这会强化我们的决心和意志,会让我们更加奋进。

所以,特朗普虽然短期内对中国制造了很大的压力,但考虑到他担任总统对美国自身乃至原来美国打造和掌控的世界体系的破坏性,长期看他连任对中国来说是有利的,尤其是在国际影响力方面、逼着中国自力更生方面都作用凸显。美国退出留下的真空,对中国扩大国际影响力非常有利,特朗普把事做绝会让中国内部更加团结,奋发图强在短板方面谋突破。

换了拜登情况就会有所不同,很多国家和国际机构会认为美国过去4年的态度是特朗普的个人行为,他们会重新燃起对美国的希望,这些“希望”反过来又会被美国利用,这对中国显然是不太有利的,我们在国际上做工作其实会变得更困难,成本也会更高。

与此同时,我们必须看到,拜登当选,他背后的智囊在政治上更加成熟老练,也更不好对付。美国对华战略定位并非特朗普定的,也不是共和党定的,而是美国精英的共识,所以美国不会因为特朗普下台实质性改变对华态度和立场,拜登和特朗普的不同只是手段不同而已。

所以,不要寄望于拜登会对华友好,拜登当选只会短期缓和关系,中长期对中国会更加严厉,执行印太战略、台海和南海问题,都会下手更加坚决。

当然,拜登当选也有拜登的好处,譬如拜登当选后调整政策所花的时间,这也正是中国需要抓住的时间窗口。

二、会耽误自己的事

由于特朗普出手比较肆无忌惮,所以我们采取了很多内部的修正措施,也下了大功夫在很多短板上做人力物力财力的投入。譬如,在芯片领域,我们做了巨大投入,这是我们自己的短板,特朗普卡我们脖子告诉了我们的短板是真的短。那么,为了不被卡脖子,我们就做了大规模的投入。

但是,现在拜登当选,可能会把特朗普的政策暂时推翻,这可能会导致我们国内的一些政策执行变形,或者投入减少。说白了,就是外边的形势看起来缓解了,我们自己就松懈了,这是中国人的性格特点之一。当然,就细节而言,如果拜登真的调整了特朗普的政策,中美的交流更加正常化,这又是拜登当选的好处。但是,我们要清醒一些,如果拜登不调整特朗普这些政策呢?那对中国来说就更不利了。

因此,占豪认为,我们一定要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否则让美国总统选举影响我们自己的节奏,这太得不偿失了。类似芯片领域这种类型的事还有很多,我们需要打破对美国的幻想,坚决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如此才能把拜登当选短期对中美关系好的一面用好,化作对我们有利的因素,从而促进我们自己的发展;同时,我们也可以通过调整,把拜登当选对我们不利的一面多做一些准备,对冲未来美国对华更加严厉的打击。

事实上,现在拜登现在还未当选,德国就开始变脸了。几个月前,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德国即将成为欧盟轮值主席国时宣布,将大力发展对华关系。现在,德国突然就“变脸”了。

据外媒报道,德国防长克兰普-卡伦鲍尔在接受澳媒记者专访时表示,中国对德国来说是一个重要的经贸伙伴,德中两国维系紧密的经贸联系符合双方利益。但是,“我们不会对不平等的投资条件、对知识产权的侵占、国家补贴造成的扭曲竞争或通过贷款及投资手段施加影响的企图视而不见”。

克兰普-卡伦鲍尔还说,德国海军在印太地区的存在将有助于维护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她说,这一区域从印度洋延展至太平洋西南部的珊瑚海,包括了印度、中国、日本和澳大利亚。她还说:“我们希望明年就可以进行部署。”她还就德国的5G建设表达了立场,她说:“原则上德国对来自各方的投资都持开放态度。但是如果提供给我们的技术并不是无可非议的,那我们就不能使用。”

看到没有,德国防长一边强调与中国经贸关系的重要性,一边接着说后边的“但是”,在但是后边,则全是迎合美国政府的立场和态度,甚至是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态度。

为什么德国的表态是支持特朗普政府的态度?因为,特朗普政府对华的态度并非单纯特朗普政府的态度和立场,而是美国参众两院的共同立场,是美国精英的共识,德国这么做不会有错,需要走的只是微调而已。现在,德国在大选前抛出如此言论,是想在大选前夕抛出了自己的“重磅言论”以吸引美国新政府的主意,为未来德美关系发展做铺垫。

