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相较中国,造船业成美海军致命弱点,西太平洋海战或将失败

当两大洲隔海遥遥相望,横亘在二者之间的纽带,除去日渐发达的互联网,将通过海空相连,但首先是海。

  无论是友好的,还是不友好的,海上航路都在那里,不来不去,亘古弥新。倘若过从甚密,起了纷争,也会直接反映在二者的海事领域,海军的作用就日益凸显。这也是我国近年来,大力推进海军建设的直接动因。大洋彼岸也有所觉察。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海上战略主席詹姆斯·福尔摩斯,9月15日在“国家利益”网发表了自己对美国海上战略的看法。

  他认为,西太平洋海战如果存在,能够支撑美国海军的造船业,较之中国海军拥有的造船实力,将成为美国海军的致命弱点,很可能导致西太平洋海战的失败。

  首先就是,舰船的再生能力上的劣势,将直接导致美国海军可部署舰队数量不足。这就像西部牛仔枪战,弹药效果一样的情况下,替换弹匣的时机和速度,往往就是对决的决胜点,也是这场角逐中足以致命的环节。

  根据美国海军陆战队司令戴维·贝尔格将军发布的,《2020年海军陆战队最高行动准则》语录中提到,“战时破损舰船的替换是需要忧虑的:我们的工业基础缩小,而竞争对手的造船能力却在日新月异地发展中。”

  这一论断对大部分美国人而言,都像是刺耳的预言,然而今时不同往日的是,现代海战向人们展示了这一观点的可靠性。

  贝尔格上任不久发布的一则《指挥官规划指南》,即废除了一些美国海军传统的指挥方式,如,必须使用大型两栖舰艇作为海兵的运输工具,这一点在现代陆上飞机的导弹武装、潜艇及水面舰艇反舰导弹面前,自证了落后性。这也预示着,传统两栖作战方式将越来越少。

  对此,贝尔格认为,与其造那些大而无当四处被反舰的大家伙,不如用造这个的资金和时间造一些类似于解放军海军装备中的轻型两栖舰,一个大型舰艇就被“拆分”后,就能形成由好几个灵活的轻型两栖攻击舰组成的舰队,分摊火力还能节省舰队更新时间,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说,在我们有些在意美国许多艘大吨位级舰艇的同时,美国海军将军也看到了我们轻型两栖舰队不可忽视的优势力量。这是新式的模拟战时战略思想,由当代海军将军提出的建议;早些时候的海事圣贤阿尔弗雷德·塞耶··马汉,从另一个角度肯定了这一观点,

  马汉认为,和平时期的航海战略,更多倾向于对国家资源的编排规整,以期用最优配置装点国家海上力量。以古时候的英法海上对决为例。

  英国人少,但是重要领域的人口数量高于法国,这就是结构优势。借此来看如今的美国,在西太平洋海战中,美国扮演的角色是哪一方呢?

  从造船业来看,美国现在是法国,因为它不再具备迅速制造大量战舰的能力,甚至飞机和各类军备也是如此,这就和贝尔格的预言不谋而合。

  陈腐的造船业将创造一个脆弱的航海时代,它将无力承受竞争对手长时间的猛烈打击,而强大造船业为对方提供了迅速回血的机制可能。

  即使美国将舰艇造得再大、再美、再精致,在海上,也只是1艘“神来怕神、佛来怕佛”的消耗品。这就好像无人机的蜂群效应,保证火力的基础上,还能无限复制火力,这是多么可怕的有生力量。

發表迴響