甚至,卡伦鲍尔还对台湾问题发表了意见,他说“任何非和平解决台海两岸问题的选项,都会被看做是治国方略的重大失败。”就在前几天,德国外长也发表了类似的言论,由此我们可以看出这并非德国的一时心血来潮,而是针对中国和美国的政策调整。

德国的变脸,在占豪看来说明三点:

一、德国试图修复对美关系

德美关系在过去几年变得较差,主要原因是特朗普的政策与德国政府的政策格格不入,德美关系变化直接导致特朗普从德国撤走1.2万美军,然后把这些军队部署到了波兰等东欧国家以施加对俄罗斯更大的军事压力。

可能有人问了,美国军队撤走不好吗?怎么德国还难受起来了?

是的,德国是难受,因为德美关系不好会削弱德国在欧洲乃至世界的影响力。鉴于此,德国做了两件事,经济上更加拥抱中国,同时政治军事上更加靠近美国,德国试图拿对华的政治军事施压,来换取美国在政治上的关系修复。

二、德国试图在中美之间玩“政经分离”的平衡策略

德国经济上带领欧洲加强与中国的合作,政治、军事上却有加入美国印太战略的迹象,甚至还对台海问题说三道四,这些迹象表明,德国是准备在中美之间玩“政经分离”的策略。

一边在政治上、军事上给美国加油助威,甚至在南海、台海发表一些荒唐言论或作出一些支持美国、打压中国的言行;另一边,又加强与中国的经济合作,扩大在中国的市场,可以说德国打了一手如意算盘。

对于德国,我们不拒绝经济合作,但政治、军事上也要对德国施加一些压力,要让德国明白,演演戏就算了,来真格的,政治军事关系的不睦,必然影响两国经济关系,这里有一个度的问题。

三、德国试图在南海、台海“咬”中国一口,提高对中国要价

德国在南海、台海都表态了,政治上、军事上都支持美日印澳四国联盟对抗打压中国,也表态明年要派一艘护卫舰到印度洋,甚至对中国统一问题也发表立场,这都是想在中国身上“咬”一口的态度,想在与中国的合作中提高要价的投机行为。

在占豪看来,德国怎么选择是德国的事,中国还是得有自己的套路。譬如,德国带领欧洲加强与中国的经济合作,这当然没问题,中国也欢迎。但我们也不能把对欧的关系发展寄望于德国身上,同时还要分别发展与不同国家的关系,把很多具体合作落实到与欧盟各国的具体合作当中。在这里占豪认为有两个层面:一是发展对法关系,因为在欧洲的领导权竞争方面,法国明显落后德国,中国需要去通过抬高法国来提升对欧关系发展;二是我们需要在每一项与各国合作的项目上下功夫,通过项目来加强双边关系,从而在政治上去影响这些欧洲国家的对华态度,考虑到欧洲经济当前的状况,这种办法还是很有效的,毕竟大家都要吃饭,政客们都要民生。

以德国的政治军事影响力,无论是在南海还是台海,都翻不起什么大浪。澳大利亚还有一个太平洋地缘上的因素在起作用,德国连地缘上的支点都没有,这一点和英国差不多,没啥真实的存在感,不必太在意他的态度,不过嘴炮一枚。

现在拜登可能当选,如果拜登真的最终登顶,中美关系会有一定程度微调,我们应抓住机会尽量把特朗普之前的“流氓”政策给推翻掉,在这方面拜登政府会有动力,因为特朗普政府上任后对奥巴马政府就是这么干的,这对中国来说是个契机,需要抓好。与此同时,也可以与特朗普政府沟通,看看是否在最后时期来一些交易,看看特朗普是否会考虑一下自己个人的“生意”和未来。

与此同时,中国需要做好防护,对美国新政府的战略能拖则拖,同时要加大自身的建设,要让美国的战略对中国更加无效,让我们自己的计划更加有效。

另外,如果拜登当选,意味着国际上很多国家都会考虑做外交调整,这也要求我们提前做好沟通,做好准备和应对,尤其应该对拜登政府的战略做些预判,并针对其战略和策略,我们提前做一些规划,从而削弱拜登政府接下来的系列操作。在占豪看来,考虑到美国换届的时间周期,我们在这方面有先手机会!

新的较量要来了,大家准备好了吗?